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绍炜专栏:江丙坤预言应验,台湾已成「台劳」输出大国?

20多年前,当时的经济部长江丙坤忧台湾政治与社会纷乱影响经济,而指说如长此下去,台湾将「菲律宾化」,台湾人变成「台劳」输出。由官方公布的一份数据看起来,江丙坤的预言似乎已经应验了!

官方数据,72.4万台湾人在海外工作

日前行政院主计总处公布一份「国人赴海外工作人数统计」,2015年台湾人赴海外工作的人数为72.4万人,如果以占人口比例来看是3.1%。至于这个数字的準确性,主计总处并非以抽样调查推估,而是根据国人出入境资料,再比对劳健保资料库,推估长期滞留海外的台湾人中,确定或可能有工作者,所得到的数字。不过,许多学者与人力业者认为应是低估实际数字,台湾海外就业人数应该在百万人之谱。而海外就业者中近6成在中国─企业界的估计是单是大上海地区就有台商与眷属超过百万人。

如果我们比较一下大家印象中那些往外大量输出「x劳」的国家,以江丙坤用来比喻、同时也是国人最熟知的「菲劳」而言,菲律宾每年赴海外就业的人数在百万之谱,累积菲律宾人有多达800-1000万人在海外工作,这些被菲国政府称为「创汇英雄」的海外工作者,每年可寄回数百亿美元回国。以菲律宾8000万人口来看,占比为10%左右,相较台湾的3.1%,台湾当然还不到「菲律宾化」、台劳遍布全球的地步。

另外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印佣」,印尼无疑是劳工输出大国,每年海外就业人数高达600万人左右,当然远远高过台湾,但拿人口比例看就未必如此。印尼以人口而言是全球第4大国,有2.58亿人;600万海外就业人口占比是2.1%,较之台湾的3.1%低。

经济力延伸还是台劳大队成形

而相较于10年前2005年海外就业数的34万人,这10年来台湾海外工作人数已然倍增。以海外就业人数的绝对值来看,当然尚比不上那些动辄500万、甚至千万的劳工输出大国,但以人口比例看则已然不低。此外,以年龄来看,也较过去不同;过去海外就业者的年龄以30岁以上为主,现在是25-29的年轻人比例最高。

对这个数据与现象,有2种一正一负截然不同的诠释。正面看这是「经济力的延伸」,许多海外就业者是随着台湾企业的全球布局扩张而外派,而国内更多年轻人愿意离开台湾的「舒适圈」,赴海外就业拚搏也是好事一件。负面看法当然是说因国内经济差、投资少、薪资低,逼得国人不得不离乡背井、赴海外讨生活,新的「台劳」大队俨然成形,这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台湾人的悲哀」。

去海外当山大王还是悲悽的台劳

目前缺乏可信的数据来判断那个诠释较接近事实;如果台湾出去的海外就业人数,大部份都是在外商或台商的海外基地「当山大王」、领高薪,那显然正面解读是较接近事实;如果台湾海外就业者在海外以从事低阶工作(不论是蓝领或白领)为主,薪资也不高,那就是「悲悽的台劳」故事的诠释较接近事实。

外界其实尚不了解这些海外就业的台湾人,所从事的产业、位阶、薪资等的统计数据。不过,由赴海外就业者中高学历者(大学以上)占7成,远高于平均值的5成,再加上週遭赴海外就业者的情况,可以推测出这些海外就业者仍以中高阶较多,并非低阶的体力劳动工作。

因此正负看法其实都有部份真确,而且应该共存其中;但不论如何,撇开海外就业者是「被迫」出走,还是欢喜出走、怀抱世界迎向挑战不谈,就总体经济面及国家长期发展来看,海外就业人数大增,都不是一件太值得欣喜的事。因为人才外流、国家辛苦投资培养的中高阶人力,最后都奉献他处,对国家而言当然难称好事。

人才外流对国家经济短期长期都不利

而其后遗症与负面效应亦多;72.4万台湾人赴海外就业,代表的是至少这72万人不再于本国消费;如果是携家带眷前往工作地,则可概估台湾的消费力因此少了150-200万人(以平均每人携带家眷1-2人),国内消费占GDP比重达6成左右,消费人口少了1成左右,经济当然不会太好。长期而言,则是中高阶人才外流弱化国内生产与创新力,甚至可能协助创造明日的对手。

更务实的讲,海外就业人数大增最重要的2大因素,一个是国内就业机会增加有限、展望亦不佳,许多人只能往外寻找机会,出国工作的年轻人日增,可说相当程度上反应此问题。第二个因素则是台湾薪资持续低档徘徊,实质薪资甚至比16年前低,不甘持续领低于区域或全球市场情况薪资者,一有机会就出走;国内许多大小学者出外讲学,科技产业工程师与大小主管,以「人民币换新台币」的价码,一批批被挖角到中国,就是低薪下的结果。而这2项因素又彼此交相强化出走。

大部份人与大部份国家,都不会把赴海外就业大幅增加视为「正面指标」;以个人而言,如果国内即可提供薪资高、展望佳的工作,大部份人的选择会是留在国内。以政府而言,也不会认为人民大量出走到海外就业是值得欣喜的事,甚至那些输出劳工的大国,从菲律宾到印尼政府,都把减少海外就业人数作为政策目标,要努力提升经济成长、增加就业机会;而出国就业人数大增则往往代表国内经济恶化─例如韩国2015年起经济恶化,赴海外就业人数就大增7成;希腊、西班牙等国跌入「欧猪5国」时,年轻人也只能纷纷出国寻职。

因此,虽然与一些只能输出低阶体力劳工为主的国家相较,现阶段台湾海外就业者的「结构」较佳,似乎不必为此感到太「悲情」,但也别不切实际、过份美化,说成是企业更国际化、年轻人更有世界观,这是粉饰太平的说法。事实是台湾经济迟缓、薪资停滞,才加速海外就业人口的增加。

台湾高阶经理人薪资在亚太排名倒数几名

2年前一份比较亚太地区高阶经理人薪资报告就已指出,台湾的年薪只有185万,别说比日本、星国的400万以上低,甚至比北京、上海的250万左右低;在亚太国家中,只比越南、菲律宾高。这两年,连国民所得比台湾低的马国都来台召募医疗专业人员,开出的年薪是的2-3倍。台湾的低薪、长工时确实恶化就业市场,让人才外流严重。几年前,星国官员在公开演讲中就指出台湾人平均薪资下降,最优秀且最聪明的人才正移往国外,「希望新加坡不要重蹈台湾覆辙」。显然台湾这个问题仍持续恶化中。

如果台湾继续内耗、投资难振、经济低增,我们即使尚未到江丙坤当年忧心与预言的「菲律宾化」、「台劳输出」的程度,但确实「已经上路」了─而且,如果不醒悟、趋势不变,迟早会「到达目标」。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