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荒唐的中国海关──计划经济残余的缩影


【5月18日讯】五月初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资料显示,今年前四个月全国海关徵收关税和进口环节税净入库七百四十一亿六千一百万元,比去年同期减少下降了百分之七点七四。相对于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海关税收连续三年大幅度增长,这是首次出现的负增长。针对这一情况,海关总署立即召开了加强税收征管工作全国电视电话会议,署长牟新生要求全国海关立即行动起来,从讲政治、识大局、积极为国家财政多做贡献的高度,千方百计,全力以赴,确保完成今年海关税收计划。
对于中国官方报纸人民日报的无数读者来说,这不过是一则典型得不能再典型的经济新闻,牟关长所用的语言也不过是规矩得不能再规矩的中国官式语言。可是只要仔细想想,这则新闻却能帮助人们对中国的中国经济计划的荒唐性有着进一步的了解。

对于牟关长在讲话中提到的今年的海关税收计划,作为外人,我无法知道它的详细内容。但是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我想这个计划无外乎包括今年税收绝对指针或者相对指针,也就是说今年海关应该徵收多少关税,以及与去年相比今年的关税收入应该增加多少。四个月过去了,显然中国海关的税收收入落后于这个计划,这才使得海关总署着急得赶紧召集全国电视电话会议,要求各地海关按照计划的要求多收税。

在我看来,对于每年的税收收入,海关自身似乎是很难有自己的计划的,而且海关的工作的好坏也似乎不应该完全在于税收数量的多少。这个道理很简单。虽然进出口关税是中国海关的主要收入来源,但是这笔收入是由两个因素决定的:一是进出口课税商品的数量及其价格;二是相关进出口商品的关税税率。而这两点都不在海关的控制之内,因为它既无法决定进出口计划和进出口商品在国内国际市场的价格,又不能更改由国家法律和相关的国际协议规定的关税税率。

从实际情况看,今年的税收下降本不应该引起大惊小怪。因为今年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第一年,依照世贸规则的要求和中国政府的对外承诺,今年开始履行关税减让义务,进口关税的平均水平从百分之十五点三下调到了百分之十二。尤其是一些大宗进口商品的税率下调幅度很大,例如小汽车从百分之七十下调到百分之四十三点八,还有个人台式计算机、以及香烟等等。与此同时,在今年头四个月中,虽然中国的出口产品明显增加,但是主要应税产品的进口品种和数量却没有明显的增长。不仅如此,由于国际供求关係变化的影响,许多应税产品的价格还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在这种情况下,海关税收降低似乎不应该出乎人们的预料。

作为海关所能做的只应该是依法办事把该收的税收上来而已,岂能去追求完成那一纸计划?要求海关去完成既定的计划,就像要求警察抓捕一定数量的囚犯、火葬场焚烧一定数量尸体一样的荒唐。当然,这些单位对每年的业务应该有一个估计,并根据估计来调整自己应对相应业务的能力。但是,当业务没有达到估计的规模时,他们所能做的,只能是调整自己的估计而已,断不能硬要超额完成所谓计划的。如果要做,不是弄虚作假,便是祸国殃民。

其实,海关的荒唐计划只是整个荒唐的中国计划经济残余的一个缩影而已。笔者但愿海关的电视电话会议只是对上应付交差的形式而已,千万不要按图索骥,为完成那个计划而刁难进出口商们,那幺以来,中国的贸易环境就将会大大的恶化。

(RFA)

◆我的意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