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怀恩》 老彭看世界—UBI「没做事,能领钱-」

彭怀恩》 老彭看世界—UBI「没做事,能领钱?」

数位革命对社会产生高速冲击,图为示意图。(图/翻摄自freepik.com)

作者/彭怀恩

我在7月8日「台湾青年外漂」民调记者会中,分析外漂原因在于台湾低薪!因此建议政府採用UBI(无条件基本收入)政策,提供台湾青年每月一万元,帮助下一代脱贫。

在场的一位经济学家很礼貌的质疑:「钱从哪裏来?」

我当时回应:「我承认这是"激进方案"(radical proposal),目的是希望国人共同思考这政策的可行性!」

UBI的英文是(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也有人用「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它的定义是:

「全民基本收入是一种定期(例如每月)、定额的现金给付,以个人而非家庭为对象,发给一国所有合法居民,无需审查有多少资产,亦不强制工作。」

听起来很荒谬对不对?坦诚的说,我第一次听到也觉得很乌托邦,不知道是来自哪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学者的奇想。

但是这两年,我只要读到有关数位革命对社会的冲击,UBI都从内文中跳出来,而那些作者都是世界顶尖的学者、专家,迫使我开始正视这项具未来性,且具人道主义的建议(参见提姆.欧莱礼《未来地图》)

全民基本收入这概念早在1795年就由汤玛斯.潘恩(Thomas Paine)提出,近代诺贝尔经济学家傅利曼于1962年出版的书中,主张负所得税,以保障每个人最低收入。自此,从1980年代欧美愈来愈多的公共论坛出现这问题的讨论。

UBI甚至成为加拿大的安大略省,芬兰和荷兰等国家的政策实验,2016年瑞士,还对此进行历史上首次以全民基本收入为题的修宪公投(但没通过!)。

针对全民基本收入最好的介绍,是帕雷斯和范德波特(Philppe Van Parijs and Yannick Vanderborght)所写的《基本收入》(Basic Income : A Radical Proposal for a Free Society and a Sane Economy, 2017),有非常完整的讨论,包括为什幺要有全民基本收入?道德上有理吗?经济上可长久持续吗?政治上可实现吗?等等问题的辩论。

黄文雄为这本书中译本作推荐序写道:「这股热潮到南韩、日本、流到澳洲,但(台湾)除了UBI Taiwan的一群年轻人以外,主流社会似乎全然无觉。」

为什幺我要在此时呼吁「基本收入」?

理由很简单,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浪潮下,资本家可能会用100个24小时工作的机器人,取代300位劳工!

请问:我们应不应对这些大老闆课「机器人税」,提供基本收入给那些非自愿失业的劳工?

再就台湾的情况来说,很多大企业集团是「台湾接单,海外生产」,结果是资本家赚全球化的钱,但年轻人却领不到30K的薪水!

难道不应考虑透过「重分配」的富人税,来减少社会不平等?

我一向不主张太激进的政治经济改革,所以建议或可先从实验性的方式推动UBI。例如对18到30岁的年轻人,提供每月现金补助!这方案当然必须透过审议民主方式决定,涵盖年龄、数额及排富条款等问题。

作者简介

彭怀恩,现任世新大学新闻系兼任客座教授,曾任世新大学新闻系主任、新闻传播学院院长,及中国时报主笔、时报杂誌总编辑。

李天铎军事论坛》民进党真的不懂国防? 富阳话中东》非盟高峰会剑锋何所指? 梁东屏@东南亚》避中美贸易战,厂商到东南亚洗产地 李天铎军事论坛》死了一位年轻、优秀警察之后? 富阳话中东》古都败选!政权欲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