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民比城镇居民负担更昂贵医疗费

【10月20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採访报导)在中国,生活在农村的农民不仅不能享受与城镇居民一样的医疗服务,反而要负担比城镇居民更加昂贵的医疗费用。

总部设在香港的《财经文摘》近日登载的文章说,目前,中国的医疗体系亲权爱富,造成普通民众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

文章举例说,刘继文是中国中部地区一个偏僻乡村的农民,患病5年。他所在的乡里只有一所破旧的卫生院,这所卫生院离他的住处步行需要五个小时,那里没有医技良好的医生和基本的治疗设备,差不多快倒闭了。

刘继文不得不经常去城里看病,但城里的治疗费用高昂,有时候还没有进入实质的治疗阶段,医院就会将一些昂贵的检查设备使用到他身上,一次性掏光他的钱袋。

报导说,中国超过两万人口的乡镇,基本上只配备了一所规模极小、水平低劣的卫生院,如果需要看病,就要从四面八方向乡镇中心彙集,因为在乡村,连普通的诊所也没有。改革初期的赤脚医生巡诊已不复存在,这导致农民无法就近就医。

谈到中国农民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现在美国马里兰州的金福生医生表示–

金福生:「农村的医疗问题还是要走赤脚医生的道路,也可以不叫“赤脚医生”。有很多高中生没有考上大学,他们可以经过一定的培训,位置还是在农村。如果不这样,那农民怎幺可以得到止痛片和抗菌素呢?不可能。首先要建立队伍。」

在分析造成中国农村医疗资源匮乏的原因时,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退休研究员庞玉斌说—

庞玉斌:「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不是一个医生、一个地方的问题,是整个社会体制的问题。改革开放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这一部分人是谁呢?是有权有势的、有手段的。

那幺穷苦的农民越往西部去,基本上是刚才讲的状况。这个问题的根本原因是社会不公造成的。而且贫富悬殊在全世界来讲,中国可能是最严重的。少数人很快就富起来了,他的医疗问题也可以得到很好的解决,能够找到很好的医生。那幺穷人就没办法了。」

庞玉斌认为,目前,「赤脚医生」制度不可能在中国恢复。

庞玉斌:「赤脚医生我也见过,水平不高。那时候是吃大锅饭,不是一切向钱看。他的待遇也是非常微薄的。技术也不行,但是总比没有好。

可是现在大家一切向钱看。到外面、到城里都可以赚到很多钱,我想没有人愿意当赤脚医生了。那种赤脚医生还得有一点公德心,要去帮助别人。目前中国的情况是道德下滑,人人向钱看。」

海外《多维》新闻网的消息说,在中国除了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医疗纠纷的增多和解决机制不畅也使医患关係迅速恶化。

目前中国社会上流传着这样一则短信:“医生见死不救,草菅人命,越来越像杀手;杀手出手麻利,不留后患,越来越像医生。”

庞玉斌医生认为,中国的司法不公和腐败使得很多医疗纠纷案的受害者得不到应有的赔偿,从而加剧了矛盾。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