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南水北调和我的中国梦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已经试行通水,质疑的声浪越来越高。有些问题有待时间来做最终的结论,比如流速过慢,达不到预期的年调水量;泥沙沈澱,会淤积在渠道里无法收拾;冬天结冰,水由南向北流,会不会出大事;流经环境汙染严重地区,尤其流经众多癌癥高发地,会不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致癌工程」;横切中原地区700多条河流,会不会被洪水沖毁等等。这些问题可以各执一端,继续争论下去,直到事实来作最后仲裁。但钱的问题已经有了结论,无须留待未来。

出乎预料的是水费太高,没人愿意用。有人估算,到北京的水龙头价格高达每方10元以上。这就麻烦了,耗资几千亿,修了条特长特大的水渠,结果水卖不出去!这回,那些力主上马的专家学者院士都不言语了。记者去问地方官,答复是:高水价问题倘若不解决,南水北调工程引来的长江水有可能只作为枯水年份的水源保障,而不能进入常规用水体系。也就是说,买卖做赔了,钱的问题现在成了无须争论的硬伤。在5千亿建设资金中,中央财政只提供了不到4百亿,也就是十分之一弱,其余都是来自银行贷款和建设基金。贷款是要还的,基金是用水各方筹集的,也是要靠卖水来返还。这个坎儿绕不过去了:成本已经花出去,变成一条近3千里长的水渠,其中相当部分也以各种名目落入了个人的腰包,转移到美国、加拿大、瑞士。按照清朝的法律,重大水利工程出了问题,要往前追诉三届责任人,那是要杀头的。现在水卖不出去,杀头也卖不出去,如何是好?出路只有两条,一是中央及地方政府再花钱补贴,一是银行收不回贷款,划为坏账。而这所有的钱,不管是补贴还是坏账,都是从老百姓口袋里掏出来的。如果是私立银行,这一下将导致大批银行破产。官办银行不存在破产问题,他们就开足马力印钞票,最后是货币贬值,还是百姓遭殃。

现在我想说说政府的钱,也就是老百姓缴纳的税。

总所周知,美国革命的主要口号之一是「无代表,不纳税」。在革命策源地波士顿还有一个口号,叫「无代表的税收即为暴政」。在美国,这是一个恆久的真理,直至今日。2000年,首都华盛顿特区为了争取在国会里的投票权,特地发行了印有「无代表,不纳税」的车牌,克林顿总统表示支持,在自己的专车上也挂了这种车牌。我的「中国梦」,就是在经历了如此之多的人为灾难之后,中国人也可以挂上这种车牌满世界转悠。可以吗?多麽简单多幺卑微的中国梦!

三峡和南水北调这种超级工程,既然要花老百姓的巨量税收,老百姓就天然地具有发言权、控制权。不管中共宪法里有没有相应条款,这是不言自明的自然法,一切法的来源。每个人辛苦挣来的钱,不管是税金还是寄放在银行的存款,未经本人同意是不可随意处置的。这是自由与奴役的边界。纳税全过程包含定税、徵税、用税三阶段,中国人悲惨的是徵税时找你,定税和用税的时候,就没你的事了。这种生存状态比奶牛不如:奶牛是主人养活主人挤奶,我们是自己养活,让「公僕」挤奶。国际歌唱得多幺好啊:「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血肉!」

网上有消息说,正在筹划中的中国佔最大股份的「亚投行」,已经有了雄心勃勃的投资项目,即「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工程」——「藏水入疆」。疯人院把大门的显然失职,有人跑出来了!先问问三峡、南水北调为什幺没有外国人投资?凭什幺?都是些血本无归的买卖!如果亚投行打算投资「藏水入疆」工程,那就太好了!就像外国银行不敢投资三峡和东线、中线工程一样,更大一号的赔本买卖就更不敢沾手,「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赔本买卖,全人类都不敢做。中国政府是亚投行最大股东,硬要做怎幺办?你养活的那些叫兽砖家人家不相信,——我是投资外行,瞎猜——总得拿点什麽黄金白银真家伙来抵押,比如关税?或者亚投行因为这第一笔买卖就打破头,散伙。最多像三峡工程,有谁像中国百姓这幺好说话呢?亏了就亏了,抢了就抢了,拆了就拆了,癌了就癌了,连个喷嚏都不敢打。所以,由此我们还可以延伸出一条规律:大型工程,没有外资加入不许上马。在中国实现「无代表,不纳税」之前,也许这是一条可行的临时替代方案。我祗能说也许,因为洋人也是可以收买的。

天道好还,上帝是公平的。总有一天,那家以百姓为刍狗,掠夺一切、垄断一切、支配一切的总公司会彻底垮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