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怀真谈创新-在理性感性互换之间找创新

彭怀真谈创新/在理性感性互换之间找创新

6月22日我应邀到暨南大学担任「非营利组织的理性vs.感性」研讨会的主题演讲人,也主持了下午的研讨。我回顾了自己如何以十二个「理」---理念驱使、理想建制、理论架构、理性组织、理智安排、理事与协会、基金会原理、遵政府法理、董事会治理、CEO管理、环境的处理然后发展是道理,实践五个「L」---更懂得爱(Love)、更好的生活(Living)、更有效的学习(Learn)、更大的贡献(Legacy),整体的目标是拥有更棒的生命(Life)。《非营利组织:12理》是我2014年出版书籍的名字,5L俱乐部则是1999年至今每周日在中广主持节目的名称,都是冲满感性与理性的产物。

当天也聆听了好几位实际经营非营利组织的同道分享各自的经验,收穫满满。许多负责人和执行长都叙说自己在理性与感性之中的挣扎,都设法为服务的对象拼出更好的照顾环境。负责人一方面需要有足够的理性去管理,更需要有强烈的感性支撑对理想使命的热情。我担任理事长的中华民国幸福家庭促进协会还不算大的,有些基金会一年的预算上亿,聘僱的人数远多于本会的六十几人,各管理者的财务压力更大,面对的不确定性更高。然而,各种因应情势的创新做法因而陆续出现。

创新,有时就在自己身上,就在理性与感性之间。坚持或习惯于理性的人,如果能朝着感性有些努力,或许就呈现创新做法。例如原本处处数字管理、处处都用KPI(关键绩效指标),若能感性些,调整更重视人、人性、人权,会出现一些新的尝试。例如当天我主持关于长照服务座谈时,两边都是严谨周密的医生。他们近年来愈来愈感性,朝着重视案主差异性的社工来走,也就使服务的成果愈来愈好。我属于B型双鱼座,特别感性,常在与苦难案主的互动中备受感动也获得勇气,近十几年来却愈来愈理性,努力扮演管理和治理的角色。因此,持续推出创新的服务,并且以更好的绩效赢得更多的机会。

这几个月社工界最热门的话题是「建构社会安全网」,我五月到卫生福利部参加心理健康谘议委员会针对此议题表达意见,六月二十日台中市政府多位主管请我去商讨。感性的我从一件件悲剧之中体会到如果有缜密的社会安全网也许某些悲剧就不至于发生,政府与非营利组织应该以更强烈的动能去遏止不幸。然而理性的我知道:必须从制度面就审慎建立,尤其是对于服务人力的招募甄选教育训练薪资服务升迁调度等,都充分考虑并有效落实。

发薪水、督导考核等,当然是理性的考验,毫无浪漫色彩。然而可以用温柔的感性善待工作伙伴,使对方感受到充分的尊重,然后一起提高服务的品质。在座谈时,有位负责居家服务的执行长就分享他们机构的居服员流动率极低,因为处处有感性的人事设计,包括提供居服员美容美髮的服务。小小的创新,提高工作伙伴的向心力,无论政府的政策怎幺变,依然能生存发展。

「道不孤,必有邻」在身体疲惫中从埔里开车回家,心里却有满满的能量。能量使我继续感性投入,这比理性的盘算更珍贵。​

彭怀真谈创新/在理性感性互换之间找创新彭怀真看更多作者的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