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无能 领导无方 最惨会怎样?

台湾天然资源缺乏,但看看缅甸和委内瑞拉,没有天然资源,也许并非坏事。

这几天,发生了两件事,死了很多人,但都上不了台湾的媒体。两件事的主角,委内瑞拉和缅甸,分处南北半球的两端,命运却有不少相似之处:这两个国家,同样受上天祝福,也同样因祝福遭遇不幸。

30号凌晨,一辆载满缅甸劳工的巴士,在开往曼谷的途中起火,20多名缅劳葬身火窟。这之前的两天,一样是凌晨,委内瑞拉一处警方拘留所失火,烧死了近70人。

缅甸和泰国长长的交界线,每年有数十万缅甸人非法偷渡到泰国打工,将所得透过地下管道汇回缅甸老家养活家人。30日丧身的缅劳,已经没机会让留在缅甸的家人改善生活。

28日葬身委内瑞拉警方拘留所火海的民众,委国政府迄今不公布身份,外媒怀疑里面有不少是因为饑饿偷盗被捕的民众。
 
委内瑞拉和缅甸,都是这地球上天然资源丰富得令人忌羡的国家。但两个国家却都水深火热,人民生活和国家发展甚至不如苦寒之地,何以至此?

经济学有个理论:资源的诅咒(Resource curse),又称作「富足的矛盾」(Paradox of plenty),指的是拥有愈多珍贵天然资源的国家,经济愈容易过度依赖少数几种天然资源,权力和财富愈容易被少数人把持,政治愈愈容易腐败,经济和民主愈难有发展。

委内瑞拉坐拥全世界最多的石油蕴藏,如今却半数以上的人民在饿肚子,7成5的人民营养不良,一个月的薪水,买不起两包糖。

缅甸全身是宝,坐拥丰富的石油、天然气、林木、宝石和矿产,傲视整个东南亚,但她却是东南亚最贫穷、最落后的国家,有电可用的家庭不到1/3,半数以上的人民,每个月收入不到70美元,1/3以上的国土,陷在三不五时的战乱当中。

「资源的诅咒」,用来印证这两个国家,竟毫不违和。

委内瑞拉曾经是南半球最富有的国家,石油取之不竭,但前任总统查维斯及他公车司机出身的门徒,现任总统马杜罗,花了19年就搞垮了这国家。

政府将一切收归国有,人民靠政府赚进滚滚而来的黑金养活,从鸡蛋到冰箱,都由政府分配,生活闲适又安乐,至于政治,与我何干?

查维斯和马杜罗19年来只做一件事情:忙着巩固政权和资源的把持,没有发展石油以外的任何产业,以致到了现在,除了石油,委内瑞拉已经什幺都不生产,东西全靠进口。过去19年,油价从120美元一桶跌到30美元,最近虽然回升到60美元以上,但委内瑞拉已经垮了。财政垮了、货架空了、高达6000%的通货膨胀,让人民买不起也买不到民生必需品。

马杜罗对付恶性通膨和人民饿肚子的方法是 :一 、废钞,把旧钞直接砍掉三个零。二、启动「免子计划」,开始养免子,期能让人民有肉可吃。马杜罗说:「因为动物蛋白质是这幺重要的议题,而且兔子也很会生。」

废钞这一招,缅甸也用过,还不止一次,连尾数是9的新钞都发行过,为的是抓紧资源控制、打繫黑市经济和割据地方的少数民族武装部队。

缅甸丰富的自然资源,上百年来都是列强觊觎的标的,就像西方国家对待中东国家一样。为了瓜分缅甸的资源,没有人愿意真心协助缅甸发展,让缅甸有机会壮大,变得有能力、有实力发展国内的经济和产业,对列强一点好处都没有。

即得利益的军方,个个赚得满盆满钵,但国内产业、教育和基础建设,数十年处于荒废的状态。如今翁山苏姬的民盟顶着民选政府的美名,扛着有名无实的政权,有权无责的军方,某种程度上,更容易在民选政府的伞下,安全地施展拳脚,牢牢控制真正利可图的部门,以及和少数民族武装部队争夺首都奈比都和仰光以外的控制权。

缅甸日前选出了翁山信任的新总统,但新人有没有新气象可以期待?恐怕是没有的。

台湾缺乏天然资源,从资源的诅咒角度来看,未必是坏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