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就读非公立学校 提高入学积分排名

澳洲教育杂志(Australian Journal of Education)在线公布了一项新的研究结果,非公立学校的中学生在澳洲大学入学积分排名(Australian Tertiary Admission Rank,缩写ATAR)时,不管他(她)们背景和之前的学业情况如何,他(她)们的ATAR会增加。

墨尔本大学兼职教授麦克斯(Gary Marks)在分析四万名2011年维省学生的ATAR时,发现天主教学校排名比公立学校高六位,私立学校排名比公立学校高八位。历年来12年级学生成绩的统计结果显示,出色的学生更多来自非公立学校。因公立精英学校的生源远远优越于普通公立和非公立学校,所以精英学校是例外,学生的成绩甚至高于非公立学校。麦克斯教授在分析中,考虑了学生家庭社会经济背景的差异,所以得出的结果是单纯的学习成绩的比较,即非公立学校对学生学习成绩的影响优于公立学校。

生产力委员会前经济学家、“拯救我们的学校”活动(Save Our Schools)的全澳召集人柯博尔德(Trevor Cobbold)于在墨尔本日报世纪报(The Age)发表一篇文章称,澳洲首次公布了过去15年内,对来自公立和私立学校经济社会背景相同的学生近30项比较研究结果,大量证据表明公立与私立学校的学生学业成绩相近。

他称单纯比较公立和私立学校学生的成绩有误导性。因为一般来说公立学校招收的弱势学生比例大,这些学生与来自社会经济地位较高家庭的学生相比,成绩会逊色很多。他认为在比较学校成绩时,要用不同统计方法,考虑学生的家庭社会经济地位等因素,才更加公平。

澳洲着名作家福克斯(Mem Fox)也抨击了非公立学校对家长们展开的营销“骗局”(”confidence trick”),称非公立学校与公立学校相比并没有赋予更好的教育。她还批评联邦政府将三分之二的教育经费投资给三分之一的私立学校的学生。

ACT独立学校协会执行董事怀特利(Andrew Wrigley)表示,澳洲教育杂志近日在线公布的研究,反驳了福克斯的非公立学校未能为其高学费而增加更多价值的说法。他说,“私立学校应当为他们的教学成果感到自豪。”

“如果学校没有兑现他们承诺的,或满足家长们的期盼,那幺家长们不会送孩子们去私立学校。”

曾在公立学校教书9年,在私立学校教书16年的怀特利认为福克斯在批评联邦政府对私立学校的资金投入时,忽略了省政府或领地对公立学校的投资。在2015-16年间,澳首都地区政府计划在非公立学校投入每一元,将在公立学校投入十元。

他说,私立立学校的办学文化与目标开诚布公,选择送子女入读独立学校的父母考虑了一系列因素,其中包括声誉、价值、单一性别或男女同校的环境及宗教倾向。

2013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澳洲约有35%的学生在非公立学校学习,这一比例在12年级时上升到42%。在非公立学校中,60%的学生在天主教会的学校学习,40%的学生在私立学校学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