伍新:金蝉今问


金蝉脱壳羽化飞,
地蛹一跃翱翠微。
亿万斯年踏步走
可怪归背进化轨?
翼琴岁岁鸣知了,
达尔文忘我是谁?

注:根据美国生物学家杰里•伯格曼(Jerry Bergman)的叙述,昆虫的变态发育生理过程就是进化论不能解释的生命现象之一。

毛虫和彩蝶、蛆虫和苍蝇、孑孓和蚊子等等,那些变态前只会慢慢爬行的幼虫和变态后长着有力翅膀自由飞行的昆虫差别之大,犹如两个物种。不仅内部的解剖特点不同,外部的生理功能也截然不同。

但是,化石记录显示昆虫的这种变态生理现象早已存在,完全超出进化论的设想。

记录昆虫完全变态的化石告诉人们,有千万年历史的这种独特的昆虫生理特点根本不是所谓的「渐变」、「自然选择」的证据。

伯格曼说:「昆虫变态这个问题是如此的複杂难解,以至于没有几位达尔文主义者试图构想昆虫变态的进化过程。有些昆虫学家断言,在昆虫进化理论中,变态发育是最难以说明的问题。」

达尔文在论述进化论时写道:「……自然选择,只能利用微小的连续的变化,永远不能有一个突然地大的飞跃,但一定有小的、稳步的进化,儘管步履缓慢。」达尔文还同时承认,「要是能够证明任何複杂的器官确实存在,它们是不可能通过众多、连续、微小的修正而形成的,我的理论就绝对会被打破。」

伯格曼指出,整理和分析所有昆虫化石而得出的结论是进化论的设想错了,因为昆虫的翅膀和複眼这些複杂的器官及变态生理都是很久之前已经存在的,没有所谓的「渐变」而来,而是随着突然出现的物种而一下子出现。

科学依据一种原理:根据事实建立理论,出现与理论违背的事实,只能修改理论。现在,进化论完全不符合科学的这种原理。

(摘自张秉开《毛虫变蝴蝶 进化论无法面对的难题》,详见看中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