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正毅案遇阻力 调查组放话警告幕后黑手-

【11月24日讯】亚洲时报王楚21日撰文/周正毅案在2003年5月底爆发至今,外界对有关案情一直不甚了了。中国《财经》杂誌,近日就罕有地披露周正毅入主的上海“富友证券”的“违规经营”的详情,并罕有地披露了调查人员面对的困难。可能纯属巧合,在同一期的《财经》杂誌,有一篇文章提到现已落台的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如何阻挠中央巡视组工作的详情。

这篇《财经》的报导,不寻常地披露了调查人员面对的困难;报导称:“中国人民银行早在就开始施行《金融机构撤销条例》,但该条例的管辖範围是中国人民银行对经其批准设立的具有法人资格的金融机构,并不包括中国证监会批准设立的证券公司”。富友即为一家不在人行管辖範围的证券公司。

该报导说:“事实上,证券公司的关闭因为无法可依,在实际操作中障碍重重。证券公司的撤销工作是一项複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到方方面面。撤销清算工作中,债权清收、打击犯罪、维护社会秩序、处理突发事件、查处违法行为、追究有关责任人等,都需要各部门的积极支持配合。但在目前,因为无法可依,很多证券公司的‘了断’,其实都是证监会与各方利益讨价还价的结果。”

该报导再次証实了周正毅,富友董事长毛和平及周的生意伙伴兼伴侣毛玉萍的关係。报导指富友大股东“上海高校科技产业集团”的代表毛和平任富友董事长,而毛和平是周的生意伙伴兼伴侣毛玉萍的直系亲属。2002年9月,富友申请多时的增资扩股终于获证监会批准,在增资扩股中,“上海首富”周正毅现身其中。而在富友内部,都把周正毅视为身后的终极老闆。

该报导引述“来自富友证券清算组的权威消息”指,富友并未挪用客户保证金,但通过国债回购方式获得了39亿元的资金,并把这部分资金用于徐工科技(000425)的炒作。

据报导,”所谓客户委托购买国债协议,其实已成为券商变相融资的一种手段”。在富友事件中,富友将客户托管的债券在市场上套现后,用于重仓持股徐工科技,由于后者暴跌,富友无力从市场回购国债现券,致使客户托管的债券无法收回,损失惨重。据估计,客户的损失约为20-30亿元。

财经指:2003年5月底,周正毅案事发。6月5日,富友被中信证券托管。此后,清算组正式进入富友证券。富友在全国共有五家营业部,分设上海、郑州、开封、武汉、天津五地,另有一个证券服务部附属开封营业部。到9月26日富有证券客户整体转托管时,共有约7万名客户,客户保证金总额近2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同一期的另一篇文章,该杂誌又报导了因腐败问题下台的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如何阻挠中央巡视组工作。

该文章称:“完全出人意料,一个问题缠身的程维高,竟在中央赴河北省‘ 三讲’教育巡视组(以下简称巡视组)到石家庄后,连续以攻为守……写了一份《参加“三讲”教育情况及体会》的报告,…….状告巡视组特别是阴法唐(中央巡视组人员)及对他进行批评和提意见的同志。”

该报导说:从程维高事件中,我们认为,对领导干部的监督特别是对“一把手”的监督,一定要采取切实有力的措施。现在派巡视组是种好形式,建议是否还可在省一级由中纪委和中组部派出轮换的常设机构,直接监督和处理这方面问题,并相应地加强思想建设和其他方面工作。总之,通过程维高事件,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切实找出加强对高级领导干部,特别是“一把手”监督管理的癥结所在,然后采取可行和有效的措施。

就在一日之前,境外人权民运团体称:因帮助被拆迁户等弱势团体而被判刑的上海律师郑恩宠的妻子蒋美丽,以及蒋美丽的胞姊蒋忠丽,19日在北京安排上访时被身份不明官员带走。有报导称,将蒋美丽、蒋忠丽带走的人来自上海信访办。世事巧合,实在多不胜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