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支联会「六四答问」 26条问题连答案

转载支联会「六四答问」 26条问题连答案

1. 为甚幺有「六四」?

答:1989年4月至6月间在北京发生一场波澜壮阔、可歌可悲的反贪污、反官倒和争民主的民间运动(「八九民运」),整场运动由悼念已故前中共总书记、备受人民爱戴的开明领袖胡耀邦开始,一直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进行。中共政权在邓小平实际领导下,拒绝接受当时总书记赵紫阳以民主和法治的方式解决,最终于6月3日晚至6月4日清晨,用军队和坦克屠杀在北京街头及天安门广场和平示威的群众。是之为「六四」屠杀。

2. 为甚幺要悼念「六四」?

答:在八九民运、「六四」屠杀中被伤害和屠杀的民众和学生,都是为了争取公义和民主的理想而被自私自利的暴政者打压而牺牲。任何有点良心和正义感的人,在有历史纪念性的日子悼念这批牺牲的民主烈士,并同时纪念八九民运这悲壮的历史事件,以及对死难者家属和受难者的支持,同时争取平反八九民运和追究屠城责任等,这均是应有之义!在南韩,人民每年均会悼念「光州屠杀」事件,台湾亦有群众每年纪念「二二八」镇压事件,都是基于同样的情操。

3. 为甚幺要出席「六四」烛光集会?

答:在「六四」屠杀后,过去的廿五年多,大陆人民在中共的白色恐怖管治下,对「六四」噤若寒蝉。中共既不公开屠杀真相,亦不准民间调查或公开讨论,但在香港这个小小的空间,每年「六四」之夜都有数以十万计的市民在出席维园烛光集会,悼念「六四」死难者和纪念八九民运,支持死难者家属和受难者。香港人民以良知和勇气向强权说「不」,为大陆人民发出良心的怒吼!「六四」烛光集会在人类文明史上留下让人肃然起敬的光辉纪录。

4. 出席「六四」烛光集会是否行礼如仪?

答:过去二十五年,市民风雨无间持之以恆地出席「六四」烛光集会,参与者扶老携幼不是来看表演、找刺激,而是以庄重和严肃的态度向八九民运参与者和「六四」死难者致敬。这点敬意是发自内心的真诚,每一个吶喊都是发乎内在的真情。故多年来,仪式都是简单、朴实和庄重的,以配合悼念的意义。把市民参与看成行礼如仪是完全感受不到集会充溢的真情和诚意!

5. 为甚幺要平反「六四」?

答:在「六四」屠杀中,中共政权和相关领导人,不单犯了政治上的错误,更是违反宪法和法律,也是反人道的杀人罪。中共当时把「六四」定性为「镇压了一场反革命暴乱」,简直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无耻谎言!一个不肯面对历史真相,汲取历史教训,反而以撒谎和高压管治人民的政权,是无法使国家长治久安的。「平反六四」就是指政府先从承认史实和承担责任开始,纠正错误,拨乱反正,恢复被诬指「暴徒」的民众名誉和赔偿损失。

6. 为甚幺要「建设民主中国」?

答:民主是普世价值。民主制度下,人民享有平等的自由和政治权利。这是文明国家和社会应有的条件,支持民主是现代文明人应有之义! 香港是中国一部分,香港人争取自己的民主,亦同时支持和促进建设国家的民主和结束一党专政,亦是理所当然! 香港的政治在以往百多年来无论是英治时和回归后,与中国大陆的政治有不可分割的关係。我们参与支持本地和内地的民主化,亦是非常自然合理的!

7. 平反「六四」后,中国政府要做甚幺?

答:「六四」平反要做得彻底达至公义的效果,至少须做到以下两方面工作:

(1) 确立历史真相—— 这不单靠政府公布官方拥有的资料,而是民间在政府协助下,成立独立调查「六四」真相委员会(如南非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搜集资料,听取证供,举行公听会,做一份有公信力的真相调查报告,作为历史纪录。

(2) 承担历史责任,包括——
追究相关人士(如仍在生者)的刑事和民事法律责任。依法检讨,公开审讯和公正判刑,亦要追究相关的政治责任,如免职下台等。
向死难者家属道歉赔偿。最近多个民主国家都对前政府的过错(甚至已过了数十年至一百年)正式道歉,例如加拿大就以往歧视华人的人头税向华人道歉赔偿,澳洲、纽西兰政府向土着民的强迫子女分离家庭推行教育的政策道歉赔偿,美加亦曾向本国的日裔国民在二战时被集体拘留道歉赔偿。中共政权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责任。
透过教育使后代毋忘历史。中国政府要以德国为师,绝不能学日本政府逃避历史。要设立「六四纪念馆」,编写教科书,使下一代紧记历史!

