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孙小弟揭露核污染遭打压

【6月20日讯】孙小弟是甘肃迭部县七九二矿的职工。因为揭露骇人听闻的核污染,在国际上获得了最高奖—“无核未来奖”。但却遭到中共当局的长期迫害,甚至还遭到核污染受害者的孤立。这真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故事。

孙小弟所在的七九二矿是中国最大的铀矿。该矿的干部欺上瞒下。一面以资源枯竭为由,骗取国家批准,政策性关闭矿厂。一面却偷偷雇人,继续开採矿石和提炼铀产品。为了牟取暴利,这些干部置生态环境和民众健康于不顾,将近千万吨具有高强度放射性的设备,卖向全国各地。并把大量未经处理的核废料,直接倾入长江主干流,所形成的隐性连锁核污染,将长久地危及全国的生态环境,遗祸子孙。

当地的牛羊,喝了矿产倾泻的污水后,成群地死去。矿区及附近居民,死亡人数大幅上升。其中癌症致死的,约占一半。如此恐怖恶劣的核污染,每时每刻都在直接威胁着矿工们的生命。然而,政府拨发的搬迁安置费,却被厂方克扣,职工们有理无处讲。

在严密的新闻封锁下,七九二矿这一令人触目惊心的核污染鲜为外界所知。在七九二矿担任多过各种操作工,劳支援和仓库主任的孙小弟,为了保护生态环境,维护矿工权益,不屈不挠地多次进京反应情况。但孙小弟的呼吁,不仅没有得到当局的重视,他和家人反而受到迫害。

二OO五年春,孙小弟毅然向国际新闻媒体揭露了中国核污染扩散的内幕。当晚,他便被公安机关以秘密绑架的方式抓捕,非法监禁一百三十多天,完全失去音信。然后,被当地国保机关严密地监控,不允许与外界联络,更不允许接受海外媒体的採访。

二OO六年,孙小弟荣获全球最高的反核奖—“无核未来奖”,被誉为反核污染斗士。孙小弟获奖后,处境日宜艰难。当局对他的监控,搔扰和袭击,进一步加剧。除了我们所通常知道的,直接由专政机关出面,更多的迫害来于不明身份者。孙小弟家曾经在半夜遭到多次的突然袭击,全家窗户都被砸烂。

二OO七年春天,孙小弟到北京治病,至少两次被围殴。孙小弟大声质问:“你们凭什幺打我?”那些人答道:“你自己知道,以后少管闲事,少说废话。”

因为揭露核污染问题,孙小弟从一九八九年开始就被单位停发了工资,一家三口靠他妻子六百多块钱的退休金生活,日子过得十分的艰苦。他全家被外界孤立欺负,就连以前的工友,都对他加以期淩。孙小弟说:“我们现在是成了政治上的贱民,人见人怕,人见人躲,连鬼都不上门了。谁都来践踏我们,就是我所代表的工友,他们同样也践踏,觉得我背叛了他们的利益。”

此话怎讲?工友们只要钱,要赔偿,不要提核污染,不要维护自己的公民权益。污染多严重,死了多少人,这跟他们没关係。孙小弟坚持揭露和维权,就和他们的眼前的现实的利益发生了冲突。因此,他们也不能接受他。这真是悲剧中的悲剧。

社会的一般思想就是统治阶级的思想,社会的一般道德也就是统治阶级的道德。统治者希望我们都成为一个一个孤立的个人。因此那些为大家,甚至为民族抗争请命的人物,就会遭到官方和民间的双面围剿。

孙小弟的女儿,孙海燕,也无辜受害。她说:“他们只要一有迫害我们的机会,就不会放过的。就是我爸爸代表他们利益上访的那些人,只要有机会,也要欺负欺负我们。”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