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血案 歹徒喝令 妳可以靠近看清楚点

【6月26日讯】〔自由时报记者庄荣宏26日台北─上海越洋电话採访〕「没关係,我的脸让妳看没关係,反正只要一离开上海,公安就休想抓到我们,来,再靠近一点,看清楚点。」

 两名歹徒,为首者有恃无恐地,对姜姓女二房东这幺说着,但姜女将脸别开。

 台商宋钰一家三口灭门血案,两名歹徒犯案的行径猖狂,据了解,歹徒杀害宋钰一家三口之后,再杀伤何姓男工,何某装死,歹徒再逼姜女打开保险柜,令她取出里头的白金钻錶,姜女不从,告诉歹徒:「我把东西拿给你,你一定会杀掉我,你答应不杀我,我才开保险柜拿给你,这条钻錶值一、两万(人民币)的。」

 姜女和歹徒周旋着,这时距歹徒侵入屋内已有好几个钟头了。

台商宋钰灭门血案的活口─姜女,昨晚获释自由,向朋友叙述这段惊魂经过。

  姜女说,案发前一晚,有几位朋友来找宋钰聊天、小酌,她也参加,大伙共喝了一瓶红酒、四瓶啤酒,后来陆续散去,宋钰一家三口睡二楼,姜女睡二楼另一房,何姓男工睡一楼。

 夜里,姜女突然被宋钰女儿「小丸子」(暱称)的闷哭声吵醒,听声音,好像受到伤害,姜女起床探视,见到「小丸子」躺在一、二楼之间的楼梯平台处,胸部满是鲜血,姜女说她吓一跳,想抱女孩送医,歹徒却现身拿刀挟持她,说要劫财,此时,一楼的男工也被吵醒起床,另一名歹徒上前挥砍一刀,男工应声倒地。

  姜女说,两名歹徒先搜刮她的皮包,取走一百多元人民币,再搜走宋钰皮包内的一千多元,但仍不满意,表示这点钱不够他跑路,要姜女拿钱出来,否则杀她性命。

  姜女自忖,一交出财物,可能马上没命,就央求歹徒保证不杀她,她愿意拿出保险柜内的白金钻錶,但歹徒不肯保证,两人就讨价还价,歹徒有些烦,下令另一歹徒「去楼下,把那个男主人的尸体抬上来给她瞧瞧,不听话就是这个下场!」另一歹徒领命就下楼去,不一会儿回报,尸体太重,一个人抬不动,这才作罢。

  姜女说,两名歹徒都未蒙面,她不敢正眼瞧,怕惹来灭口之祸,这点歹徒也注意到了,竟然令她靠近面前看个清楚,姜女不得已,只好照办;因为如此,所以后来公安拿歹徒的照片给她指认时,姜女一下就认出来。

  姜女说,歹徒发现男工在动,知道他还未死,就下令另一歹徒再补几刀,补第一刀之后,姜女就劝道「他已经不能反抗了,你何必再费力气?」歹徒才停手。

  后来,歹徒威胁,再不取出钻錶,就要反锁屋子,纵火烧死姜女,说着就动手搬出瓦斯筒,姜女怕他真这幺干,终于打开保险柜交出钻錶,并说「天快亮了,你们快走吧」,不料歹徒一点都不急,还说「没关係,咱们耗到晚上都可以」;最后,歹徒取用丝袜綑绑姜女、男工,并拿走姜女的车钥匙,开走姜女的吉普车,临去前还割断电话线,反锁屋门。

  姜女又表示,男工先挣脱綑绑,再帮她鬆绑,两人向邻居求助,才能向公安报案。

  据了解,宋钰睡二楼,却陈尸楼下,当姜女看到宋钰的尸体时,歹徒曾说「我用刀抵住他,但他反抗,我就杀了」;研判宋钰在睡梦中受制,但他直觉反抗,故被歹徒追杀到楼下而毙命。另一歹徒则同时对付宋妻林蕙君及女儿,林蕙君被杀死在二楼,「小丸子」往外逃,但被一刀刺进肩胛骨,重伤不支倒地死在一、二楼之间的楼梯平台处。

  据悉,姜女和宋钰一家相处不错,得知宋钰要搬家,姜女还自动将月租从两千一百元减至一千八百元,但宋钰并未改变念头。至于宋钰,其遗体自颈部以下被白布覆盖住,只能看见头、颈,可以明显看见下巴、脸颊都有外伤,格斗之说法,似属可信。

  姜女的说法,说明歹徒为何在现场逗留长久时间,但未解释歹徒为何放她和男工活口,或许只能说歹徒太有逃亡的把握,根本不在乎会被指认,又或者是因姜女和男工都未抵抗,才获一线生机,真相如何,恐怕仍待再拼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