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谋连任军委主席 心腹常万全指挥「神九」

「神九」在大陆上天的意义不仅在于是胡锦涛为了谋求连任军委主席,送给军方一份「大礼」,其背后还有多重的意义存在。胡锦涛的心腹常万全上将会因此而在「十八大」得到升职,同时胡锦涛还试图建构「参谋长联席会议」,但是因为总参派系的关係,并没有多少实质进展。

江泽民心腹陈柄德曾经「大出风头」

在江泽民手握军委大权的时候,陈炳德多次被召见。江首先在1993年打破常规,越级提拔他担任南京军区参谋长,后陈再升为军区司令,4年后又平调济南军区当司令,都是一级战区指挥官。江任内还对陈两次晋陞授衔,从少将升到上将。陈炳德据称对江一直怀有「知遇之恩」。

等到2004年胡锦涛全面掌握军权的时候,因为在军中无多少基础,军内部份事情上仍然是江泽民说了算。曾经有报导指,胡锦涛在最初几年的军委主席位置上只能签名提升少将。2004年9月,陈炳德被提升为总装备部部长据称也是江泽民的决定。

2005年「神六」的成功发射,陈炳德大出风头。在2007年,陈炳德担任总参谋长,不再担任载人飞船的总指挥。

胡锦涛心腹常万全接手「面子工程」

现任总装部长常万全是胡锦涛就任军委主席后提拔的、进入军委的唯一一个心腹。

2007年,陈炳德就任总参谋长后,常万全理所当然开始接手「神七」,并一直担任总指挥。因为「神舟」系列工程历来都能为指挥们、最高领导人们「贴金」,有报导称,在陈炳德被调走去了总参后,虽然「神七」的指挥大权最终掌握在常万全手中,但是江泽民依然在「神七」的指挥团队中安插了和航天毫无关係的、自己的儿子江绵恆作为「副总指挥」。但是,随着胡锦涛在军内势力的巩固,江绵恆在「神八」工程中被从指挥团队「抹除」。

这次的「神九」总指挥也是常万全。常万全普遍被认为在「十八大」后将会升职,有可能是「依惯例」接任陈炳德成为总参谋长或是入主军委副主席。

从「神七」到「神九」,这些工程不但是「面子工程」,其实还是胡锦涛为谋求「十八大」连任军委主席而送给军方的一份「大礼」。

从「神七」开始 解放军军方试组「天军」

在常万全接手的「神七」项目上,除了外界看到的所谓「辉煌成就」外,之前,有消息称军委高层已指示「总装备部」、「二炮」、「航指中心」、「酒泉基地」等重要部门,着手探讨联合成立「天军」,目标是组织一支「新型尖端军队」,要求「规模小、功能全,具各综合作战能力,可统筹兼顾,事先全方位遥控指挥的天军试验部队」。

《汉和防务评论》的报导在评论「神八」工程时候称,在军内,设立了「航天员大队」,这实际上是天空军部队的雏形,内部由「一级」、「特级」、「三级」航天员组成。「一级」航天员有少将军衔,所有航天员都是空军飞行员出身。

「参谋长联席会议」或因军内派系林立成空

据平可夫所着《十八大军委主席争夺》一书称,「是否要建立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架构,在中国军队内部已经争论很久。参谋长联席会议,就是要做到陆海空三军、战略火箭部队真正在作战、指挥机能上的平等,从而放弃传统的苏联式大陆军主义。后者在指挥结构上,由传统、单一的总参谋部(为主),下属作战部、情报部等部门,中国在总参谋部的结构方面,迄今为止是苏式的,甚至连一部、二部的番号、职能都未加改变。

胡锦涛一系列对军队的人事调整,试图体现「一体化三军联合作战最高指挥」机构的机能。因此,在副总参谋长的层次上,增加了海军、空军的出生者。具体包括空军飞行员出身的马晓天上将、核潜舰舰长出身的孙建国出任副总参谋长。在总参谋长助理的人事调整方面,也开始出现重视海空军出身将领的迹象。

另据报导,美国智库近期的一份报告说,解放军总参谋部可能正在研究太空系统和太空对抗系统以符合联合作战要求,空军、海军和第二砲兵部队(战略导弹部队)也正研究对上述作战要求提供贡献。

据称,真正的一体化联合作战在指挥结构的最高层次上能否得到贯彻,还是要看总参谋部第一部(作战部)的人事结构。而在5月9日,江派残余放风称江泽民为扬州泰州机场「题名」。当时总参作战部副部长孟国平参加了首航仪式。孟还代表陈炳德总参谋长及总参作战部对机场建成运营「表示祝贺」。

(北美晚间责任编辑:王蕙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