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北京污染严重 已接近不适合人类居住

前不久,2月中旬,上海社科院发表了一个蓝皮书,题目是「国际城市发展报告》,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两点内容是:在40个国际城市排名中,北京的社会升级指标位居第2,其公平指数在所有国际城市中最高。主要缘于较低的基尼係数以及城市准入门槛的优异表现,表明其具有「包容性城市」特质。北京的生态问题成为城市升级的最大短板,生态指数居倒数第2,污染指数接近极值,已接近不适合人类居住的程度。

这是一份科学报告,有很多术语我承认看不懂,比如北京的「公平指数」在所有的国际城市中最高,解释是:「主要缘于较低的基尼係数以及城市准入门槛的优异表现,表明其具有「包容性城市」特质。」——这句话里有三个关键词组:「较低的基尼係数」、「城市准入门槛的优异表现」、「具有『包容性城市』特质」。也就是说,北京是40个国际城市中贫富差别最小、最好客,因而最有「包容性」的城市。我想,无论学者们如何解释他们理论模型之科学性,大概生活在北京的老百姓不会承认。这种有辱我们常识和智商的问题恕我不予讨论。

这份报告真正引起社会关注的是它最后一句话;「污染指数接近极值,已接近不适合人类居住的程度。」这句话使这个报告一举爆红,大陆各网站纷纷转载,但第二天,多家官方媒体及大型门户网站如中国广播网、腾迅、网易等便迅速删除,捎带着把贫富差别最小、最好客等好话也连累了。

记者去採访上海社科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也就是蓝皮书主编屠启宇先生,请他加以解释。这很叫人为难,刚刚发表的报告,又不能收回,祗能婉转地表示,所谓「北京污染接近不适合人类居住程度」是基于更高标準的评价。屠先生还说,「宜居与否涉及到主、客观评价,在国际上尚没有关于城市宜居界定的权威标準。这是专家基于数据,与国际先进城市平均值对比后,对40个样本城市分别得出的综合评价。」我理解这一番话的意思是:是不是适合人类居住,有主观和客观两套标準,他主编的这个报告是客观的,同时也是不权威的。我很佩服现在的专家学者,也很佩服这种模棱两可的解释。用大白话讲,就是:适合不适合人类居住,那要看你自己的感觉,至于我这个报告嘛,不过是理想境界,说说而已。这就令人费解了:不是基于40个城市的比较吗,怎幺记者一问,就成了「基于更高的标準」?

这个报告还有挑战我们的逻辑问题:一方面说北京污染「接近极值,已接近不适合人类居住的程度」,同时又说,北京的社会公平指数最高,远远超过了伦敦、纽约、东京、巴黎。这可就叫人纳闷了:一个极度污染,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同时又是社会最公平的城市,这又该作何解释?也许,这说的是「在雾霾面前人人平等」吧?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应该感谢上海社科院说了句真话。

更有意思的是北京网民对上海和上海社科院群起而攻:「黄浦江里的猪捞乾净了吗?」「五十步笑一百步。」「自己屁股还没搽乾净吧?」「上海社科院是不是在外国,还嘲笑北京,上海再下去又有何分别?」「过几天北京社科院估计也会发表报告:上海污染严重不宜居住了。」「请北漂们都去上海吧。谢谢上海社科院。」看了这些跟帖,真叫人无话可说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