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尹青/运镜

黄尹青/运镜
用很近的距离欣赏珠宝是必要的,还要拉远看看造就它的背景。 记者陈立凯/摄影

去年,和家人到日本赏枫。他拍的全是风景,不同的红泼洒在山色和园景。我拍的全是花叶的「大头照」,快溢出镜头饱满的红,有着多种植物的纹理。

即使是同一种事物、同一个角度,因为镜头调度的远近,就框出不同的景致,看到不同的东西。

鉴赏珠宝就是这样。近看绝对必要,因为要鉴赏宝石的质色、车工、镶嵌及金属处理。珠宝本来就是「失之毫釐,差之千里」,没有很近仔细地看,是无法看到其中细微的差异。

甚至还要再动用到放大镜或显微镜,看得更深入清楚。有一阵子,我非常喜欢透过显微镜看宝石的内含物。本来宝石愈乾净愈好,价值也愈高,内含物一般是不受欢迎的。但是透过显微镜看,有的内含物反而成了独特的美景。曾经在钻石里看过具体而微的羽毛,专业术语是羽裂纹;还看过钻石中藏了一颗红色的柘榴石,非常惊喜。

近赏成习惯,没有忘记也要远观。特别是有些珠宝,若非刻意拉出一段距离欣赏,无法体会它真正的精采。欣赏用彩色宝石点点铺镶的珠宝就得如此,它们的色彩是如何铺排出层次,光影又是如何流动闪耀,没有适当远距欣赏,无法体会。

珠宝配戴在身上,会产生什幺效果,也是要有一点距离检视。才能看它们有没有本事为整体妆扮画龙点睛,真的完成聚光的任务;也才能看到它们的线条和服装的线条有没有违和;或是想製造两者的冲突性,有没有真的成功了。服装和珠宝在人体这个空间的互动,有着什幺样的彼消我长,也不是凑得很近能够看得明白的。

近年学会把看珠宝的镜头拉得更远,因为要看它的价值,还要看它背后深厚的种种。珠宝绝非横空出世,它的本质就是凝鍊,把时间、空间还有种种条件,凝集锻鍊成可以随身戴着走的美物。从宝石生成的角度来说,它需要天长地久的时间,以万年计;一件珠宝从宝石的原矿开始算起到呈现在我们眼前,也是一段迢迢长路。从文化角度来看,珠宝必定有着当代人的美学和对价值的看法,累积酝酿,才会有丰富的呈现。

所以先把镜头拉远,尝试不同视角,看看艺术环境、社会事件、东西历史、生物演进、科技发展,然后顺着理路,再把镜头推近来看珠宝。这样看到的珠宝绝对不一样,不再只是表浅的美丽,也不再只是用销售金额定义的价值,它是有「背景」,而且有景深。

问题在于要有能力去调动镜头,这个能力需要更多元的学习。去看山看海,去其他领域晃晃,去就教多种领域的专才,然后找到一条路,连结回珠宝。我是这样在努力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