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青岛金属欺诈案掀开中国金融黑暗一角

西方大银行和贸易公司正疯狂的试图确定,是否他们已经成为青岛港口涉嫌商品欺诈案的受害者。国家物资储备局也担忧遭遇损失。青岛金属融资欺诈案掀开了中国金融系统不透明的一个角落,可能导致中国经济的信用下降。

花旗银行準备应对损失

《纽约时报》6月11日报导说,花旗集团和几家大的西方银行担忧,他们的贷款可能缺乏在青岛港口大量铜和铝组成的合适的抵押。这些银行已经派出检查员到港口,试图评估是否有足够的金属在那裏。

这个担忧源自于一家中国公司涉嫌用同一批抵押品申请多个贷款。中共当局正在调查这件事。

这个案件可能对大宗商品市场和中国经济产生广泛的影响。银行已经通过这些晦暗不明的交易向中国经济注入几十亿美元。由于人们担忧借贷将乾涸,大宗商品价格已经在下跌。

西方银行包括花旗集团,正準备应对任何可能的后果。

就在几个月前,花旗集团成为数百万美元墨西哥欺诈案的受害者。如果青岛案件的进展损害这家银行,监管机构和股东可能将逼它解释,为甚幺它的控制机制再次失灵。

中国公司也处于风险。

中信资源是国营巨头中信集团的一部份,在它披露它可能受到青岛港口金属融资案调查的影响之后,週二它的股票暴跌近10%。股票週三恢复。

中国金融系统不透明的角落

《纽约时报》报导说,潜在的欺诈跟中国金融系统近年大幅增长的一个不透明的角落相联繫,它带入巨大数量的资本到中国。许多难以从国家主导的银行业获得传统贷款的中国公司和投资者,转向使用不受监管的融资方式,它涉及进口金属材料如铜,铝和铁矿石。

这些商品融资交易是日益兴起的非传统借贷活动的一部份,它们推动中国信贷达到引发投资者和分析家担忧的程度。惠誉评级机构北亚银行评级主管Jonathan Cornish估计,中国总的未偿还信贷从2008年GDP的130%上升到去年超过GDP的220%。

一个典型的商品融资交易是这样运作的:使用信用证进口铜,储存在免税区,并用作廉价银行贷款的抵押品。贷款资金被进口商用来投机高回报短期投资。当信用证到期之后,进口商然后出售商品或投资产品。

青岛欺诈案可能牵出更大範围

《纽约时报》报导说,青岛的这样一个进口商已经引发特别审查。上週五,青岛国际港口宣布,当局开始调查一个跟储存在它的仓库的铝和铜有关的涉嫌欺诈案。《21世纪经济报导》确定了这个遭到调查的公司是德诚矿业公司。

报导说,德诚矿业公司被当局怀疑,将同一批金属—大约有10万吨铝和二三千吨铜—作为多笔贷款的抵押品,积累了银行债务逾10亿元人民币。

跟中国整体进口商品相比,德诚的数额不是特别巨大。但是人们的担忧是,这样的做法可能是更广泛的,涉及更多公司。

根据知情人透露,银行和贸易公司已经派出检查员到港口,试图评估存货的规模。但是港口运营者不让他们进入,直到他们自己的官员完成检查。

中国经济信用或下降

《纽约时报》报导说,如果更广泛的欺诈被揭露,银行将可能不得不缩减他们在中国的大宗商品相关贷款。这反过来可能造成某些金属价格下跌并导致中国经济的信用下降。高盛估计,自从2010年以来,高达1600亿美元的资金通过商品抵押的贷款流入中国。

除了花旗银行,其他活跃参与中国金属抵押贷款的大型西方银行包括渣打银行,法国巴黎银行,和荷兰银行。

「我们认识到目前在中国围绕商品融资发生的事情,我们在监视。」渣打银行发言人Tan Hsueh Mei说。「我们在密切跟我们的客户合作。」

国家物资储备局也担忧遭遇损失

彭博社6月12日引述知情人披露,在青岛港口金属调查当中,负责储存战略商品的中国国家机构正在检查,确保它购买的铜没有遭遇抵押风险。

知情人说,今年三月和四月,国家物资储备局(国储局)从免税仓储区购买了至少20万吨铜。

国储局加入渣打银行,花旗集团和标準银行一起,在审查青岛案潜在的后果。在这里,公安局正调查金属融资欺诈案。伦敦的铜期货三天来首次下跌,因为担忧调查将遏制对铜的需求。

(责任编辑:高静)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