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响/社会创新基金总监:草根组织 最清楚社会问题

回响/社会创新基金总监:草根组织 最清楚社会问题 美国总统欧巴马任内所创、社会创新基金首任总监保罗.卡特(Paul Carttar)访台。 图/记者杨万云摄影

社会企业利用各种方法解决社会问题,政府到底扮演何种角色?

美国总统欧巴马任内所创、社会创新基金(Social Innovation Fund,SIF)」首任总监保罗.卡特(Paul Carttar,图,记者杨万云摄影)访台,他在专访中说,欧巴马政府相信,「草根组织」最清楚社区内的社会问题,他们有办法找出最佳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法,政府在这部分反而没优势,政府该做的是支持专业且优质的中介组织,让专业的来服务。

极少国家设立国家级「社会创新基金(SIF)」,欧巴马在未担任总统前就参与芝加哥活跃的基层组织,深知基层组织有充沛活力且创意十足。他担任总统之后,吸纳社会企业领袖建议,利用专业且优质中介组织整合来自基层解决社会问题的创意方法,政府只从旁协助。

中介组织集合点子

卡特引用欧巴马二○○九年的说法指出,「在美国,每天都有来自社区基层组织的新想法,政府的角色是支持(support)他们,而非排挤(supplant)他们」,政府无须控制他们,而是让联邦政府发展出「新的做事的方法」。

卡特印象深刻的社企提案中,曾有中介机构做社区发展,活化老城市。按以往的作法,提供社区居民工作机会是最容易且最直接方法,但这项社企提案的中介机构发现,工作机会无法解决低收入户管理家庭财务不佳的根本问题,反而是提升居民理财能力后,才能真正帮助居民,社会问题自然解决。

「社会创新基金」不再从上而下看问题,「多部门协作」并相信草根基层组织有办法找出最佳解法。集合每个解决社会问题的创意点子,利用社群平台让创意点子的价值最大化,让所有有需要的人在平台交流「解决问题的经验」,「複製」解决社会问题的创意点子。

公私部门合作

台湾活水社企投资开发公司总经理陈一强说,「社会创新基金(SIF)」与慈善组织最大差别在于慈善组织直接面对有需要的人,SIF支持中介组织,中介组织长期陪伴基层草根团体,最了解问题癥结,而解决社会问题,有时候「有钱也没有用」、「必须有人陪伴」。

SIF激发社会创新能力并创造社会影响力,它可能在不同文化下被複製吗?卡特说,社会创新基金提出解决社会问题的方式「不是什幺事都自己来,而是与优质中介组织合作」。这也是公私部门伙伴关係,当政府、中介组织、受助者(非营利组织)都投入资源,大家都有「份」就会更有动机,并一起「玩真的」。

此外,SIF有严谨评估机制,并累积经验回馈给政策製定者。是否能複製SIF,要看这些特色是否全部或部分维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