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为何不能图利财团?

政府为何不能图利财团?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这真的像极了正在吵架的夫妻,两边都觉得委屈极了:发包案子的政府官员自认替台北市未来的建设尽心尽力,好不容易才请到这幺优秀的企业执行,难道你们觉得政府案子人人都抢着做吗?做不好谁来负责啊?

另一边接到案子的也觉得委屈,要不是我们来做,现在这些地方会弄得这幺有模有样吗?我们付出这幺多投资成本,难道政府帮点忙、我们赚点钱也犯法吗?企业不赚钱能养人吗?企业社会责任最基本的不就是要获利吗?

不论是陈长文的「竞选市长文」,或是资深媒体人吴典蓉在风传媒的评析中,不约而同地对柯市长近日彻查重大投资案,并与财团直接对立开干的情况感到不平,也认为这种怀疑查弊的氛围会阻挠台北市政建设的进步。尤以吴典蓉此段最令人心惊胆跳,她说:「…….所以,当柯市府宣布将所有的关说上网公告时,我们鼓掌之余,其实内心忧虑,市府未来可能寸步难行;当柯文哲检视所有的财团合约,我们不敢想像,财团无法获暴利时,台北还有发展的可能。……」

吵成这样,那幺我们来反问一下,到底为什幺政府不能「图利」财团?

韩国政府可是公开与财团合作的最佳代表,你我熟知的三星、现代,这可是明目张胆地拿着政府资源发展壮大,然后出国比赛样样拿第一、横扫世界风光回乡的大财团!美国政府最有利润的军火企业,哪一个不是拿着白宫尚方宝剑在外面抢市场回国做生意?这不是玩文字游戏,「图利」和「扶植」的差别在于过程是否公开透明、企业的发展是否带动整体产业、最后监督是否让国家政府受益!

换句话说,我们当然可以一起相挺愿意认真发展、充满竞争力的财团或企业,提供健全友善的金融、法律等投资协助,甚至直接投资都可以,只要一切公开接受公评,这是全民之福。先撇开用字遣词不谈,反观吵翻天的三大案:松菸文创、三创园区或是大巨蛋,每个案子都让企业「佔尽现成便宜」,而且还不愿意负担回馈责任,这在知法玩法的操作下一定都合法,但看看已经营运的松菸文创,里面多是别的百货也可找到的品牌;走道中间点缀几家开创初期的小厂商,看来他们也只负担的起走道成本;假日办办讲座园游会应付一下,想进去商场做生意先拿钱来再说。

这些千挑万选的「优秀企业」,哪一个上的了世界舞台?勉强撑住场面的几个也是败絮其中苦不堪言,回过头来还嫌自己员工毫无竞争力!拜託,财团便宜佔尽要钱有钱,要地有地还搞不起来,到底是谁没有竞争力啊?

还是政府官员们关在象牙塔里,只会挑到烂苹果?不,说到底,这还是跟政治选举脱不了关係。

政府官员很「急」,因为要看到建设、要有成果才能选得上,所以被吃点豆腐佔点便宜没关係,给出去的好处又不是自己的,只要最后成果像样漂亮就好了。这种心态谈合约当然优势尽失,巴不得迎合哪个企业,动作快最重要。至于产业发展成果,这不就跟每年算观光人数一样,数字政府说了算是有谁知道?

另外,不好做的、难搞定的公共工程或建设,快丢给外包厂商。不怕没人要接,因为帮忙接个烂摊子的,必定会补你一个甜滋滋的肥案。久而久之,就会有一群「默契好」、「配合度高」的厂商,真没有他们,说不定还真的有些事情公务员已经不会办了,都BOT了不是吗?

有没有贪腐勾结的动机其实一点都不重要了,因为整体结果就是败坏体制、瘫痪了城市该有的竞争力。

若一个城市的进步必须建立在「获得暴利」的贪婪之上,这样的定义相信也只是带来肤浅的败坏。很抱歉,我们不要这种安慰自己粉饰太平的进步,被迫接受后再来质疑我们只有小确幸无法走出去。

财团若觉得委屈,请你们真的不要忍耐,儘管拂袖而去,多的是不需要做政府生意也能获利的企业,除非……你们没有竞争力!

政府当然可以图利(扶植)财团,重点是挑个好企业,然后用好人才、好环境全力栽培,过程全民监督、公开透明,让我们一起培养带着国旗出门打天下的世界级财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