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分析在中国发展海上商用浮动式核电站隐患

核安全专家李旭彤今天发表分析文章,详细分析在中国发展海上商用浮动式核电站存在的隐患。

原中国核与辐射安全中心的研究员中李旭彤分析道:

官方日前发布大规模发展海上商用浮动式核电站的计划。该计划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建设中核集团旗下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开发的ACP100S ,另一部分是建设中广核集团下属中广核研究院开发的ACPR50S。前者的技术源于中国核潜艇的核动力技术,后者则源于中国引进法国的陆地压水堆核电技术。

据中核集团发布的消息,ACP100S是中核集团完全自主研发、自主设计的小型海上反应堆型号,单堆电功率100MWe。核动力研究设计院基于50多年的海上小堆研发经验,开发了包括ACP10S、 ACP25S、ACP100S等三种不同功率规模的浮动式反应堆,并可在此基础上进行单双堆组合,实现不同功率规模的浮动式核电站型号,完全满足三代核电安全要求。

这里说的海上小堆,就是指的核潜艇用的核反应炉。这种核潜艇用的反应堆,虽然应当也有数十、甚至上百堆年的运行经验,但是比起陆地商用核电站来说,只是个零头。另外这种技术完全由中国独立开发,并且是应用在高度保密的核潜艇上,技术的细节和成熟度等,外界完全未知。其次,核潜艇多数时间是处于停机待命的状态,而浮动式发电站要保证长期稳定的运行,设计目标、使用条件等都有很大不同。

海上浮动式核电站发生灾难性事故的概率要远大于陆地核电站。目前世界核潜艇的数量大致在50-60艘,但是在过去的数十年中,核潜艇发生灾难性事故已有14起,而全世界商用核反应炉现在大致500个左右,由外部事件引起的严重事故只有一起。所以海上浮动式核电站由外部事件引起的严重事故概率可能会比陆地高两个量级以上,应当是引起核电站严重事故的主要原因。陆地核电站事故主要由人因和小概率事件累加导致,因此这两者的安全问题大相径庭,相应的安全要求、设备、运行要求、监督管理等都会有很大不同。

民用堆的安全要求比军用堆要高很多。当美国把军用堆技术应用到民用的时候,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尤其是三里岛核电站事故后,经过十年的研究、审查,发现这样发展起来的核电站,其安全性是不能接受的。美国在这之后就停止了核电站的建设。。

ACP100S计划2016年完成工程初步设计,工程开工;2017年,完成工程主系统施工设计,船体下水;2018年,完成电站主设备安装;2019年,电站建造调试完成,并投入运行。虽然中核集团也声称ACP100S满足第三代核电技术的安全要求,但是这种基于军用堆技术发展起来的核电技术,在没有充分工程验证的情况下,能否满足民用核电的安全要求还有很大疑问,尤其是以一种完全“大跃进”的速度发展,其后果难以预估。

2016年01月,中广核发布消息称,目前正在开展ACPR50S小型堆示范项目的初步设计工作,预计2017年启动示范专案建设,2020年建成发电。到了四月,中船重工发布消息,海上浮动核电站即将开工建设,未来将批量建造近20座海洋核动力平台。这意味着用于技术验证的示范堆与大规模的商业应用几乎同步进行。

中广核ACPR50S的技术来自于陆地核电站,即来自于法国的压水堆核电技术,法国的压水堆核电技术引自美国。虽然美国的压水堆核电技术来自于核潜艇,但是在美国已经针对陆地核电站进行了重新设计,法国又进行了自己的大量改进,可以说,这种技术已经是完全针对陆地的设计。

我们知道,日本福岛核电站灾难的起因就是由于日本在引入美国的核电站设计时,没有考虑日本厂址条件与美国不同。美国是大陆厂址,防止海啸的标准低,日本是海岛型厂址,海啸威胁要远大美国,但是日本核电站防浪墙是按照美国标准建造的,当地震引发的海啸来临之时,海浪越过防浪墙进入电站,引发了融堆事故。

中广核在这种陆地核电站技术的基础上研制的ACPR100,虽然肯定会有一些针对性的设计,但对于是否适合于海上浮动平台,未经充分工程验证,就开始了大规模的商业建设,其安全性必然令人怀疑。

另外,按照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发布的消息,中国与国际最大的英国劳氏船级社和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签订了合作协定,正在开展相关的浮动核电站安全审评和相关的法规标准制定工作。这就意味着,目前尚未有系统的海上浮动核电站安全标准。在没有标准的情况下,有效的核安全监督,必然没有着力之处。

目前实际运行浮动式核电站的只有俄罗斯。但是俄罗斯的核安全标准和运行业绩并不令人满意。苏联的核安全标准长期与国际脱轨,远低于国际标准,近些年有变化,但是历史的影响难以完全消除。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事故阴影也还未完全消除。所以俄罗斯的经验不能完全说明问题。

中共官方的报导中均称,浮动式核电站的开发、建设是回应国家建设海洋强国号召。可为海上油气田开採、海岛开发等领域的供电、供热和海水淡化提供可靠、稳定的电力。这些项目能够获得国家支持,显然与中国南海战略有关。大陆的很多大型工业专案均与国家军事目标有关。据报导,广受争议的三峡工程就是当时在西南的一个坦克工程的结果。当时当局在西南建设了一个坦克工厂,为了生产坦克用的钢板,就建设了武汉钢铁厂。建设了武汉钢铁厂之后,发现没有电力供应,就又建设了葛州坝电厂。而葛州坝电厂的建设直接导致了三峡工程。这些由军事目的引发的建设冲动,往往不受安全、环境等因素的约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