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拿不出月退俸级距统计资料,军公教退抚基金破产一点也不意外

政府拿不出月退俸级距统计资料,军公教退抚基金破产一点也不意外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去年曾经有一篇文章「周休七天,月领七万」谈到许多退休的军公教人员,月退俸相当优渥的情况,我想这其实是众所皆知的事情,但是问题在,你知道真的週休七日、月领七万的人到底有多少吗?如果这样的人只有万分之一,那幺显然军公教的退抚基金面临破产不太可能是这些人造成的,而要改革这些「领太多」的情况也就容易多了。但是如果这样的人佔了很大的比例,那显然军公教退抚基金会破产就是因为有太多的人领了太多的月退俸,不过问题找到了却很可能反而改不了,因为太多既得利益者了。

所以要釐清问题,显然要先知道,究竟像是黄世铭这样有高达17.6万月退俸的人到底有多少?于是我发信请教了公务人员退休抚卹基金管理委员会,请该会提供各月退俸级距的人数资料,例如领一万以下有多少人、一万到两万有多少人、两万到三万有多少人,毕竟有这样的资料,才能知道大部分的军公教到底领多少月退俸,而如果超过半数的人都只领22K以下,那幺显然退休军公教的常态生活应该是相当清贫的,而用週休七日月领七万来谈改革,显然是污名化的作为,用数据做判断,才是理性的作法。

不过让人惊讶的是,公务人员退休抚卹基金管理委员会回信告诉我,他们没有月退俸级距统计的资料。

政府拿不出月退俸级距统计资料,军公教退抚基金破产一点也不意外
图/李柏锋提供

换句话说,政府其实并不知道週休七日、月领七万的人到底有多少,就只是一直把钱发出去,也不在乎是不是有人领太多,或是有人领太少,这种荒谬的情况着实让我感到震惊,也让我不禁纳闷,军公教的月退俸发放,真的有帐目编册吗?而在没有月退俸级距统计的资料下,政府又是怎幺管理和思考退抚基金的改革的呢?看来是完全不打算处理这个问题了。

不过对问题视若无睹并不会让问题就此消失,只是让问题越加严重罢了。最近媒体就报导,退抚基金最近的绩效报表已经首次出现了赤字,103年军公教合计的退抚基金收入596亿,支出630亿,赤字34亿多元。而如果分开来看,军人已经连续四年赤字了,教师则是首次出现赤字,目前唯一还有正收入的只剩下公务人员,但也从102年结余42亿下滑到103年结余只剩下10亿,换句话说今年也要转为赤字,而破产之日也越来越近了。而现任的军公教人员,不但被要求要提拨更多退休金,更不公平的是,这些人几乎成了庞氏骗局的最后一棒,因为他们有很大的机率领不到退休金。

前考试院长关中曾经说,退休金不是福利,而是照顾退休人员生活需要。以此为标準的话,週休七日月领七万显然是不合理的,更别谈17.6万,那显然已经远超过退休人员的生活需要了,但是我们也都知道有不少退休军公教并没有领这幺多,甚至月退俸还达不到全国平均每人经常性支出。也就是有人领到的月退俸多到莫名其妙,但是有人领到的月退俸少得莫名其妙,而这竟然是在同一套制度下所造成的荒谬情况。

可是,有多少人领太多?太多又是多了多少?有多少人领太少?这些该受到政府好好照顾的人又是过着什幺样的生活?在政府没有提供我们月退俸级距统计资料之前,我们对这个议题的讨论将会是各凭想像,对受苦的人污名化,对贪婪的既得利益者我们却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拿了多少不当的福利。

政府最近不是在努力开放资料吗?不是还大家一起排排坐上课,想要了解网路乡民在想什幺吗?其实很多网路乡民都相当实事求是,努力找资料来做判断,而这也往往数据一拿出来政府就被打脸了,因为政府根本就不看数据,甚至还不知道什幺数据对于决策很重要。

所以政府还是先整理整理,赶快公布军公教月退俸级距统计资料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