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怀恩》老彭看世界—银光经济来了

彭怀恩》老彭看世界—银光经济来了

银髪族将扮演新世代的消费主力。(图/翻摄自freepik.com)

作者/彭怀恩

7月22日,我前往非凡电视台,预录「以房养老与安养信託」的节目。那天,我穿夏季西装,打着凡赛斯的领带,脚上是英国花色的袜子。用符号学来说,我希望传达银髪族将扮演新世代的消费主力。

麻省理工学院(MIT)年龄实验室创办人及主持人柯佛林(Joseph F. Coughlin)在《银光经济》(The Longevity Economy, 2018)序言中说:

「今日全球多数国家即将迎接人类史上最大的长寿收割潮。….相关影响舖天盖地而来,银髪人口将带来史上最深远的改变。全球每一个高收入国家首当其冲,就连多数中低收入国家也同样受到影响。」

「全世界的头髪都在变白,到2030年,全球65岁以上人口将达到10亿,每年消费15兆美元(约新台币458兆元)。台湾正式进入高龄社会,老年人口超330万,每年商机500亿台币。因此,我们可以断言:银光经济来了! 」

银光经济最令人讶异的地方,是这概念早在1/4世纪前就被提出,但根据《经济学人》智库发现,仅有31%的企业将全球老化纳入行销计画。波士顿顾问公司则指出,不到15%的企业有任何与银髮族相关的商业策略。「49岁」依旧是许多行销人员实际上不去跨越的界限。

难道是银髮族都是日本社会学家藤田孝典在2015年的着作《下流老人》?答案当然不是。

相反的,欧美婴儿潮世代(1946-1964年出生)被视为是有史以来最富足一代。在日本,根据2016年内阁府调查60岁以上的男女,认为家庭经济余裕,完全不用担心的比例15%,不甚寛裕,但也不过分担心49.6%,没有宽裕,需要担心26.8%,经济拮据,非常担心5.8%。这些数据都是呈现银光经济的潜在实力。

那幺,为什幺企业不将行销的重心转银髮族身上?

答案很简单,因为广告行销的製作团队是年轻人,他们根本不了解银髮族的心理。

尼尔森(Nielsen)的一项对60国30,000老年人的民调显示:超过一半的银髮族表示「没有反映年长消费者需求的广告」。即使出现有老年人的广告(主要来自药厂与退休产业),银髮族观众一致认为那些广告上的老年人不讨喜,呈现负面刻板印象。

至于商业产品上,许多企业更犯下严重的错误,爱标示银髮族适用,就难逃滞销命运。因为现代社会始终存在对老人的「年龄歧视」(ageism),要年纪大的消费者,拿着这些标明高龄符号的商品去结帐,不是很愉快的事!

日本知名的商业评论家坂口孝则在《未来的赚钱方式》(2019)书中,重新思考如何掌握战后婴儿潮的商机。他说:

「请不要把银髮族想成高龄或老人家,应该视他们为全新消费阶层的诞生。换句话说,这群人其实还能工作,体力和脑力都没有问题,只是因为退休了,所以有更多时间来消费。」

在《银光经济》中,柯佛林提出了55个案例,开拓银髮族产业的新蓝海,有心于这块快速成长的未开发领域的读者,可以好好研究一下,找到未来赚钱的商机!

作者简介

彭怀恩,现任世新大学新闻系兼任客座教授,曾任世新大学新闻系主任、新闻传播学院院长,及中国时报主笔、时报杂誌总编辑。

富阳话中东》与自由女神同框,她快乐,我忧心 梁东屏@东南亚》杜特蒂坚持用自己的方法扫毒 彭怀恩》老彭看世界—投资无形资产 周阳山》金厦同城化的德波经验 穹宇涉猎》贝尔法斯特的启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