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暴力拆迁 八旬老人哭诉单位无情警旁观

【5月15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丁小採访报导)西安国有企业职工家属院受到数百携带凶器的拆迁人员破坏,有居民被打伤,其后数十户居民连续三天堵路抗议,遭警察驱散。居民星期一向本台哭诉经历。

西安咸宁东路34 号院,陕西第八建筑工程公司(简称:陕建八)职工家属院的四十多户人家5月5日凌晨五点多,经历了一场暴力拆迁,仍有人居住的房屋被拆掉墙及打烂了门窗,近十人被打伤。然而警察对事件袖手旁观,维权代表、八十岁的退休工人杨淮星期一向本台讲述事件时,忍不住哭起来—

杨淮:「把我们院子砸的,我现在住的房子都给砸的!5号五点天刚亮来了三、四百人,拿着棍棒、钳子、锤子、猎枪、砍刀啥都有。进来是八公司啊!陕建八公司呀!列队呀!他们有四个连的人进来砸的呀!人家扬言还要砸呢,我们现在等死呀!他们来了以后,我们打110,人家不来嘛!我们女同志特为跑到派出所,甚至给他们下跪,求他们派人来,他们都不来呀!最后勉强来了三个人,看见那帮黑社会,就大摇大摆地走了,他们是不闻不问呀!就是说领导和司法机关勾结起来,是黑社会的保护伞。」

事发当天起,数十居民打着横幅,堵住了咸宁东路,直到第四天遭警察驱散,另一位维权代表退休工人吴女士说—

吴女士:「堵路我们是没办法的情况下自救的方法,到了5月8号早上九点钟给我们冲散的,直到现在他们都不谈,一句话还是按原来的方案。而且现在他们还给外面散播谣言给我们两套房子还不要,还要几十万。」

记者致电居民指参与了行动的陕建八人员严志刚,他辩称当晚只是拆除已搬走人家的门窗,的确有携带武器,但是用来打狗的—

严志刚:「没有强制拆迁,拆迁办下达的指令,搬走的人、空房才把门窗砸掉,别的没动。」

记者:「有人被打伤的情况吗?」

严志刚:「那天人多,我不知道,也不敢说有,也不敢说没有,基本上没有发生大的冲突。」

记者:「居民说这些人是带着砍刀等武器的,是幺?」

严志刚:「看到是带了,我明确告诉你,是带了两把,因为院子里有两条狗,防止狗伤人,随时準备砍狗。」

记者:「为什幺选择凌晨,不白天做呢?

严志刚:「这是拆迁办安排的。」

记者星期一致电当地管区的韩森寨派出所,警员称对具体事件不知情,但如果是政府行为的拆迁他们也不便干预—

记者:「如果在强拆过程中民众受到威胁,你们会介入幺?

派出所:「那要看什幺情况,如果是政府行为,你公安局可能去介入幺?」

面积近五十亩的咸宁东路34号院05年被卖给了西安卫星测控中心。一百多户人家现还剩下四十多户不愿搬走。

带领拆迁活动的陕建八公司保卫科科长张良凯说,不肯搬走的钉子户是为了钱财无理取闹—

张良凯:「因为这是公司的福利房,单位还给拆迁户补助,还给他们安置,像搬家费,过渡费呀!公司在这方面说实话也是人性化的安置。他们这些人认为卫星测控中心给每家每户三十万,他们要这个钱的,等这个钱,不为别的。非法组织挂标语呀!堵路啊!闹这个事情。」

而居民称公司所谓的安置计划根本没有凭据,同时对买方给予的拆迁赔偿款更是只字不提,维权代表王先生说—

王先生:「我们要知情权,我们有权知道。而且他的安置方案是画饼充饥,是个圈套,因为他根本没有手续,而且这房子还没有盖,如果有的话,已经两年了你应该盖得差不多了,现在连动都没动。而且他给我们说的集资房,我们提出的是拆迁安置,不是单位集资建房的问题。」

拆迁人员这次的行动为居民们带来很大的心理伤害,有几户人家因为惊恐而搬走了,但多数的居民还是每天轮流看守,等待着拆迁队的再次袭击。杨淮老人哭着说,因为他们除了生命以外,一无所有了—

杨淮:「他要是再来就是把我们整个生活拆掉了,我们啥都不要了,对我们来讲我们啥也没有,只有生命和鲜血,除了这以外我们没有办法。」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