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权大平台发起「蜂潮行动」 以对话消弭社会同志歧视

5月17日是「国际反恐同日」,婚姻平权大平台召开记者会分享日前招募「一万次刺伤我的话」的活动,显示出台湾社会对LGBTIQ(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阴阳人、酷儿)的偏见和歧视。因应即将到来的反同公投可能对同志社群造成伤害,他们也推出「蜂潮行动」募资计画,希望用对话与教育让恐同言论消失在台湾这块土地。

婚姻平权大平台日前招募「一万次刺伤我的话」的生命故事,希望透过将经验诉说,辨识痛苦背后的原因,进而看清目前台湾需要改变的问题。网友举出几则另人悲伤的话,「如果你是,我宁可拼命再生一个。把你当陌生人,把你轰出去。不承认你是我儿子,也不用再回来了,因为你『不正常』」、「同志都很乱,一旦通过同婚法律,势必大家都在乱搞」,一位网友在母亲过世后守灵时,亲戚甚至对她说:「你妈会死都是你害的,因为你这个死样子。」

已经公开出柜的男同志美克分享国中时期遭受的霸凌经验,他对朋友表白后,被同学言语霸凌是「变态」、东西被乱丢、桌子被推倒。不过也有一位异性恋好友持续支持他,让他能够度过这些困难和苦痛,顺利长大。美克表示,他相信社会中许多歧视是因为不了解,希望透过对话,可以让更多人了解同志青少年的处境。

婚姻平权大平台发起「蜂潮行动」 以对话消弭社会同志歧视男同志代表美克诉说曾受恐同话语伤害的经验。(陈韡誌摄)

婚姻平权大平台表示,「一万次刺伤我的话」收集到的故事,代表着深植在台湾社会文化中对LGBTIQ的偏见。在投稿的200则故事中,有48%的人是在家庭中听到恐同话语,其次则为同学、朋友,以及父母以外的家人,显示同志社群对于来自亲友的伤害特别难以承受,而校园内的性别霸凌在少数宗教团体的恐惧动员攻击下,有恶化的迹象。

谘商师高智龙分析,不少故事都发生在青少年、大学生时期,显示这些时期所听到的话语会让人印象深刻,也可能会发生较深远的影响。他呼吁,不是所有的同志都会出柜,社会应该注意每个话语出口的时候,都可能伤害到最亲近的家人或朋友;而针对同志社群,建议要审慎思考对话的对象,衡量自身处理情绪与压力的能量,也要找寻能够分享情绪的朋友,避免独自承受伤害。

吕欣洁:公投过程往往造成同志社群的伤害

婚姻平权大平台总召吕欣洁指出,爱尔兰在2015年曾进行「同性婚姻」议题的修宪公投,最后多数民意支持婚姻平权,是全球唯一一个透过公投实现婚姻平权的国家。但在这个过程中,同志社群却受到了十分真实的伤害,调查指出,同志受访者多数对于公民投票的过程有负面的情绪记忆及反应,仅有23%的受访者表示愿意再次经历公投过程。台湾接下来将要面对反同婚、反同志教育的公投案,他们特别担忧会对许多缺乏资源的偏乡同志与同志青少年,容易造成难以抹灭的心理伤害。早期有举行过许多州级公投的美国,也有类似的研究结果,2010年Mark L. Hatzenbuehler等人对2004年到2005年间经历反同性婚姻修宪案的16个州进行心理学的研究发现,生活在这些州的同志社群,精神疾病、情绪障碍的发生率远高于生活在没有相关提案或社会讨论的州。

婚姻平权大平台发起「蜂潮行动」 以对话消弭社会同志歧视婚姻平权大平台总召吕欣洁指出,在许多国家的经验中可以看到,与同志平权相关的公投或社会讨论,往往会出现许多针对同志与其家庭的伤害语言,造成同志社群的伤害。(陈韡誌摄)

面对这些可能发生的伤害,婚姻平权大平台投注大量的人力与资源在「对话行动」上,今日正式推出「蜂潮行动」募资计画,提供有志于投入社会对话的志工朋友必要的知识培训与资源。因应反同公投,将培训至少4000名的志工,在全台各地透过有训练的「对话」,来促进社会对于同志的了解,进而请大家跟对3个反同公投案投下「不同意票」也呼吁各界拒绝连署三个反同公投案,让恐同言论消失在台湾这块土地,保护我们的人民与民主果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