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尹青/和艺术的距离

黄尹青/和艺术的距离
因为和芭蕾舞的渊源,品牌以芭蕾舞者为珠宝主题,热心赞助芭蕾活动,是珠宝和艺术自然连结的好例子。 图/Van Cleef & Arpels提供
已然成势,愈来愈多珠宝品牌和店家都力图和艺术有所连结,不论是赞助艺术家、艺术活动,或是到其他艺术领域借将或借资源,总之,珠宝和艺术有来愈密切的交往。

拉近珠宝和艺术的距离,或是让众人认可珠宝也是艺术品,有一种大家都没说出口的意图。在这个艺术至上的时刻,和艺术靠近,彷彿珠宝的价值可以被提升或是有了以往没有的价值。但是这样的连结只是附庸风雅?增加珠宝欣赏的乐趣?还是真的有助提升珠宝的价值?

个人的观点是,关键在于如何连结。连结不能是表面的手牵手,必得心意相通,这需要双懂或是可以连结两方的人去爬梳,然后归纳出理路。珠宝原是一种凝鍊,它们本来就会反应当时的艺术风潮;但是它们如何反应,如何能表现,还能感动人心,爬梳出这样的理路,很重要,不是自己说是艺术就是艺术。

翻开西方珠宝的历史,珠宝和艺术有时候是零距离的。文艺复兴时期,珠宝的地位等同其他艺术品,打造珠宝的金匠(goldsmith)训练也是艺术家的基础训练,训练对于线条和风格的精準掌握。很多知名的画家或雕塑名家都受过金匠训练,有的还是厉害的金匠。例如文艺复兴时期最有名的金匠BENVENUTO CELLINI(1500-1571),既是一名雕塑家,也是一名画家、音乐家和传记作者。

来到新艺术时期,艺术家跨界一手设计镶製珠宝、一手在其他艺术有成,最有名的新艺术风格大师RENE LALIQUE(1860-1945)就是一例,他的珠宝把寻常的牛角、玻璃等材质,处理出精緻贵气,把宝石安顿得有雅气;同时他又在玻璃艺术上卓然有成。对他们来说,珠宝如同其他艺术,是他们表达理念的一种方式而已。

珠宝在艺术这条路上,辛苦的挑战之一是创新。艺术除了感动人心,很重要的是有没有创新。创新在各种领域都很难,珠宝更难。多年的观察,发现主要的原因是,珠宝是团队工作,设计师有创新的想法,不是像音乐或绘画的创作,可以一人轻易尝试的,而是要有能力带领一个团队去试。其次,因为宝石和贵金属的价值不菲,最重要的还要有厚实的金援和消费者愿意埋单。珠宝创新,颇似大象转身,没那幺轻易。

另一个辛苦的挑战是,珠宝给很多人的刻板印象,是张扬的奢华品、是装饰身体的美物、是等同金钱的资产,可能是精美的工艺品,但是离艺术品还有一段距离。因此大家会想学习认识名画、学习聆听古典乐,但是除了原本热爱珠宝的人,多数人并没有给珠宝太多机会,学习只是如何欣赏。所以我替珠宝格外觉得委屈,也觉得特别需要推广纯欣赏珠宝。

这是近年自我期许努力的目标,让珠宝和艺术的距离,因为欣赏的视角改变,愈来愈近,直到没有距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