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没整合…爷奶苦 长照服务片段化

窗口没整合…爷奶苦 长照服务片段化 愈来愈多老人家电询或是亲自打探安养环境,虽然许多老人还是想和子女同住,但这已非唯一选项。 记者吴贞莹/摄影年过八旬的李爷爷和李奶奶独居,孩子已成家立业,且在外地打拚。最近李爷爷健康状况变差,无法下床,李奶奶光是洗衣服、晾衣服,都非常吃力,更别说煮饭,打扫和照顾老伴。

但李家两老申请居家照顾服务,因为李奶奶算是照顾者,审核后给李家的居家照顾服务员时数,一个月最多廿五小时,换算后每天不到一小时,协助两老打理居家环境,根本不够。

台湾居家服务策略联盟理事长涂心宁表示,国内的长照服务受限于经费,仅评估失能者的身体、心理和疾病,没为整个家庭做总体评估,有时反而因失能者有家人陪伴,核减居服员的照顾时间,甚至还有一个月只核拨两小时的居服案例,她质疑:「这幺少的服务时数,要家属怎幺办?」

而提供长照服务的窗口没有整合,医院和安养护机构、居家社区没有连结,也使我们目前提供的长照服务,呈现片段化。

弘道老人基金会执行长林依莹指出,台湾长照服务都是一项一项发展出来,如老人送餐、日照、居家服务等,缺乏全面通盘、有脉络的整体规画,各县市的长照服务也由不同单位承接,民众想申请服务时,送餐、日照、居服可能来自不同窗口,加上每个服务都有其局限性,无法一次到位。

相对于片段成化的长照服务,只要请一位外劳,家里所有需要的服务,一个人就解决掉了。林依莹表示,正因为外劳提供的是整合性的服务,所以台湾家庭外籍看护工申请人数攀升不下。

医疗院所和照服员之间缺乏横向联繫,也使失智或失能老人在医疗和照顾间的连结度不足。台北荣总高龄医学中心主任陈亮恭举例,曾有医师不知道住在机构的老人插了鼻胃管,于是开立了无法磨粉的药,导致药虽领回,老人却还是无药可吃。

陈亮恭指出,欧美国家为整合老人的医疗和照顾,训练一批通晓长期照护的医师,给予病人持续性治疗照护,安养护机构内也有长期合作的医院及物理治疗师,不会在机构老人出现发烧或其他问题时,直接丢给医院急诊室处理。

林依莹认为,台湾长照服务发展多年,以现在最关键,应整合已发展的服务,否则面对未来急剧增加的高龄照顾需求,将是更大挑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