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官为完成火葬「指标」跨省买尸凑数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报导)近日有中国官方媒体爆出,广东民政官员为完成火葬「任务」指标, 竟然跨省到广西购买尸体凑数。中国有媒体评论说,这种造假只能用「万没想到」和「太惊诧」来形容。

科学创造需要「颠覆式创新」,看来造假也需要一点「颠覆式创新」才能成为媒体聚焦的对象。广东省两个镇负责分管民政和殡葬的镇干部为了完成上级领导布置的火葬任务指标,竟然跨省到广西购买被盗窃的尸体充数,因为广东当地人不愿接受政府要求的火葬。

虽然中国有媒体评论说这种造假只能用「万没想到」和「太惊诧」来形容,但是总部设在德国的国际反腐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负责亚太事务的廖然先生星期二表示,

「为了完成任务,中国的官员真的甚幺都敢做。这类事已经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如果你还感到奇怪,人们就会问你是不是来自月亮。这就是中国的现实。在中国,只要是上级布置下来的任务,灌水和造假无所不用,买个死人烧了会有甚幺所谓?」

此事现在已被警方查办。买尸的干部交代,镇里每个月都有火化任务,而当地盛行土葬,他们只好通过购买尸体去完成所谓的任务。听众此时不要误解这是两位镇干部胆大妄为,为保乌纱帽或陞官而擅自为自己进行的政绩粉饰,因为买尸的干部也交代,他们的镇领导们其实是同意了这个方案的。

旅居美国的中国民主人士刘因权星期二表示,在中国由此表现出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和唯指标论的确十分严重,中国政府近年开始提速的殡葬改革需要三思而行,那样做是劳民伤财 :

「因为火葬的目的本来是为了节省土地,但是火葬时要花一份钱,火葬完毕还要买一块坟地把逝者安葬。这不是花双份钱嘛,既要火葬又要土地, 一点不节省土地。」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吴飞不久前曾对中国官方光明网表示,处理丧葬问题最重要的基本原则就是要尊重人们的文化心理与习俗:「 不能粗暴地一刀切」。安徽省安庆的殡葬,当地政府于今年三月底发文,要求从两个月后的6月1号起全部实现火葬。由于安庆政府的粗暴一刀切,结果造成有些当地老人以跳湖、绝食、自缢和喝农药等方式赶在6月1号之前自杀,目的都是为了死后能够土葬,「睡棺材」。对此,刘因权表示,丧葬的方式最好由人民按照自己的信仰进行选择:

「当然国家可以提倡火葬。 我本人提出的办法是土葬深埋,不留坟头。坟地要植树和栽草。土葬和火葬都可以保留,人民根据自己的信仰选择就好了。如何丧葬也是宗教信仰的一部份,中共强制火葬是一种罪恶。」

2013年年底,中共中央曾发文要求党员干「带头火葬」,革除丧葬陋俗。中国民政部今年年初也强调党员干部去世必须火葬,骨灰不得装棺再葬。不过,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认为,推行火葬可以採取鼓励、教育,以及提供火葬补贴等形式,但强制火葬没有法理依据。

说到广东两名镇官员为完成火葬指标异地买尸的犯罪行为,廖然认为,这些还是中国「官生数字,数字陞官」体制的再版:

「在中国曾经还有一种说法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中国官员真是跟一些数字密不可分,真是数字陞官。 江泽民时代强调官员的GDP政绩使数字在官员心中的重要性变得更为强大。当时,如果一个官员没有GDP政绩, 即便有一千个理由也无法陞迁。」

中国有评论星期二针对买尸凑指标一事说,一些地方官员的政绩虚荣病已经病入膏肓了,为了政绩简直就是不择手段。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