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南京武汉的光化学污染引起的一场闹剧

六月中旬,中国大陆多地出现了黄色的天空,以南京、武汉最为严重。据报道,从9号晚上开始,南京空气污染指数的小时瞬间值已经达到了478,在全国120个城市中排在倒数第一,呈重度污染状态。专家称,呆在户外24个小时等于抽了15包香烟。截止10号傍晚,江苏13个城市17个PM2.5监测点依然全部超标。

接下来,11号武汉也被黄色的雾霾所笼罩。从照片上看,南京、武汉的高楼大厦都笼罩于黄色的雾霾中,好像是沙尘暴天气,能见度不到500公尺。有网友在微博上说,整个武汉被烟雾笼罩,好像整个武汉都在生炉子,是空气污染还是2012世界末日?各种传言四起,有的说火灾,有的说锅炉爆炸,化工厂氯气外洩,等等。

山东、河南、安徽的多个城市也出现雾霾极端天气。中国气象局在官方微博上解释,南京天空变土黄色,元兇是大面积焚烧秸秆,产生大量的污染颗粒,形成遮阳层。阳光在污染物中多次反射、折射,导致天空呈现土黄色。

河北省环保厅发布消息说,此次空气异常,排除工业污染事件,初步分析是周边地区秸桿焚烧所诱发。南京大学环境科学研究所所长朱晓东教授也把这次严重灰霾污染的主要原因,归结于大面积的区域性夏季焚烧秸秆。但烧秸秆这个说法,在网上引起了炮轰。下面是几条网上的议论:

「看来全国人民最近是1、2、3,一起在烧秸秆了。」

「周边省份燃烧秸秆,这烟雾是怎飘到湖北中部的武汉,而没有飘到湖北边缘的城市呢?难道烟雾是觔斗云,一上一下走弧线了?」

「工业污染要农业来背黑锅,烧的地方没有,不烧的地方反而有了,这是哪里来的道理?」

「农业耕作几千年,几千年都没有出现这样的问题,现在有了却要抱怨农民,这个借口太扯淡了。」

「这都是哪儿的专家?我想了解一下。」

「黄色霾雾到底是什幺?真相不明,更让人猜疑种种。往年农民烧秸秆,也没产生黄色霾雾。难道烧秸秆比得上山林火灾的规模吗?」

「黄色霾雾有一种金属焦糊味,呼吸困难,刺喉刺眼,这秸秆烧得太玄乎了。」

「湖北赶紧多建些监狱吧,最好把全体网民抓起来,治他个造谣罪。」

「农村现在地里连秧都插完了,谁还烧秸秆?满嘴胡扯。况且烧秸秆的颜色是黑的,绝不是黄中带绿,气味也是一股燃烧稻草的强烈糊味。黄雾有刺激性,却没有烟味。」

「还有什幺不可能的?秸秆,为了大局,你就认了吧。」

「你当我们弱智啊?学过化学的都知道,这明显是光化学污染。什幺烧秸秆,我笑了。拜託用个好点儿的理由,行不?」

有网上的这些发言,我似乎也没有更多的评论了。瞒什幺呀瞒?直截了当地说,南京、武汉的雾霾就是典型的光化学污染,只不过比世界上其它城市还要严重。

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江苏、湖北两省环保系统迅速起动应急措施,环境执法队伍迅速行动,宣传烧秸秆危害,严查烧秸秆行为。历史有过指鹿为马的事情,但还是没有见过指鹿为马、然后自己真打算往上骑。这就把这次光化学污染变成了闹剧、喜剧了。

我还看到一段关于人工降雨的对话:

南京民众问:「为什幺没有起动人工降雨来沖洗糟糕的空气?」
环保部门回答:「昨天南京的天气状况并没有达到人工增雨的条件。」

这段对话令我大吃一惊,也就是说中国大陆解决空气污染有了领先于世界的重大突破。但有个技术问题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人工降雨是喷灌的笼头,一拧就来水吗?

(文章只代表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