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成本高涨 大陆南方工厂大量僱临时工

大陆南方的一些製造业工厂为应对成本高、订单减少的状况,开始减少僱用长期工,改为更多的僱用临时工。针对大陆製造业的现状,分析普遍认为其根源是过去多年来的盲目追求短期利益,实体经济没有得到发展。

综合大陆媒体消息,广州、东莞、江门都有企业主增加了兼职工人的数量,企业主普遍认为这样更节省成本;而工人也表示乐于接受,其原因是这种按天拿薪水的方式不必担心工厂老闆欠薪跑路。

製造业工资低 成本却高涨 订单减少

近日,中共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司长冯乃林承认,2015年大陆製造业工资增长「较慢」,同时很多产能过剩行业的工资没有增长,甚至下降。

中共国家统计局的数据称,如果按照每天工作8小时计算,2014年中国製造业的平均时薪仅为4.5美元。而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2014年9月份美国製造业平均时薪为24.82美元,美国连续六年以来的法定最低时薪是7.25美元。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今年3月份的报告中提到,中国的实际劳动力成本在近十年时间内快速增长,主要原因并非薪水问题,而是因为中国製造业生产效率增速慢,所以相对付出的人力成本就高。

中国4月份官方製造业PMI为50.1,比3月份下跌了0.1个百分点,低于市场预期。其中,新订单及新出口订单指数分别为51%及50.1%,分别比3月份跌0.4 和0.1个百分点。另外, 4月份中国出口额按美元计价为1,727.63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1.8%。

分析:多年来实体经济被弃

财经评论人谭浩俊近日发表文章表示,大陆的製造业工资低,存在产能过剩问题,以及技术落后、装备水平不高问题。他认为其原因是暴利行业太多,资本撤离製造业,整体经济发展只看速度、只看眼前利益。

此前曾有很多经济人士表示,从1990年代(江泽民执政时期)开始,中共为追求快速增长盲目投资,其中包括地方政府为追求政绩而大规模投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依靠卖地获取利润,却轻视实体经济的发展,以至于房地产成为支撑整体经济的主要产业。

公开数据显示,1990到2004年大陆城镇建设用地徵用面积由1.3万平方公里猛增到3.4万平方公里。从2001年到2012年,土地出让收入在地方财政收入中所占比重从19.7%上升至42.1%。

而同一时间,大陆企业亏损日益严重,但政府仅以投入资金、让银行提供贷款的方式维持国有企业生存,直接导致国有企业资不抵债的情况愈加严重。摩根大通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企业负债大约65万亿元人民币,比之前五年上升了30%,中国的企业负债为全球最高。而银行坏账也是逐渐增加,欧洲投资银行里昂证券(CLSA)近日发布报告表示,中国的坏账率大约在15%到19%。

经济学家吴敬琏曾多次表示,过去大规模信贷投资的大量资金流入了楼市和股市,并导致资本市场泡沫风险上升,而中国过去的产业却已经不行了,多年积累了严重的产能过剩、生产效率低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