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鑫:加拿大妈妈为大陆準奶妈献策

【10月24日讯】我是一个普通的移民妈妈,正在哺育一个不到六十天的婴儿。我在中国大陆和加拿大都生育过孩子,在大陆的时候,我没有奶水餵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不但我没有,我身边几乎我认识的所有前后生育孩子的亲友和同学都是奶水严重不足或乾脆就没有。我到加拿大后先后又生育了三个孩子,个个都有足够的奶水,在今天毒奶粉闹的全中国妈妈忧心如焚的时刻,我希望和大陆妈妈们分享自己的经历,但愿每位中国母亲也有足够的奶水餵自己的宝贝。

十年前来加拿大后有了第二个孩子,当时离家不远就有社区办的免费孕妇产前班,每週一次两小时的课程,教导有关怀孕、生产和育儿的一切相关知识、法规,让孕妇妈妈们互相交流,疏解心理压力问题,每次都给大家準备有营养的食物、水果和牛奶,并请不同的营养学者或护士及社区工作者提供讲座和解答问题。记得当时讨论有关母乳餵养的话题,主讲的那位白人护士用不容置疑的眼睛扫视着大家,语气肯定的说:「每一个妈妈都有足够的奶餵自己的宝宝!」。

当时我听了印象非常的深,因为我非常怀疑她的话,觉得很不以为然,心裏叨咕:那幺为什幺在大陆时我和我身边那幺多的妈妈都没有奶水呢?果然,孩子出生后头三天就搞得我很头痛,他饿得嗷嗷叫,我被弄的疲惫痛苦不堪,看见他的小嘴就心惊肉跳的。这时护士的跟蹤电话打到了家裏,问我产后情况如何,我告诉她自己没有奶水,被孩子咬的很疼很疼,只能用奶粉给孩子喝。护士听后立刻说:「你现在立刻带孩子到健康中心来。」

到健康中心后,护士满脸笑容的让我先放鬆,然后把宝宝脱光衣服磅了体重,她让我进了一间门上挂着「哺乳」牌子的屋子,里面有很舒适柔软的沙发和大枕头,让我先用最舒适的姿势坐好,再帮我把枕头放在手肘周围,然后把孩子放到了我的怀里。她非常肯定的告诉我,其实是因为我不会餵奶而不是我没有奶,只要姿势正确,婴儿不但一定能吃到奶,而且妈妈的乳头也绝对不会疼的要命。接着她一遍又一遍的给我示範如何使孩子的嘴巴张到最大,如何快速的把乳头深深的送入孩子的嘴中,让婴儿含住整个乳孕而不仅仅是乳头。

真的!我立刻就感觉到孩子巨大的吸力穿透我的身体,好像奶水从背部的血脉中被吸了出来,而我也没有那种钻心的疼痛了。望着眼前笑容满面的护士,我的心裏涌起了深深的感激。十几分钟后,她再次给宝宝脱光衣服磅了体重,并指着称盘液晶显示的数字说:「你看,你当然有奶给你的宝宝,不用担心。这里有本书你带回去看,希望对你有帮助。」那是一本一公斤重的精装大书,里面图文并貌,详细的图解了乳头在婴儿口腔里的位置,吞嚥的过程,哺乳的多种体位等研究结果。就这样,第二个孩子完全不需要加任何奶粉就带大了。

后来生老三、老四的时候,儘管我已经是很有经验的妈妈了,但每次在医院里,护士都要来看我会不会给新生儿餵奶,看到我很娴熟的样子才满意放心的走开。说真的,虽然我也知道,準奶妈妈能不能有足够的奶给孩子,和妈妈的身体健康状况、心情是否平和安定、饮食是否营养健康等各种因素都有关,但我觉得正确的哺乳姿势也是重要的一环。记得当时邻居中有位来自大陆某医学院的教授,她来看我时也聊起自己和周围的亲友都没有奶餵孩子的话题,当我告诉她自己的经历时,她绝不相信问题是出在不会餵奶上,直到我给她做了示範,她才大叫起来:「天啊!怎幺大陆整个医学界居然没有这方面的研究成果啊!我们院附属医院产科主任们都不懂这个,我真该回国专门就这个问题办讲座去。」

我于是以为一定会有人到中国去做这样的交流吧,所以也就没有及时的把这些经历分享出来,现在看到有那幺多的宝宝得了结石,真的非常难过,希望能看到这篇文章的同胞都能帮着转发传递,希望中国大陆的準奶妈妈们都能用自己的奶水哺育可爱的健康宝宝。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