8. 为甚幺在香港建设民主中国?

答:过去百多年,香港这特殊的地方,一直在推进中国自由、民主、进步起着积极作用。今日香港,我们仍可扮演重要角色,保存着民主的火种,就是自由人民法治宪政民主的价值观,并争取在香港实现,以成功的经验提供示範作用。彰显民主人权法治相对专政的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来促进内地的民主。

9. 为甚幺不回大陆建设民主中国?

答:他日中国大陆进行政治改革,有一定程度的开放,我相信不少人会回内地协助建设民主。正如五、六十年代不少携同家眷、财产回国建设社会主义中国一样。今日香港,我们仍可扮演重要角色,保存着民主的火种,就是自由、人权、法治、宪政民主的价值观,并争取在全港实现,以成功的经验提供示範作用。彰显民主人权法治相对专政的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来促进内地的民主。

10. 廿六年的悼念,有甚幺成效?

答:廿六年来,香港港市民以坚韧的决心和勇气,以可观的群众集会来为无法发声的内地人民说出良心话,批判专制血腥镇压和平示威的群众,保存民间的一股正气和不向强权屈服的精神象徵。 廿六年的悼念亦表示人民没有忘记过去的苦难历史,并在香港这自由空间,努力保存历史资料和纪录,以至人民的集体记忆,为未来恢复公义铺路。

11. 香港人不是大陆人民,为何要帮中国争取民主?

答:在香港居住的大部分人,若持有特区护照,在法律上便是中国人。除了法律外,绝大部分人都是华人血统,对中华文化和民族有深厚的感情和认同,亦会觉得自己是中国人或华人。民族和文化的认同归属,与个人是否支持认同或忠于只有数十年历史的中共政权无必然关係。爱中国不等如爱政府或爱共产党!支持中国民主化,是理所当然的事!

12. 连中国大部分人都不支持、不理会民主运动,为何香港人要帮他们争取?

答:如果中国大部分人都不支持、不理会民主,八九民运时,怎会由学运演变至北京百万人上街争取民主的运动,更蔓延至全国多个省市呢?为何「六四」屠杀后二十六年,中共要用白色恐怖,不断监禁争取民主的异见人士?现时在内地被打压的,除了组党结社的抗争者,还有作家、记者、民间社会活跃人士、维权群体和律师等。 至今中共的维稳费比军费还要高,就是要镇压一切民主运动和社会抗争于萌芽阶段。我们在香港可帮到的十分有限,但至少要为民主、自由、人权、公义,为被打压弱势者发声!

13. 大陆人民的平均文化水平、学历以至质素都远低于香港人,若要中国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这是否本末倒置呢?

答:我们从不认为必须中国大陆先有民主,香港才应该或能够实现民主。在道理上或在现实上都并非如此。从政治发展理论上的民主实践条件论,香港享有全面成熟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条件实行民主,我们当然远比大陆有条件实行民主化。但现实上,在英殖时期以至回归后,中共都是香港全面民主化的最重大以至最关键的障碍。 中国和香港无须亦难以同步实现民主,我们有理据要求香港在一国两制下,先实践全面民主,因为这既是为了香港的长治久安,亦也为中国民主发展提供经验。

14. 如果共产党倒下令中国社会大混乱,是否继续维持极权,不争取民主更好?

答:这是既自私亦是极幼稚无知的看法。首先,极权的特点就是以高压维持管治,但历史证明极权经常是不稳定的,极权的倒下很容易引起大混乱。其次,在极权统治下亦经常出现政治斗争或疯狂的政策,从而引起乱局,在毛泽东时代的「三面红旗」导致大饑荒大逃亡,以至文化大革命的大破坏,及后大批难民便是历史明证。越共亦曾迫出逃亡潮,以至以万计船民涌港。 中国实践有规划和得人民认同的民主发展,以香港为先,内地亦要尊重人权自由,建立法治廉政,为民主宪政铺路,这是最有利香港和大陆。

15. 如中国发展出民主政制,香港会否失去优势,沦为一个普通城市?

