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失败的哥本哈根会议

【1月22日讯】哥本哈根会议是一次空前盛大的国际环保会议,出席者将近五万。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无论是环境部长、非政府组织、记者、或者是环保运动者,刚开始抵达会议中心的时候,都是怀着乐观情绪的。因为这次会议毕竟标緻着多年工作的成果。聚集在媒体大厅中的人,还互相开玩笑说:“你能感到历史之手落在你的肩膀上了吗?”

但是,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情绪就变得越来越悲观。最后通过的决议没有任何约束力。有记者如此写道:“我被一种感觉所击中,整个事件原来就是浪费时间和产生了约12万吨的二氧化碳,但历史之手却无处可见。”

会议之前,各国诅咒发誓要在2050年达到的一个具体的减排目标,这个愿望破灭了。唯一达成的所谓“共识”,就是不把地球的温度升高两度。这是一个没有具体指标的空头目标,谁都不必为此承担任何具体的碳减排额度。所以绝大多数与会者都认为这次会议是彻底失败了。

环保组织和第三世界国家更是一片骂声,因为他们没有能力抵御气候灾难、海平面上升,又眼睁睁地看着一次救命的机会完全丧失了。

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第一的中国和第二的美国,遭到了国际社会的谴责。美国人无节制的浪费和消耗,已经持续了半个多世纪,并且把这种地球难以承受的生活方式传染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有人说,美国人早就被宠坏了、惯坏了。已经得了肥胖症的人,能不能少吃点儿?冬天在屋子里能不能穿稍微厚点儿?夏天能不能把冷气不要开那幺足?能不能儘量使用公共交通、或者开一辆省油的车?

中国则是另外一个问题。在老百姓还没有完全脱贫的情况下,居然碳排放量达到了世界第一。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就是由于政治制度不合理带来的有法不依、执法不严。人民没有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游行示威的自由等基本人权,不能对政府和企业进行有效的监督,以至于权权勾结、黑社会猖獗。在中国,污染企业肆无忌惮地排汙,连癌症村、癌症河都治理不了。成千上万地死人,都不在乎,又谈何控制二氧化碳?

如果中国的碳排放量跟美国一样,是由民众奢侈生活所造成的,那也算是到底是占了一头。有人说,中国的碳排放量世界第一,原因还包括中国成了世界的工厂。既然是世界工厂,那就是赚了世界的钱,这钱应该拿出一部分,改进技术设备,减少污染,降低碳排放呀。另外,这钱也应该大致公平地分给全体国民,而不能由极少数特权者独吞,造成极度的贫富差别呀。

据说,还没等到哥本哈根会议结束,中国就有一位御用的专家跳出来说,只要地球温度升高不超过三度,中国反而可以受益不少。网上有人评论说,那些养尊处优的大人物,是不用担心碳排放造成的任何恶果的。当纽约、上海被海水淹没时,那些人既可以从容逃跑,也可以厚颜无耻地卖出一套新的说法。不过,也许他们就活不到那个大灾难到来的时刻。或许只有当纽约、上海、东京、孟买、迈阿密都沉没后,一份具有法律约束的国际碳减排协议终于达成。到那个时候,温室气体已经造成了某些不可逆转的恶果。

在中国,人们对于大规模山洪、海啸、降雪、飓风、沙尘暴,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也许当人口总数锐减数亿之后,环保的意识才会深入人心。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