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鲁哈尼路线面临生死之战

伊朗议会及专家会议选举将于2月26日举行,目前各派已进入选前紧张角力阶段。此次议会选举具有重大意义,其结果将决定伊朗总统鲁哈尼政府后半任期内能否继续有所作为以及伊朗政局未来的走向。和传统的伊斯兰保守势力不同,鲁哈尼所要走的是一条偏自由的实用主义改革派道路,主张与西方和解,而此次选举则可能决定改革派的道路能否在伊朗继续走下去。

伊朗议会共有290个席位,除5个少数民族保留席位外,285个席位直接选举产生,分属保守派和改革派等不同力量,伊朗议会目前仍然被保守派所控制。以“反美斗士”着称的前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就是保守派的代表,他们对内维护伊斯兰传统,反对经济和政治自由和民主化,对西方采取的是强硬态度,而改革派则刚好相反,他们提倡世俗化,并主张与西方保持往来,深受年轻人的支持。

改革派人物哈塔米曾在1997年至2005年连续担任两届总统,但由于政权中保守势力阻碍等多种因素,他许诺的大部分改革措施未能兑现,给民众留下了口惠而实不至的印象。因此在2005年的总统选举中,改革派遭受重创,在第一轮就遭到淘汰。在这之后,伊朗的议会则长期被保守派所控制。

同时,鲁哈尼个人的政治生涯也与之息息相关,这次议会选举正值总统鲁哈尼任期一半之际,因此可以看作是对鲁哈尼政绩的一次考核,其结果很大程度会影响其2017年的连任。

2013年改革派鲁哈尼夺回总统宝座,虽然只有两年多的时间,但却对伊朗做出了极大的改变。鲁哈尼主张务实的政治和经济政策,与各主要国家均保持着较为良好的关系,甚至曾表示愿意与美国修复自1979年断绝的外交关系。伊核问题的解决可以成为他最突出的功绩。

就在2015年,伊朗签署了国际核协议以及被解除了经济制裁,而这两大事务的解决给了伊朗重新走向世界的机会。就在2016年1月,鲁哈尼接连访问法国与意大利,意在同意大利和法国等欧洲国家扩大在多个领域的中长期合作。这次访问可以被看作是一个风向标,鲁哈尼未来希望进一步的加强与西方的联系,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当下的选举无疑是最好的机会。

鲁哈尼希望摆脱议会保守派的控制,以推动制裁解禁后的伊朗实现经济和社会改革,同时保证他能在2017年实现连任。此次选举无疑是改革派的一次契机,经济则是他们最大的一张底牌。无论保守派如何怎样重申宗教意识,但现实却是最切实的民生问题没有解决,受经济制裁的影响,伊朗经济发展缓慢。直到鲁哈尼上台后,经济状况才开始发生了转变。伊朗现在解除制裁以后,急切的需要两个方面:一个技术、一个资金。而在这些方面,伊朗都需要与西方更深入的合作。

因此,目前的局势下,改革派有信心重新夺回议会,改革派认为,2012年议会选举中,改革派因政治保守、选举无望而放弃,导致选情一边倒倾向保守派,因此这次需力争夺回议会多数。目前,改革派已联合拟定30名候选人名单,其中以哈塔米政府时期第一副总统阿拉夫为首,并准备给予鼎力支持。

伊核问题的解决仅仅是一个开头,鲁哈尼心中对伊朗的愿景远非如此。和保守派看重宗教意识不同,鲁哈尼把重心放在经济上。崇尚自由、致力改革、摆脱孤立,是鲁哈尼在2013年竞选伊朗总统时的承诺,眼下,随着核协议的实施以及西方经济制裁的解除,这些似乎正逐渐变为现实。

不过,虽然改革派握有很多优势,但保守派的势力依然不能被低估,毕竟对于伊朗这样受宗教影响很深的国家,保守派所代表的是伊朗相当一部分底层民众的声音。

此外,此次选举的另一个重点则是伊朗专家委员会,他们会负责选出该国最重要的官方人物——最高精神领袖。专家委员会任期8年,他们比议会影响伊朗政治更长时间。现任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已76岁,健康欠佳,专家委员会可能会选出他的继任人,因此这次选举意义重大。而就在2月24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就呼吁即将组成的新议会抵御来自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干涉。这样的言论无疑是改革派不希望听见的,但目前专家委员会内的情形却对改革派相对不利,因为很多温和派候选人被撤销资格,包括伊朗建国之父霍梅尼的孙子哈桑·霍梅尼。

上一篇: 下一篇: