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安会刚结束:安倍马上翻脸,北京愤怒反击

一条让国人愤怒的消息:11月11日上午,日本外相岸田文雄面对记者提问时声称:虽然日中两国承认双方在钓鱼岛问题上存在不同主张的共识,但日本政府仍然坚持“钓鱼岛不存在争议”的立场。

中国驻日本使馆发言人当即对日本这一表态进行回应:我们对日方有关言论表示严重关切和不满。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中日双方日前发表的四点原则共识的含义和精神是清楚的。近年来日方无视中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执意采取单方面挑衅行动,是导致当前钓鱼岛紧张局势的根源。中方维护国家领土主权的决心和意志坚定不移,同时始终致力于通过对话磋商管控和解决钓鱼岛问题。  

看到这则消息,那些由于11月7日国务委员杨洁篪在钓鱼台国宾馆同来访的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举行会谈并达成“四点共识”、且习近平与安倍在北京举行会面,就认为日本已经对中国服软、乃至于中国已经拿住日本的人,应该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这是事实,这就是日本。安倍还没有离开北京回到日本国内,但日本的态度已经从“日中两国承认双方在钓鱼岛问题上存在不同主张的共识”转换到“日本政府仍然坚持‘钓鱼岛不存在争议’的立场。”

岸田文雄的言论,前一句承接的是“四点共识”之第三点——“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同意通过对话磋商防止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发生不测事态”,而后一句则回到日本自己的立场——一贯以来的立场。

两句话的意思也就是,现在日中共同的看法是对方对钓鱼岛有不同于自己的主张,日本方面的看法“钓鱼岛不存在争议”。说的更清楚一点,就是:中国认为钓鱼岛存在争议,日本认为不存在争议,双方对钓鱼岛主张不同,中日就各有不同主张这一点达成共识。日本自己的态度是:坚持钓鱼岛不存在争议。

客观地说,日本的表述在逻辑上没有问题。但却与中国的主张和努力方向已经再次分道扬镳。中国希望日本同意“钓鱼岛存在争议”,但日本没有同意,最后双方达成“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的共识。对于这个共识,中国想让其朝着“钓鱼岛存在争议”发展——但很多人已经把“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认识成“中日达成钓鱼岛存在争议的共识”乃至于“日本承认钓鱼岛存在争议”,但日本方面则已经先人一步表明了自己“钓鱼岛不存在争议”的立场——这个时间早到安倍还没有离开中国。对于日本这一转变,国内或许还没反应过来。

就像安倍在11月11日同一天在北京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所说“中日关系回到了原点”,钓鱼岛问题或许也回到了“四点共识”之前的原点——实质没有什幺改变。

日本的这些部署,应该是早已谋划好的。也让中国看到日本其实没有解决钓鱼岛问题的“诚意”,而是拿着逻辑“逗你玩”。

安倍之所以努力与习近平在APEC这样的国际场合见面,主要做做样子——形式大于内容,营造自己在努力争取和平谈判的氛围,用拉感情、拉关系等虚的一套套住中国难以发怒,同时麻痹中国——麻痹中国干什幺只能不得而知了,但至少应该是在实质问题上不退让,乃至于更加逼近,不排除对中国突下狠手。

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日本方面在表述上稍微退了一步,与中国达成“钓鱼岛问题中日各有主张”的“共识”,然后就看情况就退回自己的立场。

接下来安倍将出席几天之后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举行的G20峰会,并与美国总统奥巴马、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举行日美澳三国首脑会谈。在这一次相隔7年举行的三国首脑会谈上,将在亚太地区的安全保障方面确立“铁三角”的框架,并商定三国共同研发新型潜艇。

就美国政局而言,由于保守与强硬的共和党已经完成对参众两院的掌控,美国对华政策可能会更加强硬,所以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会更加强硬。

那幺中日首脑会谈到底谈了啥?日本说出了背后惊人实情

日本11月11日发表题为:“习近平与安倍是这样会谈的”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11月10日,时隔约3年首次举行了正式的中日首脑会谈,陷入冷却的两国关系朝着改善走出了一步。双方均未直接提及作为关系恶化原因的钓鱼岛问题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始终采取了优先重启对话的姿态。  在经济和环境等广泛领域探讨了具体合作举措,而今后的进展将取决于首脑之间信赖关系的构建。

首先希望听听安倍首相有关日中关系的看法——据日方透露消息,在会谈开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表达对安倍的欢迎之意后,如此切入了正题。

安倍强调称:“中国的和平发展是日本的机遇。作为邻国,虽然存在个别问题,但不应该损害整体关系”。随后,讲述了10月在东京都内观看中国芭蕾舞剧《朱鹭》一事,习近平主席的严肃表情这时才第一次有所放松。

据与会者介绍,会谈终始在绅士般的氛围中进行。习近平主席在提及历史认识问题和安倍政权的安全保障政策时表示希望日本继续走和平发展道路,但也表示重视安倍所说的中国的和平发展是日本的机遇。

对于在此次会谈中避开深入讨论的钓鱼岛和参拜靖国神社等悬案,两国政府的立场已经体现在11月7日发布的四点原则共识之中。两国领导人都在会谈中谈及了四点共识。  四点共识关于历史认识问题明确表示“达成一些共识”,而关于钓鱼岛问题表示“存在不同主张”。习近平主席将四点原则共识与1972年邦交正常化之际签署的《中日联合声明》等日中间4个政治文件放在了同等地位。

四点共识是模棱两可的产物,留下了双方作出有利于自己的解释的余地。日本方面一直主张在不设前提条件的情况下举行会谈,但中国方面则在某种程度上认为,通过四点共识赢得了一定的让步。在首脑会谈中,两国间的对立并未得到缓解。  中日两国间的具体合作将在今后展开磋商。两国政府希望尽快重启在防卫当局之间构建避免东海偶发冲突的框架,但日本防卫省高官表示,“将取决于习近平主席要求军队以何种速度感落实。只能等待对方的行动”,显示出慎重看法。

而在经济领域,将准备重启部长级官员参加的“日中高层经济对话”,同时在事务性合作方面,PM2.5的检测和节能等环境与能源领域、旅游和人才交流领域合作有望易于展开。但是,能否扩大至外交和安全保障领域,仍然难以判断。

会谈并未采取两国首脑隔着长桌相向而坐的形式,而采用了习近平接受礼节性访问等之际采用的两国首脑并排而坐的形式。

安倍呼吁就朝鲜局势和埃博拉出血热等展开合作,但日本方面消息称习近平主席只是表示这次是第一步,还有机会。

从中似乎能看出提倡”俯瞰地球仪的外交“的日本首相安倍,和希望观察日本应对举措的习近平主席之间的微妙温度差……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