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总统辩论会”看端倪

这次台湾大选的总统辩论会,在不温不火不咸不淡的气氛下,还是程序般的展开了。

输定了的宋楚瑜,难掩疲态的站在他应该站的最边缘,充当了蔡和朱公用的“元芳”,也不时的左右开起老弓,道貌岸然的伴演着两面三刀的“和事佬”。输多或输更多的朱立仑,索性放下包袱,踩在国民党的烂摊子上摆开架式,侃侃而谈、小泼妇似的啐着“朱唇”摆着“朱脑”咄咄逼人。持盈保泰的蔡英文,生怕留下漏洞让一个老和一个更老的男人戳。英姿飒爽,只能靠换色差很大的外套来展现了。

有趣的是,朱声明这次背信弃义的出来参选,是因为淡水阿嬷把他拉下了海,打动了他心灵的最软处。宋把卖便当的阿嬷放在胸口,那离心脏最近的地方,掏着怀里的照片就像掏心肝一样,潸然泪下,观众为之动容,没有音乐响起。同时,两人也坚定的向蔡表明了性取向。蔡摇摆着身子,左手搓着右手,似乎在向他们表态,我一向自己搞定。

三人撕了一会猪肉,又轮番用口水涨了一轮薪水,最后终于回到九二共识上面,来讨论九二分岐。显然,国民党已经把九二共识当成两岸交流的基石了,做好落水的凤凰去做鸡,让共产党在上面建个金屋好藏娇,一起对付情人追不到手的情敌。闷骚的蔡英文也不甘断然拒绝暴发户的共产党,用模糊的口吻摇摆着九二共识,在共识的附近骚首弄姿,勾引不愿死心的共产党追逐其间,边谈恋爱边打野炮。资源匮乏的宋想顶连战班的梦想,已经被马蹄得粉碎,注定只能做两党之间的陪嫁丫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