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闻》美期中选举后两个月是中美贸易战关键期

美国期中选举,共和党掉众议院,保住参议院。这对共和党总统川普(Donald Trump)来说算是一个及格的成绩。东亚地区大概最关心期中选举结果与贸易战的关係,这需要从两个维度出发分析:第一,中美贸易战有没有影响期中选举;第二,选举结果出来之后如何影响贸易战谈判。

「人权换贸易」的把戏玩不下去

在竞选最后,川普大打中国牌。白宫一方面摆出对中国的强硬姿态,如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在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演讲,指责中国干预美国大选;一方面又主动邀约中国主席习近平通电话,又不断暗示与中国贸易谈判进展良好,甚至一度放出风声,正在草拟与中国贸易协议。表面看来,这些姿态有点自相矛盾,惟其要传递出来的核心资讯就是:川普对中国强硬,而且将很快看到成果。

中美贸易战对美国选举影响如何?初步看来,影响不大。更準确地说,在参议员这一级层次,主张贸易强硬的人大部分当选,这不限于共和党人。俄亥俄州的民主党候选人主张更加强硬的贸易战政策,也击败了没有这么强硬的共和党人。但在选区较小的众议员选举层次,对贸易战立场强硬的候选人反而没有这么有优势,农业州爱荷华的两个选区及伊利诺伊一个农业选区被「翻蓝」,民主党夺得以前属于共和党的席位,算是贸易战影响较大的例子。这些分析都很粗略,难以与其他因素切割开来,真实的影响大小有待论证。

期中选举结果如何影响中美贸易战的发展,可能是更令人关心的问题。在参议院,由于支持贸易战的人大多上台,共和党多获得至少两个议员席次,继续对贸易战强硬不在话下。

众议院方面则尚难下定论。传统上来说,在川普上台之前,民主党一直比共和党更加主张对中国经济强硬。这有两类因素:一是着眼于保护美国工业;二是着眼于通过经济强硬做为推动中国改善人权及政治改革的武器。很可能担任议长的佩洛西(Nancy Pelosi),就是后者的代表。以前,中国愿意用人权上的小小进步,换取美国在经济上的让步;现在,中国的政治倒退已经是明显不过的趋势,相信这套「人权换贸易」的把戏玩不下去,这类民主党众议员会支持更强硬的对华政策。

司法部长被辞职,川普彻底解放

但另一种不可忽视的变化是,民主党选民基础中的第一类,即主张保护美国产业的选民,有相当一部分已经成为共和党的支持者。这种「政党重组」的结果,是民主党的众议员并非像以前那样对中国贸易强硬。例如,现在很可能要担任众议院农业委员会主席的明尼苏达州民主党众议员彼得森(Collin Peterson),就是贸易战的激烈批评者,认为贸易战损害工业及农民利益,在他周围是否会形成民主党众议院内的反贸易战团体,值得留意。

当然,笼统地反贸易战不等于反中美贸易战,他们上台后会如何做,还是未知之数。只是如果一味认为,美国政坛已就对中政策达成高度共识,又未免把局面简单化。

除了政坛之外,大财团对政府的影响也难以忽视,特别是以华尔街为首的金融集团。笔者一直强调美国在贸易战的三大势力:川普为首的重商主义,要求减少贸易逆差;华尔街为首的全球派,要求中国开放市场;战略鹰派要求中国停止侵犯知识产权及做出「可核实」的让步。三派都同意,中国必须让步,但具体让步到什么程度,三派的取态并非完全一致。

由于川普不参加亚太经合会(APEC)峰会,焦点放在十一月底将要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G20峰会上。此前,川习两人在峰会上是否会面?谈些什么?已经来来回回变过好几次了,十一月一日川习通话后,基本确定两人将会面。

关键还在于新议会未上任前的两个月黄金时间。这段时间,川普既没有民主党的阻挠,又不存在为选举而做出姿态,可谓「无王管」。就在选举之后,川普就命令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辞职。这是他想干很久一直没敢干的事,正好选了这个空隙期完成了。

季辛吉访北京,释放讯息不寻常

可以说以后两月,中美贸易战将进入关键期,如果贸易战能出现转机,必定发生在这个时刻。事实上,最近一连串的事件有利缓和中美贸易战。即便下周的APEC峰会上,中美可能出现新一论争吵,但G20峰会还是可以预期,既然会面就必定有一定的成果。

美国前国务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十一月初出访东亚,先在新加坡二○一八创新论坛上会见中国副主席王岐山,再访问中国会见习近平,之后又第二次会见王岐山。他还会见了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和主管贸易战的刘鹤。

习王两人三次会见季辛吉,双方都说出大量善意的话,释放出的资讯相当不寻常。由于主导一九七○年代中美外交,季辛吉在中美国安界都有很大影响。即便是川普这个反传统的总统,也三番四次拜见季辛吉,如果说传统国安界还有谁能影响川普,那非季辛吉莫属。季辛吉影响力集中在国安,这次访问的重要目的,应该是为中美双方在国安冲突的底线摸底或交底。

与此同时,中国派出主管外交的国务委员杨洁篪、国防部长魏凤和,到美国与国务卿庞佩欧(Mike Pompeo)及国防部长马蒂斯(Jim Mattis)重开「二加二」会谈。这次会谈原计画在上月就举行,但美国在南海自由航行被中国战舰危险拦截,会谈被取消。双方当然都各说各话,但会谈重开的效果,理应是中美双方短期内不再有国安方面的冲突。

此外,在伊朗制裁问题上,美国还在最后一刻对中国网开一面,暂时豁免其与伊朗的交易。
这意味着,美国在短期不太可能继续升级国安方面的压力(即南海牌和台湾牌),逼中国在贸易战上让步。贸易战若不扩大而维持在贸易领域,这对中国有利。

王岐山出马,中国準备实质让步?

季辛吉在新加坡参加的论坛,是美国金融大亨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创立的。顾问委员会主席、美国前财长、高盛集团前CEO鲍尔森(Henry Paulson)也出席论坛。王岐山一向与美国财经界关係良好,一直被寄以厚望,可是在贸易战的大部分时候,他一直隐形,由刘鹤出面谈判,原因不外乎两个:第一为保自己的名声,第二在最关键和有可能成功的时刻才用上。

王岐山的出马让人不禁揣测,中国已经準备做出实质性的让步,至少能讨好华尔街的全球派。对此,美国贸易顾问、战略鹰派纳瓦罗(Peter Navarro)急上心头,炮轰全球派,要求他们不能阻挠或干预中美贸易战。

中国十一月五日起在上海召开五天「第一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习近平在这个高调宣传的博览会上做了长篇主题演讲,宣布中国要更加开放、要激发进口潜力、持续放宽市场准入、保护知识产权,并营造一流营商环境等。这些话语都是老调重弹,而且如果真的开放,大幅度降低关税与切实打开市场,比办博览会有说服力得多。美国从未办过什么进口博览会,又有谁会怀疑美国以前的开放程度呢?这些话与其说给美国听,还不如说给其他国家以及中国国内听。当然,说开放总比说不开放好,这也为G20营造一个有利的气氛。

➤更多内容请看新新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