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响/爱儿被撞死 他们选择器捐、原谅

回响/爱儿被撞死 他们选择器捐、原谅 黄国威(右)认为宗教让他心灵平静,曾觉得肇事者无悔意,但不后悔饶恕肇事者。 记者施鸿基╱摄影9岁,笑声飞扬的年纪,黄加恩却因一件恶性违规的车祸,人生之歌嘎然而止;这个意外,对黄国威夫妇有如椎心之痛;他们选择放下仇恨,原谅对方,捐出孩子的大体,延续爱子生命乐章。

小学三年级的黄加恩,去年2月6日,开心在人行道骑着单车要去教堂,不料一辆轿车为超车,违规开上路肩,将他撞成重伤。早一步离家,在教堂等候的黄国威夫妇,接到噩耗有如青天霹雳。

不忍爱子全身插满针管,在生死边缘吃力挣扎,黄国威与妻子刘桂英经历四天天人交战,决定捐出孩子器官。两人并在检方开庭时,选择原谅肇事者。在爱子耳旁轻轻说出捐出器捐决定,「我们相信加恩听得见。」

黄加恩遗爱人间,捐出了皮肤、骨骼及肝、肾、心脏,刘桂英如今回首,言谈间,依旧有些自责。

料理完后事,黄国威夫妇在检方开庭询问是否要对肇事者提告时,两人毫不犹豫回答「不告」,检察官不敢置信,二度询问,他们还是回答「不告」。虽然对方在肇事后,从没主动联络,开完庭后,就抢先离开,从没一句安慰的话,黄国威有些失望,「但不曾后悔当初的选择。」

「其实我只想请对方今后开车别再莽撞,因为一次的悲剧已经够痛!」黄国威摇头苦笑表示,与肇事者碰面,都是在调解场合,大家开口、闭口都是钱,人命变成数字,人的感情不知道在哪里?

「每次调解都是煎熬,所以我选择原谅。」他说,和解时,谈的是他死去的孩子,「谈一次、想一次;想一次、痛一次。」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只有相同经历的人才懂。

选择原谅不易,放下思念更难;爱子骤逝近一年半,黄国威夫妇迄今仍难忘爱子灿烂的笑容。思念,让黄国威白了头,以前爽朗的笑声不再,低落的情绪,谈话总是压低声调,久了,低沉嘶哑的嗓音竟成习惯。

「我约他去嘉明湖,他还担心要上课不能请假…」黄国威说,他一生都忘不了出事前一小时父子的对话约定,「我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已经放下?」

刘桂英拚了命想梦到儿子,次数却寥寥可数,反因思念长期难以成眠;「没有看看他,我不能安心睡觉」,她说,直到现在,每天都还要摸摸加恩用过的东西、看看他的照片。

「大家都劝我要忘记悲伤,可是我不想忘记我的孩子,即使他不在身边也在我心底。」为让心情有个出口,刘桂英开了脸书帐号,贴着加恩的照片和影片,写着「当我情绪低落时,请原谅我,我只是思念我曾有的宝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