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农民的清单:年收入7千教育支出6千

【3月9日讯】中国大陆的大专院校学费逐年飙涨,贫困家庭孩子读不起大学开始成为社会问题。「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这是在农村随处可见的一条标语。然而,日益高昂的教育成本,正使一些农村孩子上不起学或面临辍学的境地,在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因教致贫」的现象。

中国各大学都有一批来自各地的贫困生,比例佔全校学生一成到三成,个别学校还有到近五成,中国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去年曾垣承,中国在校贫困生约有240万人左右。

中国自1989年起实行大学收费制度后学费逐渐增长,实质性的增长则自1995年起,高校收费被形容为「井喷」。据了解,目前的中国大学学费约在5000元到10000元不等,比起1989年增加了25至50倍,而城镇居民人均年收入只增长了4倍。

农民的清单

据华西都市报报导,安徽省濉溪县一名普通农民王传永2004年的「收支清单」写着,8亩地种一季小麦、一季黄豆,扣除买化肥、农药的费用和一家人的口粮,一年现金收入4100多元人民币,农闲打工赚回3000多元,3个孩子教育支出6000元,电费和其他生活开支1千元。

王传永一个念高中的女儿和两个读中学(初中)的儿子,年教育支出达6000元,佔全年收入7000元的近86%,这对王传永来说显得很沉重。这笔庞大的开销使已经增收的他也只能勉强维持家里的收支平衡。

这份「收支清单」深刻反映了农民的教育负担何其之重,沉重的教育负担时时威胁着这个农民家庭,随时都有重新坠入贫苦的危险。

吉林省农调队的一份调查显示,全省2003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长7%,而农村人均教育消费支出则增长25.8%。农村家庭子女教育费用支出成为家庭的最大支出,教育开支正日渐成为农民生活中的「不能承受之重」。

寡母卖肾筹学费

张溪的父亲患病多年,花光了家中的钱。从小学到高中,张溪没买过一本课外练习册,在外没补过一次课,没坐过一次公交车,高中时,她每天要走10多站地上下学。张溪上高二那年,爸爸去世了,母女俩仅靠每月200多元的低保金生活。

张溪去年以615分的成绩考入中央民族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张溪和母亲抱在一起以泪洗面。因为8000多元的学费对这个贫穷的家庭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陷入困境之中的母亲,在万般无奈的情形下决定瞒着女儿卖肾筹学费。张溪的母亲蹲坐在医院门前,前面放着一张「卖肾告示」,告示上的「为女求学愿卖肾!」这行字感动了不少路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