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垃圾危机该怎幺办?

【7月14日讯】据《中国日报》几天前的报导,北京市垃圾增长量,以每年百分之八的速度递增,十三个垃圾处理填埋场将在五年内填满。如果不採取措施,北京将会很快出现垃圾危机。资料显示,北京一九八三年曾经出现过一次垃圾危机。将近四千七百堆垃圾包围北京。

根据我的记忆,这个报导有避重就轻之嫌。为什幺呢?不是一九八三年北京出现过一次垃圾危机、和将要出现垃圾危机,而是自从八十年代初开始,北京一直处于垃圾危机之中。

五十年代,北京每年产生生活垃圾二百多万吨。当时,已经感觉不得了了。有人形象地说,堆起来就是一座景山。八十年代之前,生活垃圾还像粪便一样被当作肥料利用,还不成其为问题。八十年代以后呢,化肥开始普及。以菜叶等有机垃圾沤肥已经不再受农民的欢迎,垃圾危机才越来越严重。

到了一九九七年,北京市每天产生的垃圾已经上升到一点五万吨,也就是每年五百五十万吨,是五十年代的一倍半。一九九五年媒体报导,三环路与四环路之间,五十立方米以上的垃圾山就有四千五百多座。一九九七年的报导是,这座道路宽阔、建筑宏伟的城市,却面临着被七千座垃圾山包围的窘境。而且,北京市堆放的垃圾,多数未经任何处理,垃圾山所处的地界,臭气沖天。

长期以来,中国处理垃圾和各类固体废弃物的方式,一般都是填低洼坑塘、挪弃堆置、或倾入江河湖泊。从卫星图片或航空照片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垃圾围城的局面。高楼大厦与骯髒的垃圾山并存共处,成为都市之尴尬一景。这种短期行为,使得中国三分之二的城市已陷入垃圾的重重包围之中。

除了包围着城市的垃圾山,我们还有流经城市的垃圾河。极而言之,除了人迹罕至之处,中国可能已经没有一条侥倖免于垃圾污染的江河。仅长江与黄河,每年承载输送的垃圾量就在一亿吨上下。估计全国每年可能有二、三十个北京的垃圾量,直接倾倒入江河。

这种情况的形成,政府是难辞其咎的。如果民意管道畅通,新闻不受限制,百姓有问政参政的权利,这种关係到人民切身利益的垃圾灾难,是不可能形成的。垃圾问题并不是一个像全球暖化那样的比较棘手的环境难题。可以这样说,所有的工业化国家,制度比较先进的国家,都没有这种垃圾危机。原因很简单,当危机刚露头,就会形成舆论压力,政府当局就会採取措施,因为它需要选票,而且还有司法监督的制裁。

当然我不是说民众就没有任何值得检讨之处了。在垃圾处理问题上,尤其暴露出中国人极为淡薄的社会公德。各家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自家门裏面收拾得乾乾净净、一尘不染;环境卫生、社区垃圾处理,不闻不问。

从技术上来说,解决垃圾问题不能只靠不断新建垃圾场。更重要的还是垃圾回收再利用,也就是垃圾前端减量。这就有赖于民众的个人参与了。

在美国、加拿大,每个家庭在垃圾装袋时,都要把纸张、瓶子、废电池、废机油、废旧金属、树枝、树叶等可循环、再利用的东西分开,以利于清洁工人装运。也就是说,这件事情不是由卫生部门来做,而是老百姓做的。

在欧洲,垃圾分类回收做得更好。我亲眼看见一个老人,提着一些玻璃瓶子,到街上的大垃圾箱裏头扔垃圾。他的手有问题,抬不起来,够不着扔瓶子的口,请我帮忙。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扔瓶子的口有两个。一个是扔透明的玻璃瓶,一个是扔深色的玻璃瓶。这可是真叫人开了眼。

原载《RFA》(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