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反腐上不封顶,令哪些大老虎胆颤心惊?

日前,中纪委五次全会开幕。中纪委官网通报,《习近平关于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论述摘编》出版发行。《论述摘编》共分9个专题,收入216段论述,摘自习近平2012年11月至2014年10月间的讲话、文章、批示等40余篇重要文献。

据称,很多论述都是首次发表。这其中,最抓人眼球的,无疑就是反腐败“上不封顶”论。

“上不封顶”论,源自习近平去年10月23日在四中全会二次会议上的讲话。这样的论述当时未及公开,而在反腐败日趋深入的当今发表,无疑剑有所指,甚或可以说,目标明确、标靶在目——“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持续保持高压态势,做到零容忍的态度不变、猛葯去痾的决心不减、刮骨疗毒的勇气不泄、严厉惩处的尺度不松,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发现多少查处多少,不定指标、上不封顶,凡腐必反,除恶务尽。” “不要怕问题多,问题多的单位可以把握节奏。要一网打尽,有多少就处理多少”。

这样的语句、语气与态势,铁定了是要与贪腐分子死磕了,铁定了是要与贪腐分子决一死战了,铁定了是要“凡腐必反,除恶务尽”了。由此,没有人会怀疑反腐败的决心、信心,没有人会怀疑反腐败的持久性、全面性。民众拍手称快,贪腐分子则只有胆颤心惊、惶惶不可终日。

概括而言,为“上不封顶”论最惊恐不安、睡不着觉的,无疑当属这样三类人。

其一,“上不封顶”语义清晰、明确,此论既出,最为惊恐不安的,当然就是“顶上”的人。

众所周知,一个时期以来,反腐败事实上的“刑不上大夫”以及或出于无奈的选择性反腐,令反腐败举步维艰、裹足不前,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而十八大以来的深度反腐,已然令人刮目相看。据统计,十八大后至去年底,共有60余名省部级及以上高官落马。仅去年,被宣布查处的副国级以上官员就有3名、省部级官员33名!周永康、徐才厚、苏荣的被查处,令反腐败形势大变。

“上不封顶”论,实际上是进一步确认、坐实了这样一个现实:不管是什幺人,不管其职位有多高,只要其自身或子女、亲属及连带人员涉及腐败,定会被拉下马。暂时未被拉下马,或许只是因为时候不到。

这既让有了无限想象的空间,同时也是对“顶上”的贪腐分子的鸣枪示警,同时,这也等于是在给人们打预防针——当更多、更大“顶上”的人落马之日,大家不必过于震惊。这就是反腐败,这就是真的反腐败。

事实上,“上不封顶”论,标志着反腐败或已走出了所谓“博弈”阶段,贪腐分子已然没有什幺可以讨价还价的余地了。出来混,总要还。该来的总会来。

但是,即便如此,人们也没有理由掉以轻心。掰开指头算算,放眼大势,环顾四周围,反腐败依然任重道远,依然属万里长征开走的第一步。

其二,既然“上不封顶”,“顶上”的贪官、老虎随时都可能落马,则被“顶上”的人保护的下属喽啰,当然也不会再觉得大树底下好乘凉,不会再觉得有一个大保护伞就能安然无恙。这类人的惊恐不安,较之“顶上”的主子,一点不会少。

既往的反腐败历史证明,所有的腐败,都不是孤立的、偶然的,腐败团伙必然是盘根错节、上下三代,必然是蛛网勾连、纵横交错,必然是横跨各领域、纵深各部门,必然是呈金字塔结构——层级递进,环环相扣,直达盘坐云端的“顶上”的贪腐大老虎。

从任何角度看,这样的腐败结构都是最稳固、最经济、最安全、最肆无忌惮以及利益可以最大化的。对付这样的结构,最难、最关键的,其实也是最简单的——打蛇掐七寸,擒贼先擒王。从实践看,这其实又是最不简单的。只因为,“顶上”的贪腐分子早已对自己进行了最大限度的堡垒化、同盟化以及美化、神圣化。对其“擒获”,确乎牵一发动全身,确乎要投鼠忌器。是故,近来常用的“剪裙边”反腐,当属最好使的利器。

可以说,“上不封顶”使这一切都成为历史,“壮士断腕”“刮骨疗毒”实乃突出重围的唯一选择;图穷匕见,令失道寡助的贪腐势力土崩瓦解。

“上不封顶”令保护伞倒了,背靠的大树倒了,猢狲们一哄而散,怕也不是那幺容易了。这个时候,用热锅上的蚂蚁来形容大小贪腐分子,怕是最贴切不过的了。

其三,“上不封顶”论的目的与指向,还有一意,即“凡腐必反,除恶务尽”。所有的贪腐分子都不会安全,所有的贪腐分子都不会得到赦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将不再只是口号,而是行动。如此,屁股下面不干净的贪腐分子,恐怕夜里起夜的次数要多了。

现实中,未被纳入“顶上”贪腐分子网络以及贪腐金字塔保护范围的贪腐分子,定然不在少数。这些人该呼口号呼口号,该转移财产转移财产,以为蔫不出溜溜边走、不引人注目就能蒙混过关。

殊不知,这类人一旦暴露,连递上话、使把力的人都没有,全无转圜、腾挪的余地,一掐一个准,一逮就没跑。这类人最希望的,就是反腐败一阵风,只要风过耳,万事大吉。而今,一阵风变成四季风,这类人的不安,又岂能不时时刻刻惊惶不安?

正可谓,多吃多占,贪心必乱。贪腐江湖漂,岂能不挨刀?爪伸多长,牢坐多久。“上不封顶”,一语终定乾坤。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