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对比美中两国应对污染问题方式

【12月2日讯】据美国媒体报导,最近美国有两个人,可能是因为吃了受大肠桿菌污染的牛肉以后死亡;另外有28个人送医。为此,美国卫生当局紧急回收美国东海岸总共八个州的54万吨牛肉。

美国自从1994年发生大肠桿菌感染导致4名儿童死亡后,就严禁出售感染大肠桿菌的牛肉。只是安检机构漏洞百出,最近三年已经发生了16次牛肉染菌风波。还有一位舞蹈老师吃了之后,下肢瘫痪。《纽约时报》甚至说,在美国吃汉堡包和赌命没什幺两样。

2007年,一位母亲在超市买了牛肉回家做汉堡包。牛肉被大肠桿菌感染了,小女儿染上浓血尿毒综合症,影响到肾功能。

大肠桿菌是从哪儿来的呢?专家们怀疑是牛喝下了含有大肠桿菌的水,间接透过食物进入了人体。

看了这些报导,心里就有些忿忿不平。到底是美国人的命值钱,我们中国人死几个算啥?媒体更不会大炒特炒,让政府下令回收54万吨牛肉,那就更是连做梦都不敢想了。别说54万吨,就是54万斤也不可能。

让我来说说咱们中国的大肠桿菌污染。一个最简单而又权威的数字,中国有7亿人喝大肠桿菌超标的饮水。报纸、电台从不报导,风平浪静。在中国大肠桿菌超标能到一种什幺程度呢?说起来,地球人都不相信。超标几十倍、几百倍是常事,不足为奇。

举一个骇人听闻的数字,某地井水大肠桿菌超标7600倍。7600倍,让人怀疑那井水是不是都变稠了。我说的某地就是淮河流域。淮河的水污染极其严重,因汙染死亡人数字不清楚,政府保密,也没有人敢私自统计。我们只知道沿淮地区由水污染引起的癌症发病率比全国平均发病率高出10倍以上。

淮河有一条支流叫奎河,其水污染五毒俱全,也就是最厉害的五种毒物:氰、汞、铬、砷、酚都有,而且浓度极高。如工业废水中挥发性酚的最高容许排放浓度为每升0.5毫克,而奎河的最高含酚量已达到了每升759毫克,超标1500倍。

被奎河污染的安徽省宿县,民众所患癌症有食道癌、肝癌、胃癌、肺癌、血癌、肠癌、子宫癌、膀胱癌等等,可谓品种齐全。宿县受害最深的乡村80年代初期癌症死亡率高达十万分之一千六百三十,比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全球癌症平均死亡率高出160到200倍。九十年代中期,範围已扩大到相邻的灵璧、泗县的数十个村庄。灵璧县少程村年均癌症死亡率竟达到十万分之五千,是世界癌症平均死亡率的约500倍。

而黑河从发源地直到注入淮河的百分之百的河段,水质全部列于五类,沿岸人均死亡率和恶性肿瘤发病率均大大地高于正常人群。每三个成年人就有两个肝肿大,每十个儿童就有九个肝不正常。

现在又过去十来年了,淮河污染依旧。但详细的报导反而看不见了。言论控制越加严厉,媒体自律更为自觉,死多少人更是不能触及的敏感话题。如果能像美国牛肉这样在媒体上炒一炒,那淮河人民就有福了,全中国人民就有福了。

不是中国人的命不值钱,而是在那些有权、有钱、有势的人眼里,百姓的命不值钱。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