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企业协议面临淘汰 行业忧虑工人权益将不保

据澳广ABC报道,「企业协议」(enterprise bargaining)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引入的一项机制,其目的是允许僱主和僱员谈判奖励薪酬及条件,以换取在特定工作场所的提高生产力的权衡,这对双方来说应该是双赢的。签订企业协议的工人往往薪水更高,工资增长更快。

作为左倾澳大利亚研究所智库「未来工作中心」(The Centre for Future Work)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详细说明了企业协议(EA)及其所涵盖的工人数量正在急剧下降,特别是在私营部门。报告作者兼经济学家Alison Pennington表示,企业协议的消亡可能是导致员工20年来工资增长速度最低的原因之一。

「自2013年底(高峰年)以来,私营部门员工人数减少了34%,为662,461人。截至2018年6月,仅有12%的私营部门僱员受到企业协议的保护。」与此同时,她观察到经济产出中的工资份额,已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58%下降到去年的47%,其中约90%来自增加的利润份额。报告指出:「经济增长、生产力和工资脱节的一个关键原因是,澳大利亚在战后长期扩张期间建立的再分配製度正在削弱。由于企业协议所涵盖的私营部门工人正在减少,他们利用集体行动推动提高工资水平的能力几乎消失了。罢工行动已变得非常罕见,特别是在私营部门的工作场所,而且现在越来越多是由僱主主导的停工。」

她指出:「如果没有採取紧急行动来扭转企业协议覆盖率的降低、并重建更加可行和有效的集体谈判制度,到2030年,企业协议覆盖率可能会在私营部门中降至2%以下。」

「未来工作中心」并不是唯一关注企业协议消亡的组织。澳大利亚工业集团首席执行官Innes Willox表示:「过去25年来,澳大利亚的企业谈判制度一直是强劲经济表现和生活水平提高的主要因素。只要最低限度的立法和奖励标準不被妥协,签订企业协议就是最符合每家企业及其员工的利益的,他们能就需求的工资率和就业条件达成满意的协议。」

Willox先生认为,法律规定过于强硬是导致许多僱主迴避企业协议的缘故。「最近企业协议数量下降的关键原因是,公平工作委员会在一方或多方提出非常轻微的程序或技术错误时,不得不勉强判决批准企业协议。这个问题导致讨价还价过程成为一个雷区,许多僱主认为太麻烦了。而幸运的是,这个问题已通过对公平工作法案的修改得到解决,该法案上周通过议会的公平工作修正案(废除4年审查和其他措施),已经开始运作。」

一些澳大利亚领先的劳动力市场分析师警告说,工资停滞正在破坏金融稳定和社会凝聚力,而且看不到任何改善。「将企业谈判的範围扩大到多公司或部门层面,也可以惠及更多工人。全行业的企业协议制度,也可以更好的应对澳大利亚工作场所规模构成的变化(97%的工作场所工人少于20人),并将有助于解决新技术、数字业务导致的就业模式进一步分散的问题。」 Pennington教授表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