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三运们”是从什幺时候开始动摇的?

最新一期的《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披露,“王三运到甘肃任职后,感到仕途不会再进一步了,开始把全部心思用在为退休后打算。”


十八大以来,至少有7个在任或原任省级书记落马:江西原省委书记苏荣、云南原省委书记白恩培、河北原省委书记周本顺、辽宁原省委书记王珉、天津原市委代理书记黄兴国、甘肃原省委书记王三运,重庆原市委书记孙政才(另: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周永康曾担任四川省委书记)。


官至省委书记并非易事,位高权重的他们,又在何时动摇理想信念呢?中央纪委通过专题片、报道零星透露过,政知君梳理发现,他们动摇的节点有共同之处。

1

自言“一刻也没敢懈怠过”



先说王三运,他与甘肃结缘,是2011年。


,甘肃省委主要领导职务调整,王三运接任甘肃省委书记。受中央委派的中央组织部副部长评价王三运,“工作经历丰富,组织领导和协调能力强,熟悉党务和经济工作,中央认为王三运同志担任甘肃省委书记是合适的。”


那时,王三运是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对中央的安排,他表示:“我将以饱满的政治热情和事业激情,全身心投入到甘肃的各项工作中,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热爱甘肃、融入甘肃、扎根甘肃、奉献甘肃。当前,尤其要继续弘扬‘人一之、我十之,人十之、我百之’的优良传统。”


五年过去,王三运卸任。


他在交接班大会上说“我在甘肃工作5年多时间,这是我人生和工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一站,也是最难以忘怀的一段岁月”,“全身心地融入到各项工作中,一刻也没敢懈怠过”。待其落马之后再看,“全身心地融入”、“一刻也没敢懈怠过”都打上了问号。


《中国纪检监察》指出,王三运在任甘肃省委书记期间,大会小会谈忠诚讲看齐,自己却“四个意识”淡漠,与党中央离心离德,不仅丧失政治立场,对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消极应付,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还罔顾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和组织原则,让存在违纪问题的干部挑选领导岗位……


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祁连山生态环境问题。2014年到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多次作出重要批示。但这方面工作进展缓慢,相关情况没有明显改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王三运对中央指示消极应付,未认真督促相关部门抓好整改落实,更未对相关领导干部进行严肃问责。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同期的另一篇文章称,王三运在督查祁连山生态保护工作时,每到一地都反复强调环保问题的极端重要性,提起要求来“口号响当当”,但就是没有下文。


正如他自己所言:“形式表面的东西,反正该做的批示我也批了,该开的会我也开了,至于下面落实不落实,能不能很好落实,也没有加强对各方面的引导和督促。”

甘肃省委书记是王三运进入全国人大任职前的最后一个岗位。


与王三运同在十二届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的王珉,也是在最后一个重要岗位上出了问题。两人都是“50后”,王三运生于1952年12月,王珉生于1950年3月。不过,论当上省委书记的时间,王珉更早一些,2006年,56岁时他就是吉林省委书记了。


在中央纪委制作的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第一集中,解说词这幺介绍王珉,“到辽宁工作后,他认为已经是最后一个岗位了,不想去得罪人,尽力维持一团和气。省委书记既然是这个态度,拉票贿选渐渐变得全无顾忌,送钱送物几乎都是半公开状态。”


王珉自己出镜时也坦言:“我到辽宁的后期,我实际上是守摊子,我就想不出事。有时候省纪委要我签字的时候,说哪个哪个要双规了,哪个哪个要立案了,我都要跟他们说半天,这个证据是不是特别固定了,我讲如果能够保护,最好少抓,希望大家能够软着陆。”


对于自己的前途命运,他说,“我想从政治上考虑不会抓一个省的,只会抓一个地级市的,抓一个县级市的。我也觉得我老书记了,在两个省当过省委书记,当过两届的,全国没有几个人。”


这两个在省委书记任上放松自己的官员,最终都以落马收场。


,王珉因犯受贿、贪污、玩忽职守罪,被判无期徒刑。检方指控他,在2004年至2016年,利用其担任吉林省省长、中共吉林省委书记、中共辽宁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或者职权形成的便利条件谋利,财物折合金额高达1.46亿元。在吉林省委书记任期上,他还于2009年侵吞100万公款用于支付个人费用。


王三运的案件尚在侦查阶段。


王珉2006年11月出任吉林省委书记,3年后改任辽宁省委书记,在辽宁省委书记任上干了两届。诚如王珉所言,“在两个省当过省委书记,当过两届的,全国没有几个人”。


白恩培是全国不多的几个人之一。白恩培在1999年任青海省委书记,3年后改任云南省委书记,并在5年后再次当选,主政云南10年。2011年转入全国人大任职。


白恩培的动摇,源于一场大病。


在中央纪委《永远在路上》的电视专题片中出镜时,他说:“慢慢随着职务的提升,再加上环境的影响,考虑自己的就越来越多了。尤其是2005年以后,自己也60岁了,又生了一场大病,这个时候思想就抛锚了,就追求物质的金钱的。”


进一步腐蚀白恩培的还有“豪华”,在和商人打交道过程中,白恩培的思想进一步动摇:“他们就住豪华的房子,坐豪华的车,个人还买的私人飞机。(我)也追求像他们一样的生活,这思想就变了。”


另外,周本顺、黄兴国也有出镜自我剖析。


周本顺的“动摇”是长期而不自觉的,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顾桧说,周本顺热衷于接受各类宴请活动。“他自己曾经这样说道,我只看到了里面的五光十色,没有看到里面的刀光剑影。”


未能从代理书记转正的黄兴国则是“打自己的小算盘”,他对自己的评价是“打自己的小算盘,出问题了,私欲膨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