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不是保险公司,别只想花钱消灾了事

政府不是保险公司,别只想花钱消灾了事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政府不是保险公司 别只花钱消灾了事

八仙尘爆一案,行政院长週二定调为「重大危难」,準备动用第二预备金75亿;健保署也在同一时间宣布医疗费用代垫三个月。看着名嘴们一一上电视大骂政府第二预备金太晚发放,连主持人都说得慷慨激昂,言下之意,这些都是民众纳税的钱,你有甚幺好犹豫的?

我的确无法得知政府的犹豫是因为颟顸无能或是谨慎小心,但是身为一个纳税人,看到政府随着舆论摇摆失去判断的準则,只为了不要再被「修理」而跟着理盲滥情,完全忽略该发挥的功能,这才是真正的「国难」临头。

首先,重大危难的定义模糊不清,亦无统一认定标準,不仅无法杜绝人治认定的疑虑,更容易被归咎于政治操作而无法就事论事。此次是能究责的重大意外事件,与地震、风灾不能等同视之。粉尘爆炸就跟舞台鹰架倒塌、烟火发放失败导致的灾难一样,是「活动意外事故」,这些后续的赔偿、诉讼都是冤有头债有主,如果法官认定政府监督也有疏失,那幺可一併求偿。这次粉尘爆炸事件超乎多数人的生命经验,且烧烫伤也远比一般受伤的复原之路更漫长痛苦,整体社会处于惊恐伤痛之中的情绪,更需要政府稳定民心、发展关键政策,因为政府能握有的资源、能发挥的功能,都是「钱」解决不了的关键大事!

来自四处的资源不断,这些援手每一双都弥足珍贵,政府最该做的是将这些手连结起来形成「安全网」,才能牢牢地将伤患接住、做家属的强力后盾。目前75亿预备金的初步规划是给「医疗院所」,在「血汗医护」的制度尚未改善、医疗用品採购制度弊端不断的现况下,我实在难以信任珍贵的预备金资源,可以有效纾解第一线医护人员的压力,也难以让病患家属「直接有感」。

举例而言,这五六百位伤患基本资料是否已经完整建立?是否已经归纳出轻、中、重度等级?未来整合单位是哪个?这些身分可一併查出是否有低收入户或特殊情况家庭,甚至可以列出各自私人投保资讯,确认第一时间急需要资金的优先顺序,并确认各保险公司理赔情形是否完成,这也是未来对主办单位集体求偿的沟通清单。

应同步进行的是医疗单位资源调度与媒合,缺人的、缺料的、缺血的、缺车的...,这些资讯整合公开,不仅能注入其他地方政府的资源,也能媒合民间单位的捐赠、赞助甚至是捐款。例如医美诊所替伤患免费换药的好意一片,但是该如何传达到真正病患家属的耳中?他们又如何判断自己的孩子是否属于「轻伤」,可以自行处理以便让出医疗资源呢?

更细緻一点,政府更该照顾这些家属的「生活琐事」,从外地来的协助住宿交通,需要心理谘商的、烧烫伤照护知识的,这时候就应该开始逐步进行,因为家属是伤患坚持求生的重要支持,如果家属心理素质不强,又怎幺能度过未来的关键观察时期?此外,统整国内专门协助烧烫伤的非营利组织资源,盘点北中南东的医疗资源,引导企业、个人捐款挹注到这些未来接手单位,如此才能有效的在政府监督之下,确保未来复健之路依旧有资源协助。

这些事项各有不同的主管单位负责,政府本应一头拉起救难马车,同步执行短中长期救助计画,目前的现金与医疗物资都有企业陆续捐赠,台积电甚至承诺每人两套量身订做压力衣,这些资源都无须再浪费75亿的资源。目前规划下放至「医疗院所」的预备金,又该如何聪明的用在刀口上呢?

民间资源与第一线的医疗救护人员跑了第一棒,政府应快速整合相关各部会赶紧将第二棒接下来,更重要的是,规划第三棒、第四棒…,这些青春年华的孩子们,仍旧必须面对就学、就业、谋生与复健的课题,现在就应该开始着手準备承接这些问题,预备金应该规划能花10年、20年,陪着他们继续无忧地打这一仗。

请大家督促政府动起来发挥功能,别让政府只做「我们也做得到的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