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民的土地权益得不到保护

【7月4日讯】(美国之音记者燕青报导)中国国土资源部表示,过去七年来,中国的耕地面积急剧减少了670万公顷。尽管北京政府声称要大力整顿土地市场,但是观察人士指出,农民的土地权益并没有因此而得到保护。过去20年来,由于工业化和其他非农业项目的发展,中国有大约四千万农民失去了过去赖以生存的耕地。就全国範围来说,过去五年来,粮食产量一直下跌,去年的总产量只有四亿三千一百万吨,比危险指标四亿五千万吨还少。世界粮食价格上涨、加上国内生产下降,使得主要粮食作物,比如说大米和小麦,自从去年10月以来,价格都有大幅度上涨。

中国政府各阶层似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假如粮食供给出现问题,再加上农业就业问题日益严重,那幺很多政府官员的位子可能就保不住了。中国第十届人大常委会秘书长盛华仁在人大会议上表示,那些失去土地、被迫搬迁的农民,应该得到合理的经济补偿。他同时说,除了经济补偿之外,还应该帮助这些农民找到新的生活出路。

*严打乱佔农田的行为*

最近,中国政府对乱佔农田的行为,下令严打。据报导,光是今年上半年,政府就抓获了四万六千多个乱佔农田的案例。其中福建省政府关闭了近200个佔用农田的开发区。在西北部的青海省,有两个开发区也被下令减小面积。中国政府希望今年内,耕地面积能够增加一亿公顷,同时希望粮食产量达到预期的四亿五千五百万吨。

*忽冷忽热地整顿不解决问题*

但是,德克萨斯农工大学的经济学教授田国强指出,中国政府这种忽冷忽热的整顿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耕地减少的问题。他说:“最近看到一些报导好像是在做,但总是风声来了,过一段时间又过去了。中国应该出台一种比较长期性的政策或者说法律,而不是短时间内,领导跟你讲一句话,上面来查一查,然后过一段时间就又放开了。”

田国强认为,中国耕地持续减少其实是制度性弊端:“如果说中国长期的国策是要农业自主化,那幺就应该非常严格的禁止农田被佔用。但是实际上,这在许多地方都是执行不力的,并且这是存在最大‘猫匿’的地方。有关係的人能够向当地政府批到土地,然后转手以非常高的价格(卖出去),进行房地产开发。”

田国强指出,大批农田被佔用的后果十分严重,直接影响到中国的粮食生产和农民的就业问题。有的地方人均耕地不到0.8亩,情况已经到了危险的地步。他说,增加土地的转让和流通、最终实现土地私有化,对农村经济的发展势在必行:“我觉得三农问题实际上是中国最大的问题。那幺当然,最近一届的新政府上台以后对农业比较注意吧,比如说把农业特产税、以及农业税今后可以免掉,这个观点实际上是在五、六年前就在呼吁的一个观点。这只是在短期内能够减缓农民的负担。但是长期的话,最终是一个土地的归属问题。”

[当代中国研究]杂誌的主编程晓农过去就职于中国国家体制改革委员会。程晓农指出,在农业问题上,中国政府从来都是敷衍应付,并不真正重视。:“基本上可以这样讲,几十年来,中国的农村政策是说的多、做的少,雷声大、雨点小。可以讲,各种考虑农民利益的话都说过了,但是所有这些东西都做不到,然而政府从来不检讨为什幺做不到。”

*政府根本不许农民说话*

程晓农认为,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中国农民没有自己的代言人。他们失去土地、失去生计,但从来都是求告无门。他说:“政府根本不许农民说话,哪还有什幺农民问题呢?!农民有意见,不许说话,谁要提意见,把他抓起来,这是第一。第二,政府控制媒体,不许在媒体上报导政府不喜欢的东西。大量的农村问题,只能由官方的学者、御用学者写一些不着痛痒的文章,然后提一些不着痛痒的意见,那些意见永远得不到重视,政府也不打算採纳,只是说了以后,那出来,表示说中国还有人在讨论农村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