答:中国如不发展,有更大的可能会压制香港的民主,更可能以极权心态操控香港,使香港不断倒退,这才会使香港沦为中国一个普通城市。 中国若接受以民主改革的方向发展,便会在政策上倾向让香港在民主上先发展起来。日后中国若能全面民主化,内地各大城市当然会有更大竞争力,但香港绝不应也不能自私地希望他人落后而显得自己优越;我们要利用已有的优异条件,面向世界,日新月异,创出优越!

16. 支联会要求中共平反「六四」,是否代表支联会认可中共政权的合法性?

答:面对正在执政的中共政权,要它承认以往犯下的政治错误和违法罪行,并承担责任,是理所当然的。以道德理由不承认其合法性,继而认为不应面对这政权抗争,是一种犬儒和自欺欺人的逃避态度。 争取「平反六四」是持续了廿五年多民间抗争的共同目标和口号之一。支联会其他与之相辅相成的目标口号包括: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

17. 会否因为支援中国的民运,反而令香港的民运力量、资金遭削弱?

答:香港相对整个大陆而言,是边陲的弹丸之地。在政治实力上强弱悬殊。但我们不是以武装实力支援中国的民运,而是利用这特殊的历史和地理加上道德的呼唤,以自由讯息的传播及思想文化的催化,去改变大陆,这是需要民众的参与、热诚、理念和勇气,而不是大量资源和金钱。 以往,香港花在支援大陆民运的资源金钱,相对于本地政党花在组织宣传和选举上的经费,可谓是微不足道的!

18. 大部分人都不在现场,如何得知事情的真相?广场上可能没有死伤。

答:问题不是天安门广场上可能没有死人,而是在「六四」当天,解放军戒严部队确实荷鎗实弹杀害了不少人,多位香港记者和学生均曾亲眼目睹。这些目击证人回港后以第一身亲述历史,「天安门母亲」群体至今已搜集202名死难者(包括自己亲人)遇难详情。亦有不少文字描述当时在北京医院堆积如山的中鎗死者的状况。有证人指出广场确有人死亡。军人在「六四」期间在北京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是铁一般的事实!

19. 支联会廿六年来有何实质成绩?

答:支联会廿六年来,在义工和不少市民支持下,踏实工作,为广大市民筹备了廿五年的「六四」烛光集会,写下了不仅是香港,亦是文明社会感人的一页,以及使人自豪的一章。当然,这个成就是属于整体香港市民的。 廿六年来,我们延续社区教育,维护保存历史真相和人民的集体记忆,除了经常到学校举办展览、讲座外,每年我们还会邮寄圣诞卡慰问狱中民运及异见人士,以及天安门母亲,民主人权复活传讯、「毋忘六四」长跑、民主风筝行动,「六四」前的民主大游行。2012年更建立了全球第一所「六四纪念馆」(由最初的临时馆发展至现时的常设馆),向香港市民、海外和内地游客提供历史资料和证物展览!

20. 支联会的活动是否骑劫了「六四」死难者 / 「天安门母亲」群体?

答:多年来,支联会和「六四」死难者家属包括「天安门母亲」群体合作无间,并得到他们的信任为他们发声,并经常在「六四」烛光集会上,播放他们的录像发言,亦把在香港为他们筹得的捐款信託保管,在适当时候把款项转交他们。 最近两位「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及徐珏把在「六四」遇难的儿子的遗物,包括有子弹穿过的头盔及破烂了的眼镜捐赠与「六四纪念馆」展览。所谓骑劫,绝对是莫须有的无理指控!

21. 支联会廿六年来所收集的捐款到底用在那裏?
答:支联会每年的帐目都经会计师核数后公开。多年来筹得的款项大致用作:
(1) 举办大型悼念活动(如「六四」烛光集会、民主游行等);
(2) 定期作公开社区宣传教育活动,包括展览等;
(3) 支付支联会秘书处和货仓的租金和员工薪酬;
(4) 资助其他民运团体的活动和对异见维权人士的人道救助;
(5) 2013年筹款购买一个物业作永久「六四纪念馆」之用,但仍须每月供款。

22. 支联会对中共六十多年来的功过得失有何评价?

答:中共建政后的头三十年,中国是在毛泽东个人独裁统治下,经历一场场极左的革命实验,妄图要于短期内超英赶美,建立一个共产主义的人间天堂。结果三面红旗下的大跃进,造成大饑荒,饿死三至四千万人,其后毛发动文化大革命,在全国掀起人民内部残酷斗争,造成千万人惨死。这些人祸不是简单的把毛的功过七三分可说的。毛死后,邓复出带动三十五年的经济上的改革开放。这方向是正确的,但可惜他没有勇气和魄力推动政治改革,甚至牺牲了自己一手培植出来两位开明的领袖胡耀邦和赵紫阳,并以「六四」屠杀扼杀人民对民主改革的诉求。 三十五年持续的经济开放环境中,政府和官员在没有政治制衡及人民监督下,利用权力行使经济特权,操控市场,强徵人民土地,罔顾环境保育和工业安全,而掠夺大量不义之财。在官僚群带资本主义下,造成官商勾结,贫富悬殊,贪腐泛滥,法治人权被践踏,这是今日中国崛起付出的代价。

23.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的富强,为何仍要反对这政权?

答:首先要说清楚今日的中国是否真正的富强或是怎样的富强。中国今日的人均生产值(GDP per capita)只是7,300美元,是中等国家而且贫富悬殊,在贫穷地区仍有不少没有社会保障和教育,虽然中国已有不少亿万富豪。 今日中国虽在世界经济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但主要是中国的财富不少集中在党团企业中,故利用综合国力来玩国家资本主义的游戏。但这些财富是绝大部分平民百姓可分享吗? 中国在国际外交和军事国防上,表现为一个强国,但对内则对人民和公民社会极度虚怯,每年花数千亿元维稳费来监控人民,镇压异己。只是用文字倡议民主自由宪政中国的刘晓波被囚十一年,连发放人所共知的「七不讲政策」的记者高瑜,亦被判刑七年。 今日中国的官僚权贵,有如清代皇朝的满族,享有特权富贵。有良心犯却要陷文字狱,家人亦受株连。这种富强是属于中国人民享有的吗?能够长此维稳下去吗?

24. 不少中国学生来香港读书只是希望赚钱,不理政治,支联会如何向他们宣传民主或「六四」讯息?

答:共产党可以剥夺言论自由,控制资讯流通,使人民不知道历史真相,亦可用宣传教育洗脑,用权力金钱利诱年青一辈要他们全心全意拥护共产党。但这些手段总不能全面泯灭人的良知,内地人来到自由的香港,呼吸到自由的空气和体验到自由的生活,再接收真实的「六四」讯息,总会反思这大是大非的问题,总会有些人深明大义!总的来说,支联会对人的良知是有信心的。

25. 为甚幺不悼念其他天灾人祸大屠杀,只悼念「六四」?

答: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总有不同的群体和组织,依据自己的感情和信念,去选择对甚幺不幸的事件或悲剧作悼念。支联会选择悼念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作为我们争取恢复正义和人权及争取民主宪政中国的必要手段。 中共未来的政治民主改革,必须从肯定八九民运和平反「六四」死难者为起点,因为这是最有象徵意义的行动。若不经此起点,从历史正义出发,任何民主改革都是虚伪的!

26. 很多中国旅客本身是中共独裁政权下的得益者,只希望社会安定,支联会如何向他们宣传民主或「六四」讯息?

答:现时每年到港旅游的大陆访客超过四千万人次。他们来到这裏,很多时对香港街头常见的游行示威,以至法轮功的静坐抗议感到好奇,不少人会问,香港政府为何不慌张?警察为何不拉人?社会为何如此安定,一切正常?他们渐感到甚幺是自由法治和一些民主的气氛。内地人不少经历过政治动荡,故希望安定,但亦会思考中共政权如此富强,仍要高压统治。如果经济衰退下滑,政治权斗,社会可安然吗? 所以,中国要长治久安,大家可以保障个人的财产和权益,必须有一个良好的管治制度来公平解决社会冲突和合理分配社会资源。民主改革是唯一出路,否则类似「六四」镇压事件,将会以不同规模和形式,不断出现!这是现时的中国人民希望见到的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