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反腐三利刃,瓦解“派系”顽固势力

近期,四川官商地震、“石油帮”倒台、“秘书帮”落马、“西山会”覆灭,大帮小会似有崩塌之势,引发“武林”动荡。悄无声息间,一股肃清势力异军突起,论起缘由,自是因为习近平带领麾下纪委大军所发起的伏虎战带来的影响。“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风起云涌间,原本金城汤池的帮派分离崩析,细思中共近来的动作,盘点习近平的三个手段,便能一叶而知秋。

借力打力 降虎拍蝇

反腐肃贪,是中共十八大、尤其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的施政主线之一,是习李政府执政下最具标志性的政策。近年中共反腐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个贪赃腐败的利益集团被连根拔起,中纪委因势利导,顺着对方的千斤力道,清查掉一个又一个令人震惊的窝案。

在官场内,各种帮派林立,大帮派下面还有小帮派,大小帮派都在编织保护自身利益的局域网,这些帮派的互相勾结就编织成了一张谋求私利的黑网,这种局域网的形成,使中央的指令往往行不通,或者打折扣。一如薄熙来把重庆弄成自己的局域网,搞了一个所谓的重庆模式,周永康把政法委弄成自己的局域网,已有党内第二中央的行为,最终,他们迎来了中纪委的泱泱反腐大军。

老虎苍蝇们坐在自己的“山头”,精英着各自的“帮派”,小帮派之间相互勾结,构成大帮派。在一定组织的权力参与下,他们通过“分工”与“合作”攫取巨大的政治、经济利益,以实现所谓“利益均沾”。

但“成也萧何败萧何”,一个“周老虎”跌落神坛,瞬时掀翻整张大网,遂以冀文林、郭永祥等人为代表的“秘书帮”纷纷落马,以蒋洁敏、王永春等人为代表的“石油帮”亦全军覆没。中纪委顺藤摸瓜,一时间,原本做为帮派间庇护盾牌的关联网却成了导火索,其连带效应如多米诺骨牌一般,一损俱损。这大抵便是,机由己发,力从人借了。

人事调动破山头主义

一场席卷政界、商界的反腐风暴过后,一大批虎蝇被清扫落马,但中共若想彻底分化瓦解星罗密布,且根植深壤的利益团体,定不会止步于此。中共通过反腐打击“小团体”后,再以人事调整防范“山头主义”,打击盘根错节的帮派势力。

看似寻常的人员调动、空位填补,背后的政治意味耐人解读。近期,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天津市副市长任学锋南下出任广州市委书记。任雪峰的“空降”被外界认为“极为罕见”,“打破广州官场三十年的传统”。因坊间一直有传闻,称广东一直存在强烈的“山头主义”,有评论解读此事是中央有意通过人事安排进一步化解广东根深蒂固的地方势力,整治利益集团。

再如“领衔”石油系统窝案中的蒋洁敏,梳理其落马时间轴:,蒋洁敏辞去中石油股份公司董事长职务。当天下午,蒋洁敏即来到国务院国资委报到。然而,国资委网站却在一周后,才挂出蒋洁敏的名字。又到了3月26日,国资委方始召开干部大会,让蒋洁敏正式亮相。直至9月,蒋洁敏上任不到半年便“落马”。

蒋洁敏调任国资委之时,即有知情者称,蒋洁敏报到的当天,就被纪检部门带走进行了一次调查。且蒋洁敏的主要问题集中于他在中石油任职期间。可见,调整蒋洁敏的工作,是中央的一个布局,既不打草惊蛇,又能调虎离山,为揭开中石油窝案创造了条件。

不仅如此,伴随着省部级问题官员接踵落马,省部级官员也进行了密集调整。日前,吉林省委书记王儒林被调至山西,任山西省委书记。前不久,山东省副省长邓向阳调任安徽省委常委。8月11日,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常务副主席袁家军被任命为浙江省副省长。中共反腐之余,通过人事调动,以防止贪腐官员们长期雄踞一方,树大生根,谋求私利。

以整风防派系膨胀

中共一向强调“五湖四海”选官员,旨在纠正“山头主义”、“派系主义”陋习。习近平不止一次强调“小团体”的危害,他曾在中纪委三次全会上郑重指出,“党内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强调,“选人用人绝不能搞“小圈子”,是自己的人,无论好坏都用,不是自己的人,再好也不用。”

对于各种“小圈子”、“小兄弟”的投桃报李的的行为,习近平有自己的解读。在今年5月8日调研时,习近平同中央办公厅各单位班子成员和干部职工代表座谈时的讲话提出,有的领导干部跌入腐败犯罪的泥坑,原因就是交友不慎。孙悟空把唐僧放在那,用金箍棒划一个圈,妖魔鬼怪就进不来了,自己要给自己划一个圈。

盘点中共下发的规定,不难发现其对“小团体”的警惕性。如为整顿干部培训学风,中组部共规定了20个“不准”, 就吃饭这一项而言,明确要求学员不聚餐、不搞“小圈子”,即使干部学员们“在食堂里也不能聚餐”,自己凑钱也不行。广东省纪委为了防止“山头主义”的滋生蔓延,更是下文规定,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之间一律不准使用“老板”“老大”等称呼。

综上,概述了习近平以反腐为刃破“派系”势力,以人士调整为盾防“派系”繁衍,对官员进行教育整风凝聚共识,从源头警告官员们禁止形成“小团体”。循序渐进,步步为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