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对于东平湖大量死鱼的自然法判决

7月初,很多中文网站上都出现了一条大新闻:《南水北调毒死山东湖鱼 渔民全破产》,披露南水北调工程山东东平八里湾站将大量污水放入东平湖,导致东平县银山镇顾庞村养殖区105户渔民无辜受灾,养殖鱼类几乎死绝,共计损失约五千万。渔民破产跪哭,欲上访维权却遭约六十警察蹲守监控堵截,至今已20天,村民求告无门,纷纷痛骂共产党。

一位姓顾的养鱼户说:「6月2号南水北调一放水,第二天就有死鱼。通过运河从江苏南方过来的水很不好,有很大一片黑水,这一片黑水流到哪里,哪里鱼就死,污水流到湖里就开始死鱼。死鱼的时间一直到8号左右,有一百多户渔民死鱼,我损失了二十多万。就是南水北调朝北放水造成的,渔民损失最多的有五十万,最少的也有十几万,一共损失有几千万。养鱼户积攒了一二十年,积攒了这些家底,死了鱼,心疼得慌,6月10号左右,妇女们就在东平湖边上跪着哭。」

接下来,就是在中国司空见惯的故事了:村民们去镇政府讨说法,无人理睬。就打算带着被子去省政府上访,却被镇政府截了回来。紧接着警察来了,抓村民代表,有的跑了有的被抓了。然后警察封锁,村庄两头一边十多辆警车把守,昼夜包围。被抓的人,每人给5千就放,不给钱关着……等等。

为什幺要抓这些已经破了产的人呢?东平县委宣传部一位姓陈的主任解释,「6月11号,一百多户村民冲击银山党委政府,破坏了镇政府的大门,一名政府工作人员被打伤,政府大楼被村民塞满死鱼,村民甚至还将死鱼扔在政府工作人员宿舍楼的床铺上。当地警方已经依法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暂时还没有出来。」村民承认砸大门、扔死鱼,因为他们紧闭大门,不允许村民进去。主人要吩咐僕人办事,僕人居然胆敢把门关起来,主人一怒之下破门而入,僕人怎幺就能把主人抓起来呢!看来事实没有出入,但主僕关係完全颠倒了,完全无理可讲了。既然不讲理了,往床上扔几条死鱼实在不算过分,扔得好!

至于大量死鱼的原因,则出现了根本性分歧。养殖户们说是南水北调工程大量排放污水,把鱼毒死了。但县委宣传部的陈主任说是鱼养得过多,他介绍说:「事情出来后,我们省水产局组织专家组调查了死鱼原因。一、顾庞村养殖区养殖密度过大,达到科学养殖的8—9倍。往年密度没有这幺大,所以没出现大规模死鱼。二、经专家调查,6月初东平湖内类似浒苔的水草进入死亡季节,水草死亡后开始腐败,湖区又连续3天颳起了东南风,将水草吹到了顾庞村养殖区。水草腐败导致鱼类缺氧死亡。」

——这两造的说词摆在一起,就令外人难以判断了。虽然我同情破产的养殖户,直觉上认为是南水北调惹的祸,但党政部门请来的专家组讲的也是一番道理。养殖密度过大再加上水草腐烂确实也能造成大量死鱼。但是,儘管如此,我也完全支持受害的村民。因为这种「各执一端」的状况,也是当局造成的。在一个新闻自由的国家,会有许多记者介入,给我们提供各种自由资讯。如果允许媒体自由採访,平衡报导,允许各方在电视台上公开讨论,真相是不难发现的。在一个法制社会,会有中立的司法部门介入,如果允许进行客观公正的调查,允许在法庭上公开辩论,正义也不难恢复。也许我们应该形成一条共识或者一条当代「自然法」:在一党专制的社会里,不要相信当局者的任何一句话。因为,同样是说谎,民众将受到当政者严酷的无休无止的报复,而他们说谎,却从来不受惩罚。

--《自由亚洲电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