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响/柯妈妈吁酒驾以杀人罪论

回响/柯妈妈吁酒驾以杀人罪论 「重宇,你好吗?」柯妈妈对着长子柯重宇的照片诉说近况。 记者庄宗勋╱摄影台南市妇人柯蔡玉琼因车祸丧子,从此化身为「柯妈妈」,催生出汽机车强制责任险;15年过去,台湾的「公路正义」在她眼中仍是千疮百孔,「政府再不挺身而出,还会有更多柯妈妈出现!」

前阵子喧腾一时的「叶少爷」事件,再度勾起柯妈妈的伤痛往事。她说,酒驾刑责过低,易科罚金、吊销驾照,甚至几万元就能交保,根本没有吓阻作用,「罚金缴完,再买一辆车又能上路,民众随时都可能变成下一个柯重宇」。

柯重宇是柯妈妈的长子,一九八九年在东海大学企管研究所就读的他,遭联结车辗毙。柯蔡玉琼宛如经历世界末日,而肇事司机的恶行恶状让她发现,「台湾根本没有公路正义可言」。回响/柯妈妈吁酒驾以杀人罪论 柯妈妈仍为了汽机车强制责任险的费率问题四处奔走。 记者庄宗勋╱摄影

当时台湾只有採「过失主义」的「汽车第三人责任险」,被害人家属得负责举证,经常求偿无门。肇事司机有恃无恐地向柯蔡玉琼开价30万元,「要拿不拿随便妳,反正妳去告也是鸡蛋碰石头 」。

柯蔡玉琼曾想过要肇事司机血债血还,但柯重宇却在此时进入母亲梦中,劝她将报复的心情转化为催生法案的动力,「请不要悲哀,我的精神会活在您的心中」、「只有立法方能救台湾车难者」。

只有国小学历的柯妈妈连什幺是「立法」都不懂,她组织「车祸受难者救援协会」,每周到国民党中央党部、立法院请愿,几度绝食明志,晕倒送医。最后催生出採「无过失主义」的汽机车强制责任险,证明了一个平凡的家庭主妇也能推动立法。

汽机车强制责任险法案实施15年了,今年70岁的柯妈妈仍奔走于中央部会,持续监督汽机车强制责任险的费率问题,「我害大家每年都要多缴一笔钱,当然要站在第一线帮忙把关」。

她认为酒驾应改为强制羁押,并以杀人罪论处;而每年她接到很多因路面坑洞车祸身亡的个案,「为什幺花大钱修路,马路却还是不平?」多方访谈后发现,原来是工程得标后,经费遭层层苛扣,到了施工单位手上已所剩无几,为了赚钱只好偷工减料。

她沉痛说,政府应重视这个问题,别让民众每天身处危险,而且很多人不知道如何声请国赔,应成立协会协助车祸死者家属。

「公路正义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柯妈妈说,催生出汽机车强制责任险,「这只是一个逗号,而不是句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