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雨:生命与道德

【10月5日讯】日本是一个生活节奏紧张的社会,在日华人更不敢有一丝一豪的放鬆,我们是外国人,必须付出比日本人更多的努力,才可能在日本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中站稳脚根。同时,正是因为多数在日华人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奋斗”中,对”生命与道德”这样看似浅显却至关重要的话题反而少有考虑。但是,8月27日在东京西日暮里某情人旅馆发生的”中国出张女被杀事件”却再次提醒我们:必须重新审视”生命”与”道德”的关係。

生命与道德究竟哪个更重要?历来答案主要是两种:生命重于道德或者道德重于生命。实际上,对于人来说,生命和道德同等重要,且二者相辅相成。因为只有人,才会经常面临选择”生命”与”道德”的重大关口,而且正确的答案只有一个,就是同时选择”生命”和”道德”,捨弃任何一个都不能说是明智的选择。

对于上述恶性事件中出张女崔京兰的死,许多人在”哀其不幸”的同时也”歎其不争”。这样的看法从表面上来看似乎是合理的:如果崔京兰不去做这样的事情,她也许还在学校读书,以她24岁如花似玉的年龄,说不定还会在学业上有所造就。但是,任何一件事情的发生,都不是孤立的、静止的,我们必须把这次”中国出张女被杀事件”放在整个社会大环境中去分析,才能”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现在这个”大环境”的实际情况又是怎样的呢?一个中国人举的例子很能说明问题。他有一次偶尔在晚间九点多经过新宿歌舞伎町,一路行来竟然有十几个人拉他、劝他”萧洒萧洒”,其中有半数以上是中国人女性!这个例子告诉我们,崔京兰事件不是简单的”个案”,它只不过是整个社会风气日趋败坏的一个具体表现。

在中国古籍和传说中,许多实例都精确阐述了”生命”与”道德”的内在联繫。传说中彭祖活了八百岁,典籍中注释曰:上古之人,道德高尚,因此人人长寿。现代科学也证明,人的寿命应该在三百岁左右。但现在的实际是,世界上超过百岁的人都很少。从道理上讲,科学(尤其是医学)进步了,人的寿命应该越来越长才是,怎幺反而较古人为短了呢?究其根源就是人类道德水準降低了。元代的长春子曾经对忽必烈说,清心寡慾自然生寿绵长。现在究竟有多少人能做到”清心寡慾”?崔京兰惑于”金钱欲”而出卖自己的肉体(肉体和灵魂一样不容出卖!),最后断送了自己年轻的生命,那幺那些每日为各种慾望奔波劳碌的人们,会不会也在纷纷繁繁的世务中在道德方面降低了对自己的要求呢?如果是,又会对他们的生命产生怎样的影响呢?这个问题,是每一个珍惜自己生命的人都应该考虑的。

崔京兰也是一个牺牲品,是”世风日下”的牺牲品。本来,”笑贫不笑娼”已经在某一时期被人们所唾弃,那个时期也是社会道德水準有所回升的时期,也没有现在这样多的突发恶性事件。所以,珍惜生命必须从提高道德水平入手,寻求提高整个社会道德水準的手段是当务之急。这不仅仅是在日华人的事情,对于全人类来说,”生命”和”道德”的关係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话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