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八年

一九四八年
 
    --顾晓军小说·一百九十四(六卷:一九四八年)
 
 
  一九四八年的冬天。
 
  街角,搭了一个简易的宣传台。台子的上方,悬挂着四个大字:“诉苦大会”。
  音乐声响起:“天上布满星,月牙儿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申,万恶的旧社会,穷人的血泪仇,千头万绪、千头万绪涌上了我的心,止不住的辛酸泪、挂在胸……”
 
  人们,渐渐聚拢过来围观。
  一位学生领袖模样的人,站上诉苦台,手持麦克风道:“同学们、同胞们,大家勇敢地站出来,控诉反动派、控诉黑暗的专制……”
 
  人们,静静地倾听着学生领袖的讲演。
  一双美丽的、年轻女性的眼睛,在人群中激动地注视着学生领袖。
 
  这时,一位90后学生、在人群中道:“我要控诉!”
  学生领袖,把90后学生请上诉苦台、把麦克风也交给了他;90后,义愤填膺地道:“我们学校,每瓶开水已经从七角上涨到了一元;饭菜价格的涨幅,也已经达到37.5%……可是,校方还要涨。小卖部的东西,也拼命地涨;平时,还不让我们出校门……”
 
  “打倒贪污!打倒腐败!”学生领袖,高呼口号声援90后学生。
  围观着的、倾听着的人们,也跟着振臂高呼:
  “打倒贪污!打倒腐败!”
  “打倒反动派!”
  ……
 
  一位农民工模样的人,跳上诉苦台、道:“我也要控诉!”
  90后学生,把麦克风交给了农民工;农民工,怒火万长地道:“我们农民工,容易吗?我们离乡背井、成年累月地干活。快过年了,我们要回家了,去讨要工钱,老板却不给、说没钱;我们去找地方政府,想请他们帮助我们,可,他们却派人抓我们……”
 
  “打倒黑暗的专制!打倒反动派!”学生领袖,高呼口号声援农民工。
  围观着的、倾听着的人群,也跟着振臂高呼:
  “我们要吃饭!我们要工钱!”
  “打倒贪污和腐败!”
  “打倒反动派!”
  ……
 
  那双美丽的、年轻女性的眼睛,已热泪盈眶。
 
  “我更要控诉!”一位村民跳上诉苦台,从农民工手中夺过麦克风、道:“他们强占我们村的土地、建化工厂,把我们的土地污染了、把我们的河流污染了、把我们的天空也污染了……就这样,还不够,还逼我们拆迁;我们不愿意,他们就要强拆。我们派出了村代表、去谈判;他们,却把我们的村代表抓了起来、打他,要他交出背后的‘敌对势力’……”
 
  “打倒强盗!打倒土匪!”学生领袖,高呼口号声援村民。
  围观着的、倾听着的人们,也跟着振臂高呼:
  “打倒贪污!打倒腐败!”
  “我们要生存!”
  “打倒反动派!打倒黑暗的专制!”
  “要民主!要自由!”
  ……
 
  突然间,音乐声响起:“公正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向着法西斯蒂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向着公正、向着民权,向着自由……发出万丈光芒!”
 
  学生领袖跳下诉苦台,勇敢地走在最前面。
  后面,是90后学生、农民工、村民……所有围观的人们,都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队伍里,还有那双美丽的、年轻女性的眼睛。
  她,已泪流满面。
 
  “打倒贪污!打倒腐败!”
  “我们要吃饭!我们要工钱!我们要生存!”
  “打倒反动派!打倒黑暗的专制!”
  “要民主!要自由!”
  ……
 
  队伍、浩浩荡荡,在大街上行进着;口号声,响彻云霄。
  行人们,也不知不觉地加入了这支队伍。
 
  突然,队伍的前方出现了一群警察。
  警察们,一手执着透明的防暴盾牌,一手挥舞着橡皮警棍。
 
  行进的人们,毫无畏惧!
  大家手拉着手、高唱着“向着法西斯蒂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奋勇向前!
 
  队伍,冲破了警察们设置的第一道封锁线。
  警察们,立即又设置了第二道封锁线;第二道封锁线,是高压水枪阵。
 
  行进的人们,依然毫无畏惧!
  大家手挽着手、高唱着“向着法西斯蒂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向着公正、向着民权,向着自由……”,迎着高压水枪喷射出的水柱,前进!
 
  橡皮警棍、没有打败人们的意志,高压水枪、也没有打败人们的意志。
  相反,警察们却丢盔弃甲、逃跑了。
 
  突然,有人喊:“抓到一个小警察!”
  人们,把小警察围了起来、围在中间,骂他、啐他、教育他。
 
  小警察哭了,道:“我也有父母,我也有兄弟姐妹,我也不愿意……”
  人们开始同情小警察、七嘴八舌道:“算了,放了他。”
  小警察却擦干眼泪道:“我加入你们……”
 
  队伍,又开始行进、向前;小警察,勇敢地走在最前面。
  “向着法西斯蒂开火……”行进的人们,高唱着战歌、向着第三道封锁线,前进!
 
  这时,枪却响了--第三道封锁线的那边,射来一颗罪恶的子弹、射进了小警察的心脏……
  小警察,倒在血泊中。
 
  学生领袖,抱起了小警察、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队伍没有停下来、没有被子弹吓倒。
 
  突然,机枪响了。
  学生领袖,向后倒下;他的胸膛,竟被打成了筛子状。
 
  学生领袖,倒在美丽的、年轻女性的眼睛的怀里。
  学生领袖奄奄一息、道:“我不行了,请记住: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万岁!”
 
  说完,学生领袖闭上了眼睛。
  美丽的、年轻女性的眼睛,轻轻地放下学生领袖。她,擦干眼泪,把长发挽成一发髻,拨开众人,向第三道封锁线冲去。
 
  枪声,又响了。
  美丽的、年轻女性的眼睛,倒下了、倒在冲向第三道封锁线的路上。
 
  ……
 
 
              顾晓军 2013-12-12 南京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