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后魔咒”难除?习近平再动怒

北京时间11月9日、10日,中共军方召开军委后勤工作会议,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再提肃清郭徐流毒影响。值得注意的是,前中共总后勤部政委刘源退役后,空缺一年的“军委后勤保障部政委”张升民亦终于近期亮相。

据《解放军报》报道,11月9日上午,习近平在京西宾馆接见军委后勤工作会议代表,之后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习近平在讲话中再次强调要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要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等。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许其亮分别在讲话中都要求全军“要坚定维护核心、追随核心”“认真学习贯彻习主席重要决策指示”。

报道称,中央军委的其他委员、军委机关各部门、各大单位,以及联勤保障部队、军委后勤保障部直属单位和有关院校的官员参加了会议。

根据媒体报道显示,最迟截止到10月10日,军队改革后一直挂空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政委一职,已由首任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政委张升民少将补缺。

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官网10月14日显示,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赵克石部长、张升民政委签署通令,为该院创伤外科研究室记集体二等功。这是大陆媒体首次披露张升民职务变动的情况。

现年58岁的张升民祖籍陕西,早年曾担任过第二炮兵指挥学院政委等职。此后,张升民又曾担任过第二炮兵某基地政委。近两年,张升民多次得到擢升:2014年年底的军队高级将领例行调整中,他出任原第二炮兵政治部主任。今年初,军委机关进行调整后,张升民平调出任新组建的军委训练管理部政委职务,至此次出任军委后勤保障部政委,尚不足一年。

在此之前,多维新闻曾有文章指出,“起于2015年末的中国军改经历数月人事履新潮后,包括中央军委下属15个单位、陆海空、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以及五大战区军政主官均已基本全部亮相,唯剩‘军委后勤保障部’政委人选难产”。曾有分析认为,中央当时可能已经考虑由刘源继续担任,但后来刘源突然退休,令中央措手不及,一时未有合适的人选。

后勤保障部的前身为“多事之地”总后勤部,在落马56名副军级及以上“军虎”中,包括刘铮、符林国、谷俊山、王守业在内至少有16人曾在后勤部任职。尽管非作战指挥部门,但是总后勤部被视作解放军内部“油水”最大的部门。庞大的军队,所有的军需、物资都要经过总后进行拨款、采购、调拨。而且中国军队还掌握了大量的土地和基建工作,这更给“暗箱操作”提供了空间,正如《人民日报》所称,谷俊山就在有关军方的土地出让中收受回扣,在其河南老家濮阳,谷俊山家人攫取的土地和开发的楼盘“远近闻名”。由此可见此中内幕颇深。

近期以来,中共已多次在会议上提出全面彻底肃清郭徐流毒影响。

其实,多维新闻曾有文章指出,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并没有将“窃国大盗”郭伯雄、徐才厚的落马视为鸣金收兵的信号。事实上,在解除二人的危险和干扰后,他采取新的动作乘胜追击,力图连根揭开已渗入解放军各个角落的蜕化腐败黑幕。

曾有消息人士透露了至少3名少将在郭伯雄宣判之后被带走调查。包括曾担任2015年9-3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大典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的曲睿,以及现任国防部长常万全的一名阮姓秘书(应为阮班明)、20基地的左凯少将(原总后副部长左建昌中将的儿子)均因严重违纪被